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功励志 有这样的老师真好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 恶人只有恶人磨

有这样的老师真好 虚空卡比兽 3123 2020.03.27 00:47

  张尘正的脸,很大很粗犷。

  尤其在他笑起来的时候,五官挤在一起,还别说,真像极了动物园里的大猩猩。

  这种充满着强烈荷尔蒙的感官冲击,让花颜卿无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我吃了…下次再吃吧!”

  丢完下句话的花颜卿推着小摩托落荒而逃。

  望着花颜卿离去的背影,张尘正垂下了头,浑身止不住颤抖起来。

  于叔看着张尘正这番模样,作为过来人的他,很明白被拒绝的心情,正当他想上前安慰着张尘正时,张尘正猛的抬起了头,他双眼通红的望着于叔喊道:“于叔!听到了没?花老师说下次一起!”

  ……

  花颜卿的好心情,随着张尘正这个小插曲,变得平淡起来。

  不过,她也不会去刻意埋怨张尘正老师。

  因为张尘正是个好人。

  是学校里公认的好人,别看他平时对学生严厉的有些过分,他只是害怕着学生走入歧途。

  也因为他这份隐藏在粗犷外表下的善良,在学校里挑选德育主任这个既没工资,又吃力不讨好的岗位竞选中,他是唯一一个站出来主动应聘的老师。

  只是,张老师的感情生活并不太顺利。

  年龄三十六岁的张老师,他的前半生只谈过两次恋爱。第一次恋爱是家里介绍的,听说是个肤白貌美的幼儿园老师,本来都快谈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在订婚前发现那个女人脚踏两条船,拿着张尘正的工资,去养了个所谓游戏的“cp”,最后自然是分手的结局。

  不过,张老师第二次恋爱经历还要比第一次经历更为凄惨。

  因为,他的第二次恋爱经历,是在一档相亲类电视节目上,是他那急着抱孙子的母亲,替他报名的。

  在那档收视率不低的时尚相亲节目上,张老师因为相貌、收入、年龄,工作、说话等方方面面,被四十五名女性嘉宾轮番奚落。

  最后成为了那档节目十年以来,第一个在第二回合全体灭灯的男嘉宾。

  更是在那一年,成为了学校里的一个笑话。

  不过,互联网,电视媒体带来的话题,来的快,去的也快。这五年的时间里,也鲜有人提起此事。

  估计张尘正自己都忘了自己参与了哪档节目。

  花颜卿反正看过那一期,也看到过窘迫的张尘正,她挺替张尘正感觉到不值。明明张尘正,在学校里有着诸如负责、善良、能吃苦等各种优点。

  怎么到了那一档节目里,在女嘉宾变得嘴里一无是处呢?

  有时候,她也弄不懂,现在的小女生想的是什么。

  也弄不懂,这个时代怎么从看品性,看未来,变成了看金钱相貌,看现在的时代呢?

  但虽然花颜卿为张老师在心中打抱不平,但她除了祝张老师再遇良人以外,就没有别的想法。

  虽然每个人都在抱怨这个时代怎么变得如此不堪,但到了最后,大部分人都不自觉顺应这个时代,变成当初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叮当叮当的下课铃声,让花老师从思绪中走了出来。

  她踩着那双舒服的运动鞋,轻快的穿过花坛、操场、也轻快的迈过冬风、落叶,最后走进了五彩斑斓的办公室里。

  但,当花老师推开了办公室大门,正想和在座的老师打声招呼时,她忽然发现,整间办公室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在办公室一角里,有一个年轻的女教师正哭的暴雨梨花,哭的也是惊天动地,整间办公室里所有老师都再安慰着她。

  花颜卿认出了这个女教师是教语文的乐弈笙乐老师,她是比自己还要早一年入职风信子高中,据说她也是学校出高价从上京附中挖来的老师。

  平时的这位老师,性格活泼可爱,长相也很是甜美,再加上风趣的教学方法,深受学校男老师和学生们的喜爱。

  很难去想象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这个平时也十分注重形象的女老师哭成这样…

  “真是太过分了,高二(13)班的学生真是无法无天了!”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老师,这个男老师看上去四十来岁,长着一副标准的国字脸,可能是岁月蹉跎,年纪不算大的他,已有不少白发。

  他叫王嘉遇,是重点班高二一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

  平时的他温文尔雅,也很难看见他像今天这般大发雷霆。

  不过,花颜卿听到了高二(13)班这个班级,她心中也明白了整个办公室气氛不对的源头。

  高二(13)班,作为风信子高中建校二十九年来,最顽劣的班级,整个班的学生不仅吊儿郎当,更是经常惹出了不少麻烦。

  但,这个班级里大部分学生家庭都富裕权贵,是学校天价赞助费的忠实支持者,换另外种说法来说,这个班学生的家长,也可以称之为是这所学校的“衣食父母”,平时只要不惹出太大的麻烦,看在学生父母社会地位还有每年高额赞助费的面子上,校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批评几句。

  但,这种看上去管教实则是纵容的方法,不仅没有换来学生的收敛,反而换来了变本加厉!

