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藏东西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120 2019.11.15 20:22

  一直等我到家,那包里的米还在漏。

  好在家里够黑,李香没有看到我屁股上正在淌米。

  她看到我抱着一大袋米,还有菜,简直把她乐坏了,“阳阳,不错不错,明天继续!”

  听她一言,我差点没叫出声来。

  我哪还有衣服去换,再则说,人家刘婆婆又不是做慈善的,能给我这些东西,已经算仁至义尽了,我可是跑了半个村子,愿意给我粮食的人,少之又少。

  甚至可以说是,仅此一人!

  我摇着脑袋,表示不愿意,她才不管我是如何换到的粮食,一股劲在那自言自语。

  “拿这些衣服...”

  “实在不行,你拿我的去。”

  “还有你爸的!”

  越说越过分,还将张老头的衣服也盘了出来,恨不得我把衣服都拿去给全村人穿。

  我没听她的喋喋不休,倒是侧过脑袋去看向坐在小木凳上的李立,他低着头在那吸着烟,李香不是没管制过他,可无济于事,他曾给我说,有了烟瘾你就懂了。

  他的衣服一件都没换到,那上半身的外衣,还被扯坏了,一大截悬吊在外面。

  我能想象到他去敲门的画面,更能想象到他被排斥的场面,虽说没打架,肯定也不会是什么笑脸相迎。

  我走到他跟前,轻声道,“没事吧?也许换两家就...”

  话还没说完,他却突然把烟丢在地面,用脚狠狠踩了踩,并冷声开口,“这里的人,就这样了,没一个好鸟。”

  我愣住,眼睁睁看着他起身,向着门外冲出去。

  那一刻,我不晓得说什么,即便是如今的我,依然不晓得那一刻,该如何去安慰他。

  吃晚饭时,张老头回来了。

  他这一次回来,不仅拿着当天的工钱,还拿塑料瓶装了半瓶白酒。

  我问他,“老头,你不是不喝酒?”

  他咧嘴一笑,用那瓶盖斟了一盖子,端在手中用鼻子闻了闻,我看他那模样,好似快活的神仙一样。

  随后扬起脑袋,一口气将那盖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

  我那个时候喝不来酒,看到他熟练的动作,包括那意犹未尽的模样,把我馋得,猛咽口水!

  一直到了上饭桌,他才对我说,“臭小子,你现在体会不了,忙碌一天之后回家坐下,喝上二两酒的感觉,那比神仙还要快活。”

  说完,又见他端起那瓶盖喝了一口,不仅如此,连李立也加入其中,只不过李立用的是碗,装了半个陶瓷碗才停下,张老头没阻拦他,也晓得拦不住。

  我就这么傻傻的端着碗,看着他两,碰杯后畅饮。

  把我看得,饭都不吃了,就一直看着他两。

  直到后来,张老头突然停下动作,抬起那空余的手捞了捞后脑,“我是不是听错了?怎么有鸡叫?”

  他以为自己喝晕了头,家里那只白鸡早就卖了,现在家里还有什么家禽,能有饭桌和木凳已经是恩赐了,但没人给他解释,包括我。

  我也听到了鸡叫,由远而近,最先我以为是邻居家的,后来我就惨了!

  为何?

  三只鸡,戳着脑袋,一踏一踏的走进我家里。

  围着那桌子绕起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饭桌上,那寥寥无几的三盘菜。

  最后还是张老头,猛然往桌下一瞧,才惊叫一声,“哪儿来的鸡,还他妈的三只!”

  被他这么一吼,包括我在内,全部往桌下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从我屁股下的那张木凳开始,堆积起来的锥形小米堆,就耸立在我屁股下。

  三只鸡,围绕在我脚边,我双脚刚好挡着,它们吃不着,只能绕着跑。

  我心头一紧,还不等我解释,张老头一把放下筷子,几乎是将我从木凳上给揪起来的。

  揪起来就把我推到门边,加上酒劲,他冲我吼道,“给老子解释清楚,你包里为什么有米?”在咆哮声中,张老头已经从木边拿起了那根木棍。

  我吓得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眼睛一直瞟向李香,她还悠然自得的端着碗,自顾自的吃着饭菜。

  李立倒是停下了碗筷,看着我不明所以。

  张老头急了,扬起棍子就打在我小腿上,火辣辣的疼痛使我眼泪迸发而出,那时候我还没放声大哭。

  见我不嚎啕大哭,张老头急了,“哪只手拿的,伸出来!”

  我双手立刻放在后背,哪只手都不敢拿出来,可张老头怎么可能让我躲着,我不伸出来,他便强行把我手给逮了出来,扬起木棍就往我手上狠狠打!

  每打一下,我就感觉心被针刺一下。

  我委屈,我终于放声大哭,越哭得厉害,张老头打得越厉害。

  甚至开始教育我。

  他说,“我们虽然贫穷,但不能偷拿,我张建生不出偷东西的儿子!”每说一句,他准会打我一棍。

  我呢,就只管哭,心里委屈的无言以对。

  确实是我自己藏的,可我这么做,也是怕李香把米全部拿走,耳后我只能吃到一半,所以才藏起来。

  至于藏起来干嘛,我自己也不晓得,我不会做饭,我只想藏起来,哪怕看着大米,我心头也会好受一点。

  张老头越打越用力,那鼻息之间,重重喘着粗气,我不敢看他那近乎要吃人的眼神,我相信,他气坏了,气得恨不得打死我。

  直到李香把碗里的饭吃完,她才站起来,笑嘻嘻的向着我父子两走来。

  “张哥,算了,小孩子嘛,他藏着或许是觉得好玩。”

  “好玩!幸好只是拿家里的,要是拿别人家里的,我今天就打死他!”张老头的眼睛中,闪烁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泪花。

  李香圆场,拉着张老头的双手,阻拦他继续打我。

  她朝着我微笑,还对我说,“阳阳,快给你爸爸道歉,以后别学着藏东西了。”

  我不服,我心里难过,我就是不道歉,不仅不道歉。

  我双手伸进裤包,摸出两把米,当着张老头的面砸在地上,泪水遮挡了我的视线,我只管大吼一声,“我只是想你给我做饭,我只想吃你做的饭!”

  吼完,我转身就跑出了家门。

  张老头先是一愣,随后在屋里吼着。

  “狗曰的,脾气越来越怪,就像你妈那样。”

  “有种你就别回来!”

  听到他提起妈妈,我边跑边哭,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了村头,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要跑回小镇,跑到妈妈的墓碑前去诉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