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课堂风波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101 2019.11.07 19:07

  这堂课,是语文课。

  老师,是一位三十来岁的女性。

  在乡下教书的女老师,别想她穿的多时髦,时髦也只是一时,时间久了,还得朴实下去。

  所谓生活要有仪式感,可也得看条件而行,虽然那是一种生活的态度,但并不是永恒定律,一旦周围的人和事有所牵扯,也会动摇你的生活方式。

  就如我...

  前半个月还是镇上的小少爷,后半个月就变成了村娃。

  教室总共就五张课桌,其余八个人坐在了一起,就剩李立一个人坐在靠窗户的右侧。

  我也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这死黄毛似乎对我没有那么深的恨意,好像过了一晚就淡忘了昨天的事。

  他靠着窗户,对我的靠近无动于衷。

  他倒是没啥,我特么贼紧张,这死黄毛读书没用,打人的力气可是有的,我生怕他会趁我走过去后,站起来就给我一拳,好在只是瞎想。

  直到我坐下后,放下书包,他也没动过分毫。

  就在我想要掏书包的时刻,他趁着老师背过去在黑板写字的同时,突然凑到我耳边,冷声道。

  “你小子有点骨气,这学校几乎是个男同学,都被老子狠狠揍过,不是哭着跑去告状,就是哭着回家找家长,呵,你还敢咬老子!”

  他说着,还抬起了那只被我咬伤的右手,能清楚看到那手掌的虎口处,还残留着牙齿印的伤疤。

  我心头又是痛快又是愤怒,我还没指着自己的脸告诉他,‘你看,你的杰作!’他反倒恶人先告状了。

  “别以为这事就这么完了,没有老子打不怕的人....”

  死黄毛话还没说完,我却突然举起了右手,在那老师的眼神下,我站起来说道,“老师,他上课讲话,影响我听课,我想换个座位!”

  先发制人,永远都是妙招。

  他傻傻的瞪着眼,好半天没回过神,倒是老师走了过来。

  “教室里就五张课桌,你就凑合着坐吧,这里没有镇上的条件,你要是不习惯...要不,我让你坐讲台?”

  偷鸡不成蚀把米,教室里嘻嘻哈哈的笑起来。

  我低着头,红着脸坐了下去,全课堂十一个人,唯独两人没笑。

  就是我和李立!

  这家伙,被我气得,我坐下去后,趁老师转身的同时,抬起左手握拳后,狠狠砸在我大腿上,打得我措手不及,我猛然站起来,想要痛叫。

  却反应过来,现在是上课时间。

  我想要还手,可老师已经转回了身,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我一直等着老师转身,可她就是不转身,这可把我憋得。

  我不晓得你们上课时,是不是与我们相同。

  在老师抽问问题的时候,你们会不会也装作这副模样?

  老师讲到了‘假如’二字,并让同学们积极举手来造句,这个时候学霸级别的才会举手,整个课堂,十个学生,哪有学霸?

  两个人低着头,那头顶上写着‘我不知道’两个人看着窗外,侧脸写着‘我是谁?我在哪儿?’,还有四个人都看向屋顶的瓦片,那下巴写着‘别问我’。

  无一人胆敢与老师对视,这个时候表现出自信,无疑是找死。

  李立一直看着窗外,老师对他视如空气,而我呢?

  我就更厉害了,我从坐下来后,就没去掏书包里的书籍,这个时候书包派上用场了,我干脆把整个脑袋伸进书包里,就像在大海里捞针一样,寻找那几本课本。

  对于这些伎俩,我相信所有教师屡见不鲜,已经成为了习惯。

  当然,谁让我是新同学!

  “那就由新同学来做个表率吧,张成阳同学请用假如造句。”

  我傻傻把脑袋从书包里伸出来,茫然的看着所有幸灾乐祸的眼神,还是没办法站起来。

  沉思十几秒后,突然灵光一现,张口就指着李立造了一句,“假如我会武功,我就能揍死他!”

  全班再一次爆发出哄堂大笑,李立转过头,整张雀斑脸都气绿了,根本不理会老师的眼神,站起来就冲我吼道,“来呀!现在就来,特么的!”

  老师也愣住了,没想到我这样造句,见我两人就要大打出手,立刻小跑过来阻止。

  “课堂上不允许争吵,张成阳你这造的什么句?快坐下。”

  在老师连哄带骗之下,李立终于坐了回去,气得他紧咬牙关,我心头爽得要死。

  回忆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放在现在用假如造句,你会怎么造?

  ‘假如时光倒流,那该多好啊...我们就不会犯这么多错,走这么多弯路了。’

  哄笑只是一时的,秩序稳定后,老师继续滔滔不绝的讲起课本来,说真的,那一堂课,我根本啥也没听进去,全程与李立暗中较量去了。

  在老师又一次回头书写黑板的时候,死黄毛趁我不备,那平放在桌面上的左手,即刻横着扫来。

  手肘!

  我相信所有人小时候,都试过这一招。

  那手肘打在人体的肱二头肌上,不是要命的疼痛,而是酸痛,痛不欲生!

  我被他打中了右手的肱二头肌,疼得我眼泪水都流出来了,整个右手瞬间失去了知觉,就像不是我的右手了。

  到现在我还一度认为,李立的手肘里,是不是镶了钢板?

  痛,也不能失了尊严!

  我咬牙聚力,也是横着右手,顺着手肘扫过去,打在李立左手的肱二头肌上,同样将他疼得龇牙咧嘴,恰好又是老师回头的时刻,他又不能还手。

  哎呀,简直比过年还要欢乐。

  我两人,就这么你捶我一下,我碰你一下,足足十几个回合后,我服了。

  我的右手,像是脱臼了一样,连握笔的力气都没了...

  在老师又一次回头的时候,李立用尽了浑身解数,想要给我致命一击,不料我变了套路,那端坐的小身板,立刻往左一躲,他的左手就扫空了过去。

  因为力道太大,加上惯性的作用,这一扫落空后,身体一转。

  ‘哐当’一声巨响。

  于李立右边的窗户,应声而碎,吓得好几个同学惊叫了一下,吓得老师的粉笔都断了。

  还不等老师回头,李立已经气得站起了身,一溜烟冲出了教室,而我还在为这场博弈的胜利感到窃喜,却从那下午之后,再也没看到李立来到课堂。

  这一天,我上课,完全走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