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生活中的三滴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发现了什么

生活中的三滴泪 三块五角一 2096 2019.11.09 16:37

  我曾经想过这么一个问题。

  为什么,简简单单的一双六七十的新鞋,一件五六十的衣衫,一顿三四盘菜肴的晚饭,都能让我心满意得好几天。

  在我以前儿时的理解认为,是觉得年小,很容易被物品所吸引。

  再到今日,我才晓得...

  原来不是我们对物品新鲜感的吸引,而是我们很容易被满足、知足,尽管满足的条件是那样的简单,但我们就是觉得快乐,就觉得有这些就够了。

  其实不然,我们必须得学会满足与知足,知足者常乐,自然有它的道理,如果遵循,你会发现,生活积累的疲劳交替,使我们越来越不懂得满足。

  张老头给我买的新鞋,不过七八十块,我却当宝贝一般的爱护着。

  那两天,可把我得意的,有点过分了!

  每每到了教室,我便会把脚步加重,让那些羡慕得眼神,都汇聚在我的新鞋上,我则‘嘿嘿嘿’的笑个不停。

  我上课时,还刻意把脚伸到过道上,想要去吸引同学们羡慕的眼神,想法倒是不错,可同学们没吸引到,倒是把老师给吸引到了。

  老师直接走过来,一脚踩在我脚背上,疼得我龇牙咧嘴,老老实实给脚缩回去,所谓乐极生悲,我将它演的淋淋尽职,换来的代价,不是挨揍,就是被踩。

  日子就这么平静得过着。

  对于李立下午不来上课的行为,我也逐渐习惯了。

  早上与他斗智斗勇,下午我便老老实实听讲,这半个学期,我也不知道我学到了什么。

  可好奇心,始终在作祟。

  又是一个周末,那天我像往常一样,拿着张老头递来的五块钱,屁颠屁颠的往村头走去,在小卖部购买了香烟后,准备回家的时刻,却看到了李立!

  他低着那一头黄发的头,双手揣包,一股劲的往村外走。

  我本想喊他,却心头一喜,刚好是下午时段,我索性悄悄跟在他后面。

  想要解开,他每次下午必然‘消失’的未解之谜。

  我可不是什么侦探,也不是什么侦查特种兵,我能跟踪过去,纯属是李立根本不回头,最先我还有意无意的跟远一点,还随时寻找着能躲的地方。

  生怕他一回头看到我,通往村外的道路就这么一条,泥巴路上根本没有其他人。

  到后来,我确定他不会回头后,干脆跟近一点,再到后来,我特么直接大摇大摆的跟在后面,这孙子根本不回头!

  李立所去的目的地,是离村庄最近的一个小镇,叫什么‘厂镇’,这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周边有两个矿场,而为了方便那些工人,逐渐在此形成了一个小镇。

  方便工人的同时,也方便了周边的村民。

  小镇一点也不繁华,没有车来车往的画面,人倒是不少,来来去去的人,各自采购着各自所需的物品。

  我两小孩,一高一矮,渐渐走入了小镇上。

  进入小镇短短一分钟不到,我便给李立跟丢了,为何?

  就因为,我真像个初入城镇的村娃,傻里傻气的看着街道,虽比不上我以前待的镇子,可也随着景象回忆起了以前。

  我不懂得什么叫触景生情,只晓得那一刻,我又想起了已故的母亲,我没有哭,只是特别特别的想念妈妈。

  人来人往的狭小街道上,可没人会多看我这破衣破裤的小屁孩一眼,直到回过神我才骂了一句,‘难怪这孙子每天下午不上课,跑这小镇上来玩耍了。’

  我漫无目的的在小镇上溜达着,这么小的小镇,别给我提什么大海捞针。

  我就随意走了一个街角,便看到那蹲在地面的李立,他跟前摆着抹布,还有木质的鞋架。

  我站在远处,傻傻的看着...

  他呢,低着头,嘴里叼着烟,随缘的给人擦鞋。

  有人来他就擦,没人来就蹲着发呆,不吆喝也不拉客,佛系擦鞋。

  我呢,同样如此,没上前去打扰他,也没去问个究竟,对于我而言,他那个时候的所作所为,我哪有什么感悟,甚至觉得有点好玩!

  唯一让我气愤的,就是他才九岁,就开始吸烟!

  他擦鞋的时间不久,就这么一个小时,总共三个客人,我就更厉害了,就站在远处,傻站着,看了他一个小时。

  到现在我都在想,我那个时候,哪来的那种毅力。

  他很是熟练的收拾好工具,将工具放在了身后的店铺里,与店里叔叔说着什么,反正我也听不到。

  最后他递给那叔叔一支香烟后,又向着小镇上,唯一的小巷口那走去,好奇心使我又跟在了他的后面,可我才走出十来步,又停下了脚。

  就在我身侧,就离我三米不到的距离。

  从我下乡两个多月,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与李立的妈妈对视!

  李香...

  对于她的穿着,我不晓得该怎么形容,已入冬季的季节,她穿的未免也太凉爽了。

  她坐在那玻璃门外,百般无聊的环视着周围,玻璃门上用红字贴着几字,‘按摩店’,那个时候,我也只能理解它就是按摩店。

  李香也发现了我,同样是她第一次与我如此近的距离对视。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

  当时我就在想,她会不会认为她的儿子打了我,心里面内疚。

  可全错了,她从惊讶的眼神,闪烁一丝难过,再转为愤怒,甚至对着我哼了一声,“哼!真特么像他。”

  说完,她起身就往店里走去,更是将那卷帘门重重的给拉了下来。

  我哪能理解她对我的态度,呆呆的看着卷帘门将她完全挡住,心头一直在想,李立为什么不在店里,却跑去那巷子里面?

  怀着好奇心,我走入了巷子内。

  巷子很深,往里面走,是臭烘烘的垃圾桶,里面的垃圾都堆积起来了,无人整理。

  在堆积起来的垃圾桶后面,四五个人靠在墙壁上,吞云吐雾的瞎聊着什么,我至今都佩服我当时的头铁。

  我看到李立就在他们其中,五个人,最大的起码有二十多岁,再往下就是十七八岁,最小的就是李立,一个个都染着闪瞎眼的发色。

  更厉害的来了。

  我脑子一热,往前走近两步,指着背对着我的李立大喊一句。

  “李立,你每天不上课,就是跑这来玩,我要去老师那告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