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称王做霸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40 2019.11.26 14:15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初二上半期的中旬。

  李立期间来找过我,他的身边跟着一群社会青年,人数之多,起码有二十多人。

  他们骑着电瓶车、自行车,全是十六七八岁的少年。

  尤其有一次,李立来帮我们助阵,去打高年级的同学,有这群社会青年在,我们赢得轻松至极。

  我的名声更大了,有李立这个后台在,高年级的都不敢惹我们了。

  看着李立纹龙画虎的脖子与臂膀,我问他,“这些纹在身上好玩吗?”

  他却点着烟,对我咧嘴一笑,“这东西,有一定的震慑力,你没看到那几个人,看到我的纹身,都不敢还手了吗?”

  这种社会风气,让我心动不已。

  李立随时帮我出头,也不晓得他在社会上干嘛,整天就与他的小弟们到处四游。

  那个时候,我甚至想加入李立他们,去过上这种耀武扬威的生活。

  幸好,这件事,将我一巴掌,狠狠的打醒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已经快要十四岁了吧,李立要十六岁了。

  那天照旧上课,初二后有了晚自习,在我百般无聊的过程中,看着陈小易站在了教室门口,不肯走入教室。

  他那天的神情,有些低落,甚至在教室门口徘徊了好久,我看着他抱着书包迟迟不肯走入教室,煽动胡胖子等人,去强行给陈小易拽进了教室。

  他被摁到了座位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趁老师还没来,我拍了拍他的后脑,丢出五块钱,“去给我买瓶水!”

  我不晓得陈小易那天,哪儿来的勇气,竟然低着头给我回了一句,“阳...阳哥,你自己去吧,我...我不舒服。”

  他的脸色,是有点白,但我可没管那么多。

  我反手用手背打在他的头顶,打出闷声响,我厉声道,“狗曰的,我还叫不动你了?你他妈去不去!”

  一边说,一边用手打在他的后脑,一掌又一掌的打,他就老老实实低着头,不仅如此,就连胡胖子几个人也加入进来,一人一巴掌的打陈小易的后脑。

  能清楚看到,陈小易的后脖颈,被我打成了红色。

  我还不肯停手,还在打还在骂,“这么流弊?都敢跟我叫板了!”

  我自己都不晓得我一共打了他多少掌,一直到我手都酸了,他还是无动于衷,我那五块钱,就一直放在桌上。

  我彻底怒了,连这人人都能欺负的陈小易,也敢跟我耍架子了。

  我站起来,举起我屁股下的凳子,聚过了头顶,在全班同学的惊呼声中,那凳子险些砸了下去,幸好是老师走进了教室,我才停下了动作,没有打他。

  课堂恢复到学习当中,但我却凑到陈小易的耳边,我对他说。

  “呵,你真有种,待会儿下课了,给我等着!”

  那一堂课,我看到陈小易一直低着头,连黑板都没看过,甚至有那么几秒钟,我看到他抬手去擦拭眼眶,去擦拭他那无助的泪水。

  我当时所想的,可不是怜悯。

  是‘你现在晓得怕了?晚了!’

  四十分钟的课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得我心里发毛,等得陈小易忐忑不已。

  终于在铃声响起后,一场超凡立威的表演开始了,在全班多数同学围过来的情况下,陈小易抓起了桌面上的五块钱,用那种哀求的声音对我说。

  “阳哥,我现在就去买,你别打我。”

  我笑了,胡胖子他们都笑了,围在一起的同学全都笑了。

  尤其是二毛,上去单手揪住陈小易的头发,右腿用力踹在他的屁股上,“买个暖,现在你晓得怕了?之前不是那么拽吗?”

  看着女同学们指指点点的表情,看着她们笑嘻嘻的容貌,我想表现出自己的不凡。

  我冲胡胖子他们挥手示意,让他们给陈小易架住,四个人将陈小易死死的擒住,双手被擒在身后,双腿被人给抱住,能反抗的四肢全被限制了。

  陈小易哭了,眼泪唰唰的往下流。

  我看着他,我火气更大了,我抬脚就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还骂着说,“哭你妈B!”

  那一脚的力道可不小,正正踹在陈小易的肚皮上,疼得他痛叫着,蜷在地面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肚子。

  我还没打算收手,再次示意胡胖子们给他擒住,当着所有同学的面,当着所有女同学的面,在他们轰然大笑,笑得眼泪水狂流的过程中。

  我双手扯住陈小易的裤腰,他拼命的扭动,扭得那样用力,扭得那样激烈。

  胡胖子四个人都要摁不住他了,看这架势,又上来三个同学,才把陈小易给架住。

  “让你晓得,不服从老子的下场!”

  就这样,我那一天,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陈小易的裤子脱了下来,连内裤都脱了。

  那一天的晚自习,所有人口中都在讨论陈小易,而陈小易一直低着头,一直擦着眼泪,一直沉默着。

  从那一晚过后,陈小易有三天没来上课。

  等他来的时候,依然还是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不与任何人交流,也不与任何人对视。

  我也一直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了,想着以陈小易的家境,他也弄不出什么名堂来,况且我还有个李立在背后撑腰,要打架,我还能怕他?

  结果...

  那天是胡胖子先收到的字条。

  上面写着,‘晚上八点,晚自习下课,在学校后面的足球场,挑战‘兄弟组’!’

  看着那字条,我一手创建的兄弟组像是受到了侮辱,我气得咬牙切齿,并召集好胡胖子几人,说什么也要去将这群挑事者,给打成肉泥。

  那一路上,胡胖子叫嚣着,“他妈的,都有人敢挑战我们兄弟组了,我非给他屎都打出来!”

  等我们到了足球场后,全部傻了。

  张老头站在最前面,而胡胖子他们的父亲,站在张老头的后面。

  那一场架,没打,但我可以保证,胡胖子回家后,肯定被打出屎来了!

  我不晓得张老头是从哪儿,把我同学的家长们召集来的,我只晓得,那一晚回家后,张老头没打我,甚至还给我请了一天的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