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云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埋骨

云烈 扮马先生 2157 2018.08.10 18:50

  “赵梁,说下去。”履癸将宝剑置于膝上,手指轻弹,宝剑振鸣之声萦绕庭柱,寒意刺骨,暗藏杀机。

  关龙逢怒目相视,眼角开裂,须发皆张,恨不得一拳打死这小人。

  那叫赵梁的金冠锦服的大臣立马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尊后,关龙逢无非就是藐视尊后威权,尊后文治武功,哪里有人胆敢有非分之想,尊后剑锋所指,就不说我大夏的天军,就是派去些奴隶也灭了那荒夷蛮匪,他们哪敢有什么不臣之心,更何况,随着图修大人尸首一起运来的岁贡,着实不是什么小数目。羌人还派来了使者,不远万里,前来称臣。”

  “使者,寡人怎么没见到啊。”履癸面色和缓,出声问道。

  “尊后,这些羌人胆子小的很,虽说来的好歹也是一国使者,却怕有人会进谗言,更何况从未目睹过天威,怕在尊后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心下惶恐罢了。”说着,就从怀中取出了块青铜板,上面篆刻着大量文字。

  “你这佞臣,欺君罔上,满口的胡言,只知道劝尊后筑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哪里体会过黎民牧隶的疾苦。如今又想要与那羌人交易,天下如何能够安泰。”关龙逢说着,伏地谏言:“为后之道应当谦恭而讲究信义,节俭又护贤才,天下才能安定,我朝才能得以稳固,如今尊后奢侈无度,嗜杀成性,已经失去了人心,只有赶快改正过错,才能挽回人心啊!尊后!”声泪俱下,伏地不起。

  履癸听到后不以为意,将宝剑插回放置在宝座后的楠木架上的剑鞘里,挥了挥手:“拖出去,斩了吧。”

  可怜那关龙逢忠心不二,却只成了这偌大国度里诸多冤死亡魂中的一个,朝堂上没有人敢多言语,因为似关龙逢大人这般忠义的重臣已经不知惨死多少了。

  殿内殿外,回荡着关龙逢的痛骂,狂笑,而后,便安静了下来,军士进殿回报,不少大臣掩面叹息,更多的默默擦了擦额角的冷汗。

  “那使者怎么说。”听到军士的回报,履癸没有太多的表情,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稀松平常,就像是奴隶主不会因为死了个奴隶而伤心难过,世态炎凉,人心冷漠,如此而已。

  那赵梁难掩眼中笑意,终于又拔掉了一颗眼中钉,肉中刺。

  “回禀尊后,羌人愿做尊后的臣属,恳请尊后准许其建国封王,此后年年岁贡,俯首听命。”

  “寡人若是不准许其建国,就真的不建国了么?”履癸笑着问道。

  “想来他们是没有胆量违抗尊后的命令吧。”赵梁心里想着使者送的美人金玉,笑着应承。

  “准了,一群蛮子,建国了也成不了气候,岁贡你定吧。”履癸听后哈哈大笑,起身便要向后庭走去。

  “尊后,赵梁斗胆进言,修筑夜宫,供尊后玩乐,金梁玉瓦,彰显尊后文治武功。”赵梁语毕,身后群臣面色各异,或悲或喜,却都识相的低头恭请。

  “准了。”说着,履癸便离开了。

  群臣散去,三三两两面露苦涩,但更多人围着赵梁,讨论着如何讨履癸的欢心,如何在建夜宫的时候,捞上一把“辛苦费”。

  自大禹治洪水,铸九鼎立九州,风雨飘摇数百年,天下,已然不是那个天下。

  目光回转到西山。

  “我们换个身份吧,尤其是我和木枝,既然这次夏国也插手了,那我们还是小心点夏国和他的属国吧。”婕妤公主推开门说道。

  “公主所言极是。”伊薇点了点头。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说,还好你先提出来了,解决了一大难题啊。”木枝看似很阳光的笑了笑,可眼里的阴翳是藏不住的。

  “那就叫我奕云吧,你做我弟弟,就叫奕叶。”公主微微思索说到。

  “明明我大你一岁诶,算了,你开心就好。”木枝很无奈。不,是奕云有些无奈。不过,看着公主,哦不对,是姐姐,有心情和自己开些小玩笑,自己也放心了不少。

  “姐姐,我们分析了一下,我和伊薇觉得,想打败羌人,就得慢慢积攒自己的势力。如此,我们就要小心夏国了。”奕云恢复了认真的神色。

  “若果正面对战,我觉得我们之前的国力完全不惧怕羌人,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没有对那些内奸认真防备,羌人并没有那么强,但我们想要打败他,确实需要不小的势力,势必会被夏后注意到。”伊薇解释道。

  “夏后?夏后是谁?”姬玄问道。姬玄并不懂得天下大势,他擅长的是杀人,当然还有沉默,所以他一直就在那儿安安静静的看着。

  “夏国自夏帝启建国以来,为了显示与各方国诸侯以及各部落不同,是天下之主,所以夏帝启决定在位的统治者不称王称为后,死后尊为帝,所谓的夏后,说白了就是夏王。”奕云讲解到。

  “我曾经跟随商队云游诸国,目前各国对夏后都甚是不满,目前还对夏国保持臣服的国家没有多少了。”奕叶拿起一根筷子,在桌子上比划起来:“商王成汤被夏后囚禁在斟鄩三年,去年方才回到商国,现在有伊尹辅佐,又得薛方国国君仲虺协助,目前可能要有所动作。”

  “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把握机会,我们先去汇聚一下剩余的兵士和民众,投奔商国,商王颇有贤名,会善待我岐国的臣民,如果夏国发现了我们,那商国也会给我们一定的庇护。”奕云想了想,做出了决定。

  “还有最后一件事,我们给老统领建个衣冠冢吧,王城沦陷,老统领却执意以身殉国,这样的人着实不多了。”奕叶语气低迷,说道。

  “你说什么?你既然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拦着。”奕云愤怒的问道。

  “义父己经决定了,谁都拦不住的。义父的年纪已经经不起奔波了,没有力气陪我们再慢慢闯荡,义父他生是岐国军人,就算独子战死,他也没有变过,义父他死也要战死在岐国的国土上啊。”伊薇擦了擦泪水,目光坚定。

  回想国破家亡,不知多少兵士洒血疆场,不愿背井离乡的无辜民众,有的惨死,有的虽然活着,却成了奴隶,她是王族最后的血脉,她的子民在等她去拯救,王城下,疆土上,遍地的鲜血,还未干涸……

作者感言

扮马先生

扮马先生

有史以来,忠臣绝不在少数,可是史书里的斑斑血迹却着实令人惊心,敬佩的同时是带着恐惧的。我不知道我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只希望能做个不违背自己本心的废物,足矣。

2018-08-10 18:5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