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哀求(上)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116 2019.11.20 00:17

  我从没想过,我偷偷找工作,会被张老头发现。

  也从没考虑过,假如被发现后,我应该怎样去解释。

  短短半个月,我存了一百多块,为自己的所劳而获得的硕果,感到满足与自豪。

  我以为能瞒天过海,却不曾晓得,这件事,就这样来了...

  那天,我如常逃课。

  一直忙到下午,整个人都变成了黑人。

  胡瘦子狡诈,我也不是蠢猪,在李立多次建议下,我学着偷懒了。

  胡瘦子能找到这么一个肯老老实实帮他的伙计可不容易,前两次我偷懒,他还会责备我、骂我,到后来我学会反驳,晓得他不敢让我走,就抓住了这个痛处,让他束手无策。

  幸好我偷懒也不会太长时间,就是那么十多分钟,久而久之他也就认了。

  那阿姨从最先叫我小张,到后面叫我小狡诈。

  能学会偷懒,也是李立的功劳,他说胡瘦子不敢拿我怎样,还真不敢拿我怎样。

  撵走我,对胡瘦子一点好处都没有!

  那天,我偷懒时,按约定与李立回合,路过小镇的杂货铺,我望着那透明的矿泉水猛咽口水,舍不得包里的钱,一直不敢用。

  李立看出我的为难,二话没说,伸手就向老板买了两瓶矿泉水。

  喝惯了井水的我,第一次喝这种矿泉水,没觉得像电视上说的那么神奇,什么甘甜可口,不都是一口气喝完吗?

  在小镇的镇尾烂墙背后,我坐在草堆上,李立蹲在地面。

  他抽着烟,我看向太阳落山的地方,又看看一言不发的李立,回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这丫的,可把我揍得,到现在我都想上去打回来。

  “要不要来一根?”他又一次,从裤包里递出那两元一盒的香烟。

  并带着笑意,不再是冷冷的笑,而是带着从容的笑。

  我先是挥了挥手,表示拒绝,他也习惯了,如常把烟放回去,我却突然问,“香烟,真的有那么提神?”

  他回头看向我,又傻傻一笑,“这玩意儿,你不懂,它带来的不是提神,而是一种精神的释放,你累了抽上一支,难过了抽上一支,能让你心头松和不少!”

  他已经不止一次劝我。

  终于!

  这一次我动容了,望着天际下,漂浮的云朵,微风吹过草堆,卷起的一丝丝清凉。

  我伸出一手,向他说道,“拿一只,我试试。”

  结果...

  把我呛得,嗓子差点都咳嗽出来了,他教我吸到喉咙里,那一刻,我以为我会死在草堆上。

  等我渐渐适应了那种呛喉的感觉,也没觉得有啥好,直到今天,我都在想,这孙子教会我吸烟,可是浪费了我不少钱,要是这些钱省下来,指不定能给个房款的首付了。

  我拿着香烟,饶有兴趣的看着那摇摆飘动的烟雾,陷入沉静中。

  李立丢掉了香烟,双手抱住后脑,整个人躺在了草堆下,躺下那一刻,他说出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句话。

  他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妈很讨厌?”

  我没回话,只是看着他那平静的表情,看着他自言自语。

  “有时候我也觉得她很讨厌,我也晓得她对你不怎么样,最先我也不喜欢你,后来渐渐习惯了。”他又坐了起来,扭转脑袋看向我。

  我微微一笑,违背着良心说,“没有没有,李阿姨还是对我很好的。”

  “切,白痴,要不是老子随时剩一半吃的,悄悄拿给你,你早就饿成骨架了。”他不以为然,说的很是轻巧。

  听着他的话,我心头猛然涌上一股暖意。

  是啊,整整两年,他没有哪一次,在李香拿给他好吃的食物,他没想到我,就连矿泉水,也是买两瓶。

  我命中没有哥哥,也不想有哥哥,却感觉突然多了一个哥哥。

  虽然这个‘哥哥’很是调皮,虽然这个‘哥哥’到处被人嫌弃,再虽然,我从未叫过他一声‘哥哥’,可他,从没有怠慢过我。

  那时候,我在想,我们都是一个床上长大的人,为什么命数就完全不同。

  我讨厌李立的爹,一个没有责任,没有担当的男人,同样也讨厌李香,她对我刻薄,但李香却从未抛弃过李立,这一点,像极了张老头。

  李立又躺了下去,重重吐出一口气。

  “是啊,她是挺讨厌的,但她毕竟是我妈,是我唯一的亲人。”

  那时,我才九岁。

  那时,他才十一岁。

  但我们却像极了两个老生常谈的成年人,谈着相识的画面,谈着朝夕的点滴。

  唯独没有谈未来,我没想过未来,他则不愿意去想象未来,就如他说的那样,未来会带给他什么?接二连三的狼狈?

  谈着谈着,他却又转换了一个我接不上来的话题。

  他说,“你小子,也算我唯一的朋友,至少,你他妈帮我当人看,其他人,要么嫌弃我,要么,就是欺负我,我想融入进去,却又偏偏遇到了你。”

  “你说你,做什么不好,跑去惹那五个人,要不是你,指不定我现在还跟他们玩的很好。”

  他说着,突然低下了头,把玩起脚下的杂草。

  我猜,他在想,要是没遇见我,他会过得很好,或许,过得更差。

  我答不上来,自然转化了话题,我说,“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打我,我他妈愿意跟你玩?还有你那臭脚,太臭了。”

  “你白痴,你晚上睡觉放屁!”他站了起来。

  “你晚上睡觉才放屁...”

  “你晚上呼噜声就像山体滑坡一样!”

  “你晚上说梦话,说你想妈妈了,害不害臊?”

  “...”

  我扑向他,将他按倒在地,我两又扭打在一起,只是,再也不是以往那样你死我活,而是嘻嘻哈哈的笑着,滚出老远,滚到斜坡下,才彼此松开。

  我两各自躺在一边,四肢敞开,仰望着天空。

  他问我,“你以后,打算干嘛?”

  我没回答他,一直到了今天,我都没回答他。

  童年的梦想,全是什么正义凌然的职业,但能实现的,少之又少。

  一直躺了半个小时后,我两才起身,而此时,学校已经放学了。

  我看着我们同班的一个男同学,背着那书包,哼着不着调的歌曲,从我们身边路过。

  男同学看到我的时候,那嘴里惊呼着能放下一颗鸡蛋,随后指着我吼道。

  “张成阳,你出事咯,还不快回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