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李立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77 2019.11.06 20:29

  我本以为,张老头会为了自己的儿子打抱不平。

  也曾想过,张老头是不是永远那么铁石心肠,连自己的儿子都下狠手。

  后来...

  直到我有了女儿,我才明白张老头的身不由己,若不是张老头拦着,我必然将我女儿大卸八块!

  当然...这是后话。

  乡下最宁静的时刻,就是夕阳落山后的平静。

  最美的时刻,也是天色暗淡下来后,放眼田埂的清宁,与心神合一的风景线。

  但此时...

  在这宁静的风景线上,增添了一幅不宁静的画面,虽谈不上儒雅,可也引来好些乡亲们的观看,一个个端着饭碗,嘿嘿哈哈的看着我父子两的路过。

  张老头在后,像赶鸭子一样,一边抽打我,一边赶我走路。

  我呢?

  呜哇呜哇的哭着,走着走着又不哭了,等树枝又打在屁股上后,我又呜哇呜哇的哭起来。

  那些看戏的乡亲,准会有人端着碗,拿着筷,站在一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说着,“张建,又在打娃呢?”

  张老头还很配合的回应一句,“对啊,这些娃儿,不打几下,不长脑子!”

  爷俩就这么停停顿顿,走了四十来分钟才走到家,我的双脚生疼,被罚站那么久,早就使我双腿发软,但我没想过,张老头是光着脚丫走到现在。

  回到家后,张老头依然没给我好脸色,手指那木门便吼道,“滚去那站着,你敢动一下,我又揍你一顿!”

  我脸上的疼痛加上双脚的发软,使我百般不愿意,可又怎能比得过心里的委屈?本来不哭的我,又泪流成河的站到木门边,面壁思过。

  那一刻,我绝大多数眼泪是想念母亲的。

  要是妈妈还在,此时早就拥我在怀里,疼惜我、关心我,张老头要是敢打我一下,妈妈肯定与他拼命。

  可妈妈不在了,我只有含着委屈,对着木门大哭特哭。

  张老头没管我,一言不发,丢掉手中的树枝,立刻走去那大灶台边打理起来,听着锅碗瓢盆的碰撞声,与菜叶炒熟后散发出来的香味,我逐渐的不哭了。

  不是我没骨气!

  是那大锅炒出来的饭菜,哎呀,别提有多香!

  直到张老头炒好了饭菜,全部摆放在屋内唯一的断脚木桌上后,才冲着我后背嚷嚷道,“过来,吃饭。”

  我擦了擦眼泪,脸上的疼痛使我龇牙咧嘴,但还是饭菜香,像兔子一样跳到桌边,坐下去就端起碗筷,却看到那盛得满满的红烧肉,放在木桌中间。

  拿起筷子,狼吐虎咽的咀嚼红烧肉。

  可脸上的浮肿,使我撕咬时,疼得更加厉害了。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张老头的语气充满了严厉,也终于肯伸手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看我脸上的伤势。

  他左看看右瞧瞧,才收回手吐出一口气,意味深长的对我说,“怎么被打成了这幅德行?你小子没还手吗?”

  “我咬了他一口!”

  “就咬了一口?没出息,丢人!”

  爷俩风起云涌的席卷木桌上的饭菜,一盘红烧肉,一盘炒菜心。

  红烧肉绝多数是我吃的,张老头只是夹着那盘菜心,一言不发的吃着饭,我也中规中矩的狼吞虎咽。

  直到吃完晚饭,张老头出门了一趟,回来后拿着两个鸡蛋,还拿着一些药酒,将鸡蛋煮好后与我坐在了炕上,剥起了那煮好的两颗鸡蛋。

  我还以为那是给我吃的,却不然是拿给我敷脸了。

  温热的蛋白在我浮肿的脸颊上滚过,我又一次静下来仔细看着张老头。

  他原本乌黑的头发,竟然长出了丝丝白发,是时间过得太快,还是他操劳过度,我不理解。

  那时候的我,一心想着,待会儿鸡蛋能不能吃。

  “待会儿鸡蛋可以给我吃吗?”我压低声音,生怕又说错了话。

  张老头反手就对着我的头顶敲了一下,“吃吃吃,就晓得吃,别人打你,你都不晓得还手,就咬了他一口,把你吃傻了!”

  他骂着,我不甘示弱,扬起脑袋反驳道,“他比我高了一个脑袋,也比我强壮得多,我怎么打得过他,还染着一头黄发,像个怪物一样!”

  张老头拿着鸡蛋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一闪即逝。

  他没再继续说话,给我小心翼翼的敷上了药酒,而我呢,好奇心浓烈,忍不住询问道。

  “老头,那家伙是谁啊?”

  张老头停下了动作,看着我好半天才解释道。

  “那孩子叫李立,比你大两岁。”

  李立、李立...

  我在心里默念着,这辈子算是与他接上梁子了,但我还是好奇,“他比我大两岁,为什么还在那所学校,像他那样的学生,不应该给他念书。”

  张老头放下药酒,拉起了我的右手,将其握在手心里。

  “臭小子,他与你的经历很像,他爸爸在他出生后就跑了,他是没爹的人,而你呢...”张老头没说完。

  我低下了头,又想起已故的母亲,那眼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后来我才晓得,李立是随他妈妈姓的,他妈妈叫李香,是乡村里唯一一个不种地,在外糊口的女性,而李香早年前与爸爸还有过一场姻缘,只是没走到一起。

  当然,那时才七岁的我,让我说什么是爱情,我知道个屁。

  至于张老头为什么没有与李香走到一起,又是如何爱上我的母亲,这便是我今后的必经之路。

  我的爱情史,同样有过苦不堪言与无可奈何...

  第二天一早,我脸上的浮肿是消了,伤口却挂在了脸上,背着书包向着学校走去。

  出门的那一刻,张老头追在后面一直嘱咐我,‘你要是再敢惹是生非,今晚就别吃饭了。’

  到了教室,我被分在了二年级,一个班上总共就十个人,还比不上镇上一个班级的三分之一的人数,最好笑的,是我竟然与李立在一个班级!

  在那群充满期待又懵懂的小眼神中,我只是简单介绍了我自己,并没有讲述镇上的生活。

  伴随着同学们失望的眼神,我被老师分配到与李立同桌!

  老师的意愿是好的,就像他说的,“没有化解不了的矛盾,两个人在一起要相互学习相互进步。”

  可我想说...

  老师,你特么坑我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