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报应来的总是那么快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86 2019.11.27 15:06

  从那之后,我彻底变了。

  已经快要初二下半期,我再来追赶成绩,似乎跟不上节奏了。

  陈小易,在第三周后转学了,至于转到了哪里,又会在什么地方,我已经不关心了。

  我心头没有半点憎恨,说到底,我还差给陈小易,好好的道个歉。

  虽然他父亲做法是很极端,可是我错在先,我要是不这么过分,谁的父亲会吃饱了没事干,跑去我家里闹事?

  也从那之后,我与胡胖子他们都疏远了。

  初二年级的小霸王,在那一天好似彻底人间蒸发了。

  胡胖子经常跑到我耳边说。

  “阳哥,走,初三年级的又有人挑事了。”

  “阳哥,今天又找了几个兄弟,去看看?”

  “阳哥,该逃课了...”

  “阳哥,你是不是病了?”

  “阳...”

  慢慢的,胡胖子成了小霸王,我成了三好学生,不逃课、不打架、认真听讲,唯独戒烟了。

  我跟他们在一起最多的时间,就是下课后躲在教室最后面吸烟,其他任何打架斗殴的活动,我一律不参与了。

  也因此,我又一次与李立闹矛盾了,而且闹得特别厉害!

  他骑着摩托车,车上载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纹龙画虎的小跟班就跟在他的身后,他是听到胡胖子说了后,才亲自跑到学校门口来看望我。

  “怎么?老头又揍你了?”他的摩托车骑的很慢,就滑行在我身边。

  我摇着头,不解释,也不表态任何话。

  我就背着书包,老老实实的往家走,但我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我也不晓得我当时怎么想的,要说这样的话。

  我站住了脚,侧身面对于李立,他停下了车,我两四目相对。

  “李立,你也别这样鬼混了,该找点事做,就去找点事做吧。”

  这句话一出口,我看到李立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用手指着自己,那种想笑却笑不出来的感觉,好半天才回复我,“我?鬼混?呵呵,对,你是乖学生。”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说我们谁好谁坏,我只是不想你在这样了。”

  “张成阳,你他妈脑子进水了?我就想被人看得起,我错了吗?你谁啊你,轮得到你来教我怎么做?”

  他转身骑着摩托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一直目送着他消失于我的眼中。

  那一刻,我想我们站在了对立面,他所要的,和我所期盼的,完全不在一个位面,甚至在那一刻,我都不愿意再去猜想李立的未来,我也转身走了。

  从那之后,我再也没跟胡胖子他们玩耍,也再也没见过李立,他也再也没出现过在校门口。

  一直到了初二下半期。

  所谓因果报应,来的就是那么唐突,来的就是那么措不及防。

  就如之前说的那样,上半期,初一年级的学生很守规矩,到了下半期就该露出马尾了。

  那天放学后,我一个人背着书包走出了学校,一直走到了巷子口,又看到好些人围在一起,人群中不是打架斗殴,而是摆放着几样毛茸茸的玩具。

  肯定是某个男孩给某个女孩表白的画面,我没在意。

  就在我要迈脚离开之时,我听到人群里,有个男孩的声音,大声的说,“冯兰兰,我是真的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冯兰兰!

  一听到这名字,我近乎是两步跨到那人群边缘的。

  入眼就看到四个初一的男同学,围着一个女同学,而女同学羞涩的低着头,表情中除了恐慌外,就剩下一种无助。

  在看到女同学的样子时,我的心被触动了一瞬,这就是冯兰兰,小丫头竟然也考到了县城一中,而且越长越漂亮了,怪不得有男同学跟她表白。

  只是...

  她那惊慌失措的表情,明显是被人强制给带到这里来的。

  我站在人群外,看着冯兰兰用无助又惊慌的目光扫视人群,又看到她对身旁的女同学说,“不是说,带我去做笔记吗?”

  而她身边的女同学嘻嘻哈哈的笑着,还给冯兰兰解释,“怕什么,孙涛家里有钱,人又帅,你就答应他嘛。”

  怂恿的,不仅仅是冯兰兰身边的女同学,还有外围看戏的人群,也都怂恿起来了,全部叫着‘答应他!答应他!’。

  我清楚看到,那向冯兰兰表白的男同学,一张瓜子脸,瘦高瘦高的,身上穿着时髦的运动衫,他很是自豪的看着冯兰兰,就好像势在必得。

  冯兰兰想走,却被另外三个男同学给挡住,一口一个嫂子的叫着。

  我急了,挤开人群,上前就去拉住冯兰兰的手腕,小丫头吓了一跳,等看清我时,惊喜一句,“阳阳哥!”

  把她给乐得,从惊慌失措中,变成了狂喜。

  我也对着她笑了,一别五年,我现在都还记得她看着我傻笑的模样。

  见我贸然闯进来,还拉着冯兰兰就要走,那被称为孙涛的男同学卷起袖子就走到我跟前,拦住我的脚步,“你谁啊你?谁让你牵兰兰的?”

  我懒得理他,在他身上,就好像看到了初一的我,我只是轻笑了一声。

  那种自嘲的笑,是笑我当时的无知,可没想过笑话孙涛,哪儿晓得孙涛以为我在笑话他,狗曰的急了眼。

  挥手就跟那三位男同学说,“把他丢出去!”

  三个男同学上来,我挥着书包牵着冯兰兰就往外挤,一刹那间就乱了。

  四个人,围过来把我摁倒在地,因为惯性的力量,牵连着冯兰兰一起摔倒在了地面上。

  好好的一场表白,变成了斗殴!

  四个人,压着我拳打脚踢,要是我站着,我还有还手之力,更别提我身边还有个冯兰兰,我死死抱住这丫头,任凭四个人对我狂轰滥炸。

  拳头,打在我的背上。

  脚,踹在我的后脊骨中央。

  火辣辣的疼痛,使我一声没哼,倒是冯兰兰在我身下惊叫得耳膜都要破了。

  在纷乱如麻的情况中,我不晓得,是不是孙涛的脚,还是另外三个男同学的脚,脚上的运动鞋,上面挂着装饰的铁片。

  那铁片,正正的刺在了我的左眼帘上!

  那一天,我看世界,都成了红色。那一天,我一点也不疼。那一天后,我这一辈,左眼皮,都是蜷缩在眼珠上,以至于我左眼看事物,都成了半面的状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