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我们之间的不愿意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61 2019.11.25 17:24

  那晚,玩到最后,所有人都晕了。

  我们喝了好多好多酒,我甚至忘了此行的初衷。

  要不是李立突如其来的反常动作,我还一辈子都蒙在鼓里。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在所有人都晕得厉害,在女同学彻底断片后,胡珊珊的老客户来了,她去招待客户。

  看着她依然保持着微笑,丝毫没被酒劲灌倒的神态,我坐在一边,心里很是难受的看着,我不晓得那算不算吃醋,但就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她与那些客人,有说有笑,与对我的态度,别无二致。

  李立飘忽的动作,将我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他凑到我耳边说,“孙子,别想了,她不是你的菜。”

  我立刻回头,尴尬的笑着,还解释说,“你想啥呢?我怎么会喜欢上她?”

  那一瞬间,我不晓得李立是不是吃错药了,还是喝傻了,他迷离的眼神突然散发出一道恨意,那道恨意,如利刀将我锁定,我只感到浑身一凉。

  他的下一句话,把我问得不明所以。

  他说,“是啊,你当然不会喜欢,你有张老头嘛,我他妈真嫉妒你。”

  这句话,让我昏沉的脑袋,猛然提起了神,我回应道,“你喝醉了吧?说什么胡话,张老头对你不好吗?”

  他嘴角扬起冷笑,更是点燃一支烟,望着头顶的紫色灯光,那口烟雾,随着他嘴上的动作,飘荡起来,飘到了灯光上,环绕于紫色当中。

  “凭啥你就可以得到别人的问候?我他妈只是没有爹,而你他妈没有娘,有爹就是不一样啊!”他端起酒杯,准备一饮而尽。

  我伸手挡住他的手腕,更是狠声说,“李立,你是不是有病?”

  胡胖子、小鸭二毛,可不晓得我没有母亲,不晓得李立没有爹,这丫的,酒后失言,把我们老底都吐出来了。

  幸好胡胖子他们晕得厉害,没有听到这句话。

  但接下来的动作,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

  我是拦住了李立喝酒的动作,可我却没拦住他对我无礼,他冷笑着站起来,将那杯里的所有酒,对着我的脸,轰然洒了过来。

  混杂着冰块的酒水,洒在脸颊上的那一刻,除了一丝丝刺骨外,就剩下我强忍的怒火。

  我抬手擦拭掉脸上的酒水,本是昏沉的我,在那一刻彻底醒了,而一直躺在沙发上的胡胖子三人,也是立刻站起了身,三个人抱住将要动手的李立。

  “咋了?你两人。”

  “咋还动起手来了?”

  “李哥,咱们喝酒啊,怎么自己人动起手来了?”

  李立,那充满怒火的双目死死看着我,我呢,低着头擦拭着脸上的酒水。

  他站着,我坐着,我对他的态度,从内心中爆发出一股极度不满,多少年了?

  有多少年,我两没在打过架了,我都忘记我们最后一次打架,是在几岁的时候了。

  胡胖子他们拼命劝阻,甚至又去倒酒,想要缓解我和李立之间的怒火,却不曾晓得,李立暴吼起来,他指着我说。

  “你以为老子过得很好吗?你以为,那男人会像父亲一样待我吗?他除了给我钱,他还给我什么?他除了拿钱给我妈挥霍,给我挥霍,他做过半点父亲的事吗?”

  他吼得那样大声,吼得整个酒馆,都是他的回音。

  一直在陪伴老客户的胡珊珊,见我们这边闹了起来,她赶紧放下手头的事,小跑到我们这边。

  劝阻着李立说,“小李,咋回事?两兄弟好好说话啊。”

  我却突然抬起手,制止了胡珊珊的劝解,我心头不满,我也不爽,李立和我一个床铺上长大的,他这么对我,我当然不服。

  我说,“你别管,你让他说,我到底要看看,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因为我的愤怒,我根本没听李立接下来的嘶吼,我只晓得,在我失神的状态下,在他撕心裂肺的咆哮中,在所有人劝阻,却没拉住的情况下。

  李立的拳头,正正打在了我的脸上。

  那一拳,打得那样用力,以至于我脑袋往后一仰,伴随着猩红的鼻血,挥洒到了沙发上。

  我红了眼,不顾三七二十一,跳上去就与李立扭打起来。

  多少年了?

  我们又如第一次相见那样,扭打到沙发上,滚到桌子下面,你给我两拳,我给你三拳。

  胡胖子三人,与胡珊珊拼命的拉扯我们,外围喝酒的客人们,嘻嘻哈哈的看着我两个小屁孩的斗殴,甚至有人还指点着,该如何打才伤人。

  那一刻,我没在管外人的眼神。

  那一刻,李立也不再在乎别人的语言。

  在我们彼此之间,都在宣泄着心头的怒火,在别人看来,我们是两个不懂事的娃娃。

  在我们看来,我们是被生活,被迫如此!

  李立,他无非是想有个家,他曾有过,有过我们一家,却被我告诉了张老头,亲手给破灭。

  而我,不忍心张老头如此受苦,李香纵然为了生活,而不得不做事与愿违的事,但这不是借口,这不是瓦解妇道的理由。

  我们两人,都有自己的不愿意。

  我们又如第一次那样,对彼此亲人足足问候了十多分钟。

  等我两人都遍体鳞伤后,才停下手,被他们给各自拉在了一边,一片狼藉的战场上,桌子翻了,沙发倒了,酒瓶滚得到处都是,一地的酒水挥洒到了各处。

  胡珊珊气了。

  她站在我们面前,用那种极为难听的语气,让我们滚出她的酒馆。

  我与胡珊珊第一次相遇,就在这种过程中度过了,没留下一丝好印象,简直可笑。

  那晚,在路口分别之时。

  我指着李立的背影说,“等你酒醒了,你在好好想想,应不应该!”

  他没回话,他伴随着小鸭二毛走了,就剩下胡胖子将我送回了家,张老头看我满脸血迹后,还以为我遇到了什么事。

  直到胡胖子把我和李立的经过说出来后,张老头独自坐到了门外,坐在那小凳子上,又开始辗转反侧的吸起烟来。

  那一晚,张老头什么也没给我说,因为他比谁都了解我和李立之间的隔阂。

  也从那一晚后,隔了三天,李立才来告诉我,他不读书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