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一左一右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81 2019.11.09 21:51

  李立拉着我,跑到小镇口,又推了我后背一把。

  “快滚!”

  而他,反身又跑了回去,我站在原地,一直看到他消失于视线内。

  我没问李立为什么还要跑回去,也没再头铁的跟着跑回去,此刻的我,除了痛的无法形容的鼻梁外,就剩下想回家的念头。

  一路上,我捂着鼻子,鼻血一直在流。

  顺着我的手缝,滴落在地上,也滴落于衣服上。

  刚开始,我尝试着奔跑,可越跑那鼻血流得越快,导致我不敢跑了,改成走。

  我一直在想一直在害怕,我会不会因为流鼻血,而流到死了过去,会不会突然倒在路边,没人管我。

  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害怕的厉害,甚至害怕再也见不到张老头!

  我加快了脚步,任由那鼻血肆虐的流淌...

  直到到了村头,隔壁的乔老二抗着那把锄头,哼着小曲出现在我视线里,他回头看到我的那一刻,把他吓坏了。

  他放下锄头,两步跑到我面前,“阳阳,这是咋的了?”

  猩红的鲜血触目惊心,乔老二的眼睛里流露出担心与疼惜,他拿出身上已经被尘土沾染的纸巾,用那粗糙的手,擦拭着我流淌的鼻血。

  可纸巾太少了,顷刻间就被血液染成红色,并浸透了纸巾。

  “阳阳,你在这别动啊,你等着!”

  他的模样,比我还急,连锄头都不要了,转身就往我家狂奔。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没有哭,也没有其他人路过,就傻乎乎的站着。

  后来,张老头是第一个狂奔过来的,跟着他身后的,除了乔老二外,还有好几个村民,其他人都是好奇发生了什么,跟着过来看。

  见到张老头的那一刻,我依然捂着鼻子,但眼泪水像开闸一样往外狂涌。

  在家门前...

  张老头将水桶放在一边,侵湿了抹布,一点一点的为了擦拭着流淌的鼻血。

  我呆呆的看着他,将事情原尾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他一言不发,那眼神里再也没有了严厉,全是疼惜,我不晓得他的内心想法,只晓得他轻轻的擦着我的鼻子。

  直到我的鼻子不再流血了,他还是没有说话。

  我呢,生怕他会怪我,压低了声音,也压低了头,“爸,烟被人抢了。”

  话才说完,那鼻血又涌出来一些,他又一次伸手擦拭掉我的鼻血,那声音我听着有些嘶哑,“别低着头,把头仰起来!”

  我照做...

  向下的眼神中,看到张老头将那几乎被染红的大半桶水,给倒在了泥路上。

  再到他走回我的身边,我不敢在说话,尤其看着张老头的样子,就好像一只将要出洞的猛虎,吓得我动也不敢动。

  他捞起我的衣服,我背对着他。

  在衣服捞到一半之多后,他停下动作,我老老实实的站着。

  爷俩就这么呆立着,好半天后,他才轻声问了一句,“疼吗?”

  我没回头,用力的点了点头,还真别说,事先浑身一点都不疼,此刻静下来后,我的小身板酸痛得厉害,就像要散架了一样。

  衣服又被往上捞了一点,我依然不敢回头,也正因为我没有回头。

  所以,我没看到张老头,从未流过眼泪的脸上,轰然滑落一行泪水,并将那抹布摔在地面,大骂一句,“他妈的,老子都舍不得这么打你!”

  我是被张老头抱回炕上的。

  这一趟,就是整整一天,连晚饭都是张老头端到我面前,小心喂我吃的。

  吃过晚饭后,张老头哪里都没去,一直坐在门槛上,眺望着山岚后,慢慢下沉的夕阳。

  他一直在吸烟,一根接着一根。

  一直到了天都黑完了,还坐在门槛上吸着烟,沉默许久的我,傻傻问了一句,“老头,我的鼻子,以后会不会长歪了?”

  他丢掉了烟蒂,站起身回到屋里,伸手摸向我的额头,咧嘴一笑,“会,会倒着长,长到头顶上去!”

  我也傻傻一笑,晓得他是逗我玩的。

  直到深夜,我睡意来了,就趴在炕上迷迷糊糊的,而张老头在屋里翻腾着什么,直到他找着那根手臂粗细的棍棒后,又一次坐在了门槛上,吸起了香烟。

  一直到我熟睡过去,张老头依然没回屋。

  我第二天醒来后,没看到张老头在炕上,以为他已经出门干活去了。

  昨天浑身疼得厉害,今天疼得更厉害了,疼得我翻身都难,我也不晓得我当时是哪儿来的力气,从炕上翻起了身,甚至一瘸一拐的坐到了门槛上。

  这一坐下去,我就再也不敢动了,太疼了。

  我也学着张老头,眺望起远方的山岚,不同于夕阳下落,此时是晨阳攀升。

  灰鸡在我面前来来回回的觅食,脑袋时不时戳一下地面,我就傻乎乎的坐在那,有人路过就问声好,没人路过就看向远方。

  这一坐,就坐到了中午。

  张老头没回来,倒是村头突然就热闹起来,所有人全都站到了家门外。

  地里忙活的人,也都抬头看向村头,那一辆逐渐靠近的车辆,卷起阵阵尘土,呼啸着向村内驶来。

  车顶部的警笛并未长鸣,只有一群小娃娃,跟着那辆车奔跑,车放慢了速度,生怕哪个不懂事的娃娃,突然窜到车前头。

  我站不起来,只有坐着看,一直看着那辆车,开到了家门口,我一脸茫然。

  副驾驶的车门被打开,当先走出来的是张老头,我看着他的模样,惊得我呆若木鸡。

  他左脸和右脸上,各贴着一块纱布,他的左手更是裹着一层雪白的纱布,里面还散发着浓浓的药味,而他那已经被扯烂的衣服,证明了他经历过一场搏斗。

  下车后,他冲我咧嘴一笑,因为伤口,疼得他去抚摸脸颊。

  车内,穿着制服的年轻同志,对着张老头的后背说了一句,“老张,我这就回去了啊,以后别打架了,都老几十岁的人了,还跟一群痞子动手。”

  张老头转身,点着头回应道,“知道了,孙警官,以后不敢了。”

  那一下午,张老头也跟着我坐在门槛上。

  我坐在左边,他坐在右边,爷俩一会儿我看看你,你看看我。

  但凡有村民路过,都会被我爷俩的外表吓一大跳,随后又笑着摇头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