  开学短短三个月,高二(13)班气走了三个班主任,更是逼得一个一级教师放弃了老师这个职业,遁入空门研究道法去了。

  在老师们七嘴八舌的安慰下,花颜卿总算大致了解事情经过。

  起因就是乐老师在两天前看不下去高二(13)班学生们上课懒散的风气,然后她在课堂上点名批评了几名学生。

  却没想到,这两天就被高二(13)班这群坏到骨子里的学生们整蛊了。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搞到了乐老师的家庭住址,短短两天的时间里,乐老师收了上百份快递,几乎全部都是到付的!

  也不光如此,这群学生们还在每天深夜都给这名乐老师殷勤的点几份“爱的宵夜”,这一点也都是几百上千块钱的到付现金外卖。

  要不是看外卖骑手和那些没加入外卖平台的小餐馆不容易,乐老师绝对会冷着脸不收。

  而且乐老师还收到一条垃圾短信说,这点外卖和送快递的报复,只是开始。

  以后还会更过分的报复,要乐老师承受。

  乐老师虽然是个老师,但她实际年龄还要比办公室里的所有人小上两三岁。

  这几天折磨,不仅让她钱包瘪了不少,更让她今天顶了个大大的黑眼圈,看样子乐老师离心理崩溃只有一步之差。

  “直接报警吧?让这群学生去派出所学学怎么做人!”教英语的赵柏用中指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冷冷地说道。

  赵柏,男,年龄三十一岁,是美利坚留学归来的“海青派”老师,年纪轻轻的他,家境富裕,还有副能让不少少女花痴的好皮囊,除此之外,他更有着一种独特难以言喻的气质。

  这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让他整个人像一把刚出鞘的宝剑那般充满着戾气。

  赵柏,也听说了高二(13)班的顽劣程度,不过,由于学校看重他,让他负责重点班,他一直以来没有机会去接触这个班。

  原本他以为这个班只是个学生有些顽皮的班级。但在乐老师嘴里,他又重新认识了这个班,对于这个班的学生,他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那便是“无可救药”。

  既然这些学生都无可救药了,那还不如直接把孩子们交给派出所让警察叔叔去管教更为恰当。

  “算了吧…”乐老师听到报警这两字,她两只小手拼命地的摇摆着:“我还是搬家换手机号吧…别因为这点小事…去毁了学生的前途…”

  “他们这也能配叫做学生?”赵柏听着乐老师的话,他嘴角抽搐起来:“这群没道德没底线的人渣,未来注定就是社会垃圾!无用的害虫!他们根本不配有着乐老师嘴里的前途!报警吧,报警只是为了救他!”

  赵柏的话很是冷酷,也很在理。

  对于这等顽劣到用“冷”暴力来解决纠纷的学生,这么做一点都不过分。

  “算了吧…”乐老师看着被赵柏调动后,群起激愤的老师们,她又把手放在衣角处紧紧的握住衣角做着挣扎…

  在学校大门处,于叔一脸慎重的望着门外要他开门的人。

  此时于叔紧紧握着遥控器,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写满了挣扎。

  “于岑安!还记得我老于吗?”于叔一声大喝,单脚蹬地,卷起了地上几片落叶。

  “当然记得啊!于叔。”于岑安前倾着身体,压在电子铁门上,他那双如同皓月般明亮的眼睛,盯着老于瘦弱的身板微笑的回道。

  “既然记得!你也应该知道这是学校了。我记得你都快三十了!还想来这里折磨着我老于?”老于看着他嘴里的“坏笑”更是慎重起来。

  毕竟,面前这个穿着朴素的年轻人,在十多年前可是赫赫有名的上京一霸。

  当时还是高中生的于岑安,可干过不少荒唐事,在那段属于于岑安的时代里,老于还有各个学校的保安都和于岑安对峙过不少次。

  “老于,你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提防我啊!放心,我这次来学校可不是找麻烦来的。”于岑安拉开了一直背在身上的挎包,拿出了一份合同放在老于面前,又说道:“我这次是来做老师的。”

  “什么?你也能做老师?”于叔看着合同上校董会的印章,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当然。”于岑安笑了起来。

  望着于岑安又异常“灿烂”的笑容,于叔忽然想到了一句话。

  那便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