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哀求(下)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43 2019.11.20 12:00

  我和李立是飞奔回家的。

  都没去给胡瘦子解释,直接往家飞奔。

  男同学没说具体是什么事,但我心头害怕出大事。

  尤其是张老头,他若遇到什么不幸的事,我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了。

  越是想着张老头,越是害怕,以至于我整个脑海都是空白的,李立跟在我后面,还安慰着我,时不时说一句,‘别着急,不会是什么大事。’

  叫我别着急,他又何尝不急?

  他唯一的亲人,他的妈妈,也是住在我家,我们家出事了,也有可能是李香出事了。

  一路狂奔,用了半个小时不到,就跑回了村里。

  预想中,家门前会围满了乡亲,可看到空无一人的家门外,心头才松和了不少。

  待我和李立气喘吁吁跑到家里时,只看到李香坐在门槛边玩弄着指甲,张老头在屋里洗着饭菜。

  他两见我两累得上气不接下。

  “咋了?累成这样?”张老头左手捏着还在滴水的菜叶,左手端着还未淘洗的白米,楞眼看着我两。

  李香抬起头,复合一句,“两个娃娃,路上打闹呗。”

  看着家里一切如常,我心里平复下去,与李立对视之后,两人彼此傻笑起来,笑着笑着又生气了,甚至商量着明天,如何去收拾那位骗我们的男同学。

  就如我之前所说,该来的,始终会来。

  你挡不住,永远也挡不住!

  秃顶的校长,带着四名老师,慢悠悠的向我家走来。

  带头的校长,似乎很嫌弃咱家的泥路,尽量选那种平坦的路落脚,待走到家门前时,才捋了捋嗓子,用那种一尘不变的慢节奏声音问。

  “是...张成阳同学...的家吗?”

  我和李立还在屋里聊天,李香在帮忙做饭,张老头还在翻炒饭菜。

  见到四位老师,张老头立刻放下那锅铲,笑嘻嘻的迎接上去,就差九十度鞠躬了。

  “几位老师好,这里是张成阳的家,我是他爸爸,有什么事吗?”张老头不顾手上的油渍,已经开始伸手从裤包里摸烟。

  可张老头递出香烟后,那些男性老师,都是挥着手不接他的香烟,而校长还很理直气壮的说,“为人师表,不...不接受...贿赂!”

  他说着,用力推开张老头递来的香烟。

  张老头傻了,李香也呆了,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而那校长从李香出现后,眼神就时不时瞟着李香,看着她那三十来岁,还很窈窕的身段。

  “老师,我家阳阳在学校惹什么事了吗?”张老头忐忑开口,那冒出火焰的眼神,瞅了我一眼。

  我吓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李立也站在一边不明所以。

  最后,是其中一位男老师,将腋下夹着的文件拿出来,并告诉张老头。

  “通过学校教导处决定,张成阳同学、李立同学,多次逃课,屡教不改,给予劝其退学处分!”老师说的很是平淡,说的是那样的轻巧。

  我和李立瞬间就傻了,就好似两块木桩一般,站在那傻傻的看着。

  张老头文化水平不高,还不懂什么是劝其退学,紧张的问,“老师,啥是劝其退学?”

  “就是开除,懂了吗?开除你的娃!”男老师很不耐烦,脱口而出。

  我从未见过张老头哭泣,也从没见过张老头惊慌失措,纵然是那群社会人士来家里闹事,张老头也能坚定的站在前端,毫不畏惧。

  但此刻...

  我竟看到张老头,像个三岁的孩子,那红润的眼眶,赫然流出一串泪水。

  他嘴巴一张一合,好似有万千话语想要说,可奈何喉咙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惊慌失措导致他来回走动,手中的烟盒被他捏瘪了下去。

  他走到我面前,扬起手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指着我鼻子,依然没说出半句话。

  被打,我完全感受不到一点疼痛,不再是委屈,而是看着张老头的模样,我那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痛得我连哭泣都忘了。

  不仅张老头如此,就连李香也疯了,她跳出门槛外,拉住校长的手,一边哭一边哀求,“校长,对不起,李立不懂事,再给他一次机会,求您了。”

  校长挣脱李香的手,那眼神还是瞟着李香的身段,却坚决的说,“李立更...过分,随时逃课,这次逃了半...个月,理应开除!”

  “学校不接纳不守纪律的学生,这份处分决定,你拿好了。”男老师将文件放在了地面,转身就要与几位老师离开。

  第一次...

  我看到张老头,第一次这么没骨气。

  他竟然扑过去,一下就跪到了那老师的身后,他说,“老师您别走,我娃是我没教育好,请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老师们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走的那样洒脱,没给半点情面。

  那晚,一家人都没吃饭。

  那晚,张老头不知吸了多少烟,整个门槛上全是烟蒂。

  那晚,我拿出了裤包里,已经被挤得邹巴巴的一百多块,零零散散的数目,被张老头一巴掌拍的漫天飞舞。

  他指着我暴吼,“挣钱,是你该想的事吗!”

  我低着头,泪水肆无忌惮的滑落,看着我漫天飞舞的硕果,我更为担心张老头,他在我心中永远那么坚不可摧,可这一次,却薄弱的像纸糊一样。

  他连打都懒得打我了...

  李立一直在一旁,低声道歉,“张叔叔,对不起,是我带坏了张成阳。”

  张老头,没理他,也没怪他,只是坐在门槛上,自顾自的吸着烟,眺望着红晕的云彩,看着田埂上回家的路人。

  那个时候,读书条件,可没现在那么有选择权。

  被劝其退学还可以选择其他学校,那个时候,读一所学校,就认定了一所学校。

  唯有关系户,才能有选择权,去选择更好的名校。

  可我家,哪有什么关系?

  小学四年级就被开除了,这种事,对于张老头而言,无形不是晴天霹雳。

  那晚,我一直没睡,我只听到新土房的房门被打开,透过窗户,李香那薄弱的身形,披着单薄的衣服,消失于夜色下。

  直到三天后,是校长亲自来咱家。

  给我和李立最后一次机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