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丑鬼,找不到女朋友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36 2019.11.27 15:47

  阻止这场战火的,不是我鲜血淋淋的脸颊。

  而是胡胖子,带着二十多人,把孙涛那四个人吓得,表白的玩具都不要了,立刻跑了。

  那一天,是胡胖子送我去的医院。

  冯兰兰坐在我身边一直哭,冯叔叔和张老头是后面赶来的医院。

  张老头看着鲜血淋淋的脸,看着医生不停的给我擦消毒水,替我左眼皮缝针,张老头急得都要哭了。

  他一个劲的追着医生问,“怎么样?我娃会不会瞎了?”

  医生庆幸的给张老头说,“幸好只是割破了眼皮,要是在深一点,在用力一点,他那只左眼,肯定废了!”

  爽了,爷俩都成了残疾人。

  我是整天包着一块纱布,挡住了左眼,起码要一个月后才能拆线。

  孙涛家里确实有些关系,我好几次看到张老头捏着拳头出门,又灰头土脸的回家,除了手上多了一万块钱,就再无任何说法了。

  学校给予孙涛等人,一个记过的处分。

  我在想,若是换做是我,轻一点也是留校察看的处分吧,严重一点,就是开除学籍了。

  张老头为了给我讨回一个说法,没少跑去孙涛的父亲,上班的地方,每次都是渺无音讯的回来,我看到张老头失落的神态,我不晓得该如何安慰。

  我没想过去报仇雪恨,孙涛也收敛了,不敢再去找冯兰兰,照样嚣张跋扈,只是在初一年级里。

  晓得我之前是初二年级的小霸王后,孙涛也没在来找过我麻烦,我也懒得去找他。

  只有胡胖子,他是最不服气的!

  他经常在我面前说,“阳哥,你只要一句话,今天下午放学,我们就给孙涛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我却摇着头,笑着给胡胖子说,“你家里有矿吗?够你赔钱吗?”

  因此,胡胖子总是说我,越来越软弱了,越来越像陈小易,我却依然我行我素,丝毫不对他的话动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向没向上我不清楚,我只晓得,我的课程,完全跟不上了,心头难受得不行!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

  一直到了那天,我左眼拆线了,左眼皮就撇在眼珠上,简直滑稽。

  那天下午放学,张老头要加班,给了我二十块让我在学校门口的饭店,自行解决晚饭。

  我一个人,背着书包,屁颠屁颠的走入学校外的面馆,点了一碗杂酱面津津有味的吃起来,直到那摩托车‘轰隆隆’的停在了面馆外。

  车尾坐着的人,是胡胖子。

  骑车的,就是李立了。

  几个月不见,他的痞子气更重了,纹身更多了。

  胡胖子跳下摩托,跑到我面前来,嘻嘻哈哈的笑着,我还指着胡胖子说,“你是不是有病?”

  “我没病,倒是你病得不轻。”说着,胡胖子拿起筷子,就伸到了我的碗里,我干脆把那一碗面推给他,又重新点了一碗面。

  李立什么话都没说,他走进面馆,直径坐到了我桌边。

  我低着头吃面,也不与他对视,他干脆拍着桌子给老板嚷嚷着说,“来两瓶啤酒。”

  啤酒端上来了,李立撬开瓶盖,一口气喝了半瓶,并把剩下的半瓶推到我面前,我看了看酒瓶,又抬头看了看他,他的眼中没有了恨意。

  他冲着我一笑,骂了一句,“怂B,小酒量。”

  我也骂了一句,“不晓得谁是小酒量,死黄毛。”说完,我接过那半瓶啤酒,一饮而尽。

  再到第二瓶打开,胡胖子要参与,李立死活不让他喝,就跟我一个人喝。

  一直到了第五瓶结束了,我都被这孙子给灌晕了。

  李立才伸出一只手,撑在我的脸上,两根手指轻柔的摸着我那刚拆线的伤疤,“丑了丑了,比以前更丑了,我第一次见你,你晓得我为什么打你吗?”

  我摇着头,我以为是我敢与他叫板。

  谁知道,他竟然来了一句,“就是因为你丑,我当时心里在想,他妈的,这世界怎么有这么丑的人,所以我就揍你了。”

  我抬起手就给了李立脑门一巴掌,“我还没说你丑了,你不照镜子看看,你那黄得像屎一样的发型,我第一眼就以为,你是个怪物。”

  “少来,我这叫有个性,不像你,抱着一只母鸡,当宠物养!”

  “你还好意思说,那只鸡你至少吃了一半!”

  “屁,我倒是看到你含泪吃了几大碗。”

  “...”

  胡胖子,根本不晓得我和李立在说什么鬼话,他以为我和李立五瓶酒,就喝醉了,说酒话。

  那一天,胡胖子被丢在了面馆,李立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兜了县城整整一圈。

  迎着夕阳下的风声,我坐在李立的身后,第一次觉得夕阳是那样的美,李立越骑越快,我甚至感觉我要飞起来了。

  在到家后,我下了车,站在他的身边。

  他没开口说话,我却喃喃一句,“要进去看看老头吗?”

  李立点燃了烟,摇着头对我说,“不去了,有什么好看的,老头是你的爹,又不是我的。”

  听着那句话,我很不是滋味。

  那只烟,他抽了两口递给我,我又吸两口递给他,整整一支烟,在我两一人一口的情况下,彻底烧尽了。

  在走之前,他还不忘调侃我,还指着我说,“丑鬼,你这样子,完蛋了,找不到女朋友了。”

  我不服气,我说,“我至少比你帅!”

  “死不承认,你没看到我身边的女孩,要多少有多少,一天换一个。”

  在他嘻嘻哈哈的笑声中,摩托车扬长而去,他没回头,那声呐喊回荡于空气之中,“好好照顾自己,别又给右眼弄伤了,到时候,就真的找不到女朋友了,丑鬼!”

  对于李立放荡不羁的性格,我至今都学不会那种洒脱气。

  我两,争争吵吵无数次,记忆中,我都不晓得我一共与他打了多少次架,吵过多少次嘴。

  从那天后,第三天,孙涛的父亲找到了学校。

  找遍了整个县城,就差给地球挖个洞,还是没找到打伤他儿子的人。

  我只晓得,孙涛的手臂,被打脱臼了,大腿被打骨折了,整个人都打出阴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