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新鞋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78 2019.11.08 12:00

  张老头说我玩物丧志,我表示不服。

  爷俩经常为了‘灰鸡’的事,争执一番。

  别看我年龄小,嘴皮子会说的很,乡亲们看到我,都说我越来越像张建,油的很。

  就像那次....

  “老子再给你说一次,它是牲口,是畜生,是为我们提供食材的工具,不是玩具!”张老头气得,坐在炕上喘着粗气。

  我呢,就跟他理论知识,“鸡也是生命,也是动物,老师经常教育我们,要爱护生命...”

  看着张老头的脸都气成了红色,我心头偷偷的乐着。

  越大越调皮,说的就是我,与李立斗得不尽兴,这下跑来与张老头斗。可我完全忽略了一个致命的因素,那就是李立我可以还手,但张老头...

  文不行,武倒是厉害。

  这丫把我打得,只要看到我抱灰鸡,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一顿揍。

  日子就这样过了两个月,从秋季彻底转为了冬季,天气越来越冷,我的厚衣服也越来越破,很久很久没有在穿过新鞋与新衣服,都是张老头缝缝补补给我做的衣服。

  尤其是那双鞋...

  我做的家务,也越来越多了,从琐碎的杂事,到后面一到周末,就跟张老头去帮助冯叔叔摘果,赶在寒冬之前把果子全收了。

  当然,冯叔叔不是不给报酬,卖出去的果子,准会分张老头一部分提成。

  数目不多,可紧凑点过,完全能养活我爷俩。

  又是一个周末...

  那天风很大,冯叔叔没让我爷俩去帮忙摘果,那个周末很是无聊。

  我就蹲在家门槛边缘,拿着一根短短的棍子,在地面画了一个又一个圈,而张老头则在屋里骂咧咧的。

  “你的鞋,你是在啃吗?怎么又破了几个洞?”张老头拿着我那,已经能露出两根脚趾的运动鞋,看了又看,不晓得从哪里下手缝补。

  鞋是三个月前从镇上带来的,一直穿到现在,它能不破吗?

  平常我要走着去上学,回来后还要去提水,那口井离家门可不近,完了还要跑很长一段路,去村头唯一的小卖部给张老头买烟,铁鞋也经不起沙石的磨损。

  再加上,学校也有体育老师,那泥巴做的操场,又不是树胶跑道,对鞋的磨损更大了。

  张老头拿着鞋,透过门框,看到蹲在门槛边缘的我,低着头玩着泥巴,不让我玩灰鸡后,我回家后的乐趣更少了。

  过了好半天,张老头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停下手中的动作,撇过脑袋看向他,伸出一手,摊开来。

  他还故作一脸疑惑的样子问我,“什么?”

  我干脆将右脚伸出去,露出脚丫在空气中动了动,“鞋!我的鞋呢?”

  张老头嘿嘿的笑起来,那表情全是挑逗,并刻意踏出一只脚。我仔细看过去才发现,我那三十三码不到的鞋子,硬是被他改成了拖鞋!

  而他自己穿了起来,还耀武扬威的给我炫耀。

  看到最后一双运动鞋被改成了拖鞋,我眼泪水在眼中打转,奈何他是爹,我斗不过他,只能憋着。

  张老头丝毫没有怜悯我的意思,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看着他哼着歌,往村头走去,我哽咽着声音问他,“你去哪儿?又把我丢在家里?”

  “老子去哪儿,还需要跟你汇报?”他头也不回,扬长而去,丢下我一个人独守空房,呆呆的,傻傻的,蹲在地面,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远。

  那一天,我内心是很难受的,可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人的内心,都是被磨出来的,没有人愿意受苦,只不过是事与愿违,必然成为了自然。

  张老头走了,我在家门口抱着灰鸡,一坐就是一整天,乡下的风越来越大,呼呲呼呲的吹个没完,我的脚丫也越来越冰凉,甚至忍不住用手去搓,制造一点儿温热。

  直到天都黑了,张老头才哼着小曲回来。

  进门后就背着双手,看他那模样,像是出去逍遥快活了一天。

  我气得,整个人翻倒在炕上,背过身对进屋的张老头不理不睬,而张老头也没来打扰我,自顾自的做起了饭菜来。

  一直到吃完了晚饭,张老头依然没有要安抚我的意思,看着他在那摆弄着我的运动...不,我的拖鞋,我气得更厉害了,睡下后,我一直背对着他。

  “臭小子,你真不打算理我?”

  “我是你爹,特么的。”

  在张老头自言自语中,我慢慢的闭上了眼。

  周末,就这样索然无味、又气又难受中度过了。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起了床,悄声出了家门,在那门口边,寻找着还能用的旧鞋。

  除了那已经不能穿的布鞋外,就剩下张老头唯一舍不得穿的皮鞋,我穿上去一看,别提有多大了,这还怎么穿?

  越想越气,那眼泪水又要迸发出来。

  坐在家门口,望着去学校的路,听着耳畔肆虐的风声,我还是咬着牙,准备光脚前行。

  别说,光脚走习惯了坑坑洼洼的泥路后,那脚底渐渐适应了不适感,好些时候,我都是光着脚丫在做事,只不过突然没了鞋,心里难受而已。

  再加上这么冷,我含着泪水就迈出了几步。

  却是在我走出七八步后,那屋里传来张老头的叫唤声。

  “兔崽子,这么早就要去上学,都不叫醒老子。”他骂着,从床上起了身,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不是因为张老头的叫声让我停下了脚步,而是从屋里突然飞出来一个盒子,那盒子落地后摊开来,里面还裹着白布的新运动鞋滚了出来。

  我本来要流出来的眼泪水,瞬间倒回去,嘴都笑得合不拢。

  嘿嘿哈哈的飞速穿起来,感觉我现在能一步迈出三步,迅速往学校的位置飞奔。

  却在跑出十步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立刻脱下新鞋,将它拿在手里,屁颠屁颠的往小路上跑去。

  张老头靠在门边,冲着我呐喊,“那特么是给脚穿的,不是给手!”

  我‘哦’了一声,又坐在地面将鞋穿上,等跑到小路弯道处后,以为张老头看不见了,又给鞋脱下来,拿在手上嘻嘻哈哈的跑去。

  多年后,我才晓得...

  张老头是用摘果子的钱,给我买的新鞋,而他自己,从未舍得给自己买过一双新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