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我们出名了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66 2019.11.24 15:00

  日子,就这样过着。

  我渐渐习惯了初中的学习氛围,也习惯了公用的居住环境。

  邻居们也挨个熟了,我见人就会问好,叔叔、阿姨,别人也都笑着称呼我一声‘阳阳’。

  这一点,我到今天都感谢张老头,从本质里,让我德,占据了第一位。

  以至于,到了今天,我走在任何环境下,别人都会礼貌待我。

  半个学期,眨眼就结束了。

  一个寒假,少了李立母子两的陪伴,我与张老头简单的过了个新年。

  我期盼着早点开学,在家无聊的熬了一个月,终于迎来了初一的下半期,而那个时候,我已经十二岁,快有十三岁了。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发生了脱变!

  开学的第二周,星期三的下午,放学后。

  同学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我也不例外,我们四大金刚走在一起,开始聊起哪个班的女同学漂亮,谁暗地里又偷偷喜欢着谁,那个时候懂个屁的爱情。

  就是觉得新奇罢了。

  一中正门出来后,是一条很宽的巷子,里面还有分岔的好几条小巷。

  高年级的同学,就像古惑仔一样,据点于学校门口,迟迟不肯回家,三三两两站在一起,有男有女,像极了社会大哥大姐。

  我们初一的,就老实多了,下课就回家。

  有例外,就是我们四个,走的慢,边玩边走,十多分钟都没走出巷子。

  一直等我们快要走完巷子后,在第二个分岔的小巷子里,我只是瞟眼看到,好多人围在巷子口,全都在那看稀奇,有男有女,高矮不一。

  胡胖子一见这热闹的气氛,嚷嚷着,“走走走,去看看。”

  小鸭个头高,他当先跑过去,往里面一看,立刻回头冲我们大喊,“快来看,有人打架!”

  我本不愿意去看,人太多了,我这中等身高的个头,去看个屁啊!看别人后脑吗?

  但还是被这三个孙子,强行拽着给拖到了人群里,小巷子几乎被围得水泄不通,已经放学足足二十分钟了,该下班的老师早就下班了。

  这个时候打架,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还别说,有胡胖子这座堡垒在,这丫的,往里面一挤,直接撞开三个女同学。

  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态度,导致那三个女同学骂他,‘你属猪的吗?挤什么挤。’

  有胡胖子开道,我得以将脑袋伸到最里面,将里面的战况一览无余。

  对!

  里面是在打架,而且好生稀奇。

  如果说是初二与初二的过招,或是初三,我能理解。

  但这一看,分明就是初一的同学,在与别人初三的斗殴,初三的人数明显占多数,有七个人,而初一的只有三个人。

  有两个初一的被四个初三的同学,摁在地上,完全起不来,压得那两同学,像杀猪一样的鬼叫。

  他们这些打法,我不晓得与李立经历过多少次,不夸张的说,里面初三的,来两个,我都敢与他们打。

  可等我看向巷子最里面时,我惊了!

  那一刻,就好像周围的时间都凝固了,叫喊声、惊呼声、哭泣声,刹那间被冻结。

  三个高个子,他们拿着书本,追着李立打,李立挥着书包,一点一点的往后躲,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惧怕,有的,只是愤怒,那种恨不得吃掉三人的眼神。

  胡胖子三人,看得带劲,还助威起来。

  我...

  在回过神的瞬间,将书包扔在了地面。

  我也不晓得我当时哪儿来那么大的力气,一口气撞开前面的人,伸手就去掏胡胖子书包里的文具盒。

  “唉?阳阳,你干嘛?”

  在胡胖子的咋呼的声音中,我把他那带有乘法口诀表的,铁质文具盒拿在了手上。

  “阳阳?卧槽,你干嘛...”

  “卧槽!这孙子!”

  在我三个伙伴惊叫声中,在围观人群一片哗然之中。

  我手中的铁质文具盒,当头打在了一个初三同学的后脑上,文具盒应声而裂开,里面的铅笔、钢笔、橡皮擦,像落叶一般荡漾开来,飞舞于半空。

  被我打中的那初三高个子,痛叫一声,捂着后脑倒在地面。

  当李立看到我时,明显一愣,我却冲着他咧嘴一笑,就好像天不怕地不怕的那种架势,给他来了一句,“这么激烈,都不带上我呢?”

  他也冲着我笑了,在我两傻笑的过程中,其他初三的六个人,全部冲了上来,围着我和李立就一阵拳打脚踢。

  我和李立一边躲,一边还手。

  一直站在人群里的胡胖子和小鸭二毛,急了!

  “胖子,我们该怎么办?”

  “他奶奶的,能怎么办?上啊!”

  胡胖子,就像我说的那样,嘴皮子叫嚣的厉害,行动却永远站在最后。

  他叫唤着,小鸭和二毛,两个头铁娃,还当真卷起袖子就冲了过来,一口气,几个人打成了一团。

  就剩下胡胖子站在外围,站在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喊着,“揍他,踢他肚子,打他狗曰的脸,对!打!”

  要说胡胖子一点用都没有,那是假的,这小子,行动不行,口头功夫倒是有一套,见我们四个人敌不过人家六个人,他立刻朝着人群喊起来。

  “初一年纪的同学们,我们刚来学校就被初三的欺负,不能忍啊,要让高年级的晓得,我们初一的,不是好欺负的!”

  一呼百应...

  我在纷乱里,看到人群中,好几个初一的同学,扔下书包,就冲了进来。

  也看到,初三的同学,同样丢下课本,加入战局,从小规模,变成了大规模,十几个人,在巷子里面,打得热火朝天。

  幸好没人用利器,书本打丢了,就用拳头,拳头软了,就用脚。

  那一天,我鞋都踹掉了,李立的黄毛,不晓得被扯下来多少,小鸭和二毛,两人的脸,肿成了猪头。

  也因为那一天,我、李立、胡胖子、二毛、小鸭,顷刻间在初一年级出名了,别人给我们的称号,是不怕死的五人组,敢和高年级的打架。

  也在那一天,半个学期,我第一次被请了家长。

  在办公室里,打架的同学,所有家长都来了,比家长会还热闹。

  也因此,李香与张老头,又一次,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接受老师的教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