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恋爱粉碎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episode 58 先锋战·弓道·人生之问

恋爱粉碎机 黑白黑天 4028 2019.01.12 03:11

  “关于比赛项目、我故意挑捡晚风擅长的烹饪,并且让真琴再度上场,已经将一大河君的胜率压缩到了六成。只要你们不故意放水...”

  “你们”指的正是同住在六川居的夕见晚风和名光茜,

  雾歌捧起黑陶茶杯,细细品尝过后惬意地舒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抹茶最有感觉。

  “再这样下去白泉学长手中的剑总有一天会生锈,所以请学姐放心、我会毫不保留地出手。”

  茜的双眼中充斥着凛冽的寒意。

  “为了葵我会尽力的。”

  晚风也十分严肃地承诺。

  “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又熬夜了!”

  “...没有。”

  月正视那对质地温润的双眼,凑上前握住晚风的手掌关切询问。

  “在六川居住的还舒服吗?衣服和钱带够了吗?在学校里交到女朋友了吗?最近成绩怎么样?”

  “月,不用这么担心我。”

  “这怎么行,我们现在就回九州!”

  “她真的是你妹妹?”

  薇莲惊奇地看着进行各种长辈式操心的夕见月。

  睡眼惺忪的倦容和从不梳理的头发是兄妹共有的容貌特性,但就刚才那些问候语来说、一般只有上了年纪的超级大妈才会这么问...

  “当然了,这是绝对的!世界上最关心兄长大人的妹妹只有我一个!”

  月满怀执念地捶胸高喊,宣示着自己的特殊地位。

  -

  -

  -

  “难不成你还有其他妹妹吗?”

  薇莲显得更加惊讶了。

  “不...妹妹的话我只有月一个而已、尽管有时候会头痛,倒不如说已经习惯了。”

  “头痛?为什么...有这么体贴的妹妹是好事吧?”

  “月从小就非常粘人,再加上我家一直贯彻溺爱式的教育方针、父母也说了‘万一妹妹以后一直找不到好人家,你一定要尽到哥哥的关照义务’之类的话。但是如果月真的嫁不出去反而会更令人头痛吧?我没有办法一辈子都陪在她身边、希望她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样身为兄长的我也会感到欣慰的。”

  晚风感慨万分地微笑。

  “我才不要嫁人。只要和哥哥在一起就好了!”

  长发一团糟的月眷恋地从身后抱住晚风,化作『人型背包』的同时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如果天河也在这里,大概可以想象出晚风学长和月学姐小时候相处的温馨场景。

  “月,你要是一直不放手的话夕见学长会很困扰的喔?”

  茜放下茶杯善意地提醒。

  “笨蛋茜才没资格来指责我呢!可恶...真是太羡慕了!为什么你能和哥哥住在一起啊?”

  “一年半以前开学那会六川居有空房的时候、你不也和大家一样嫌弃它是鬼宅么,夕见学长可是两年前就有这个勇气住在那里了。我觉得你应该锻炼一下胆量,这样会比较好。”

  “我不喜欢那种阴森森的地方,就算住村田杂货店底下的涵洞里我也不会去六川居。”

  “住涵洞里...你是松鼠吗?”

  “你才是松鼠!”

  说着说着月却不自觉地将两颗迷你的门牙露了出来,原来是一只睡不醒的松鼠。

  真是出乎意料的可爱。

  -

  -

  -

  晚风学长和月之间的情感链接来源于兄妹之间的亲情,从另一方面也能模拟出枫忆学长与天河之间的关系。

  名光茜的内心一直都在犹豫。

  夕颜是天河封闭心灵后产生的另一个差异化人格,其存在目的即是为了让他不再回忆那些重要的片段,而天河也理所应当地认为进入名光是父母的要求。因此在前一个暑假结束时就已放弃了再去调查那位枫忆学长的想法。

  若是在开学时就直接告知天河其兄长去世的消息、可能那时天河就已经陷入崩溃了,与其冒这个风险,不如通过心理暗示让他逐步接受现实。

  让一切都交由时间去完成吧。

  “雾歌,时间快到了。”

  施密特看了看手腕上的石英钟表,显示时间为1:01。

  还剩十九分钟。

  “比赛地点是在你们弓道部的室内道场,准备一下如何?”

  雾歌端着茶杯的手顿了顿。

  “没有必要。”

  真琴缓缓起身,青竹般淡雅的面容上平静的看不到任何战意。

  就算是正赛、因为是在名光的关系,也只能称得上是热身级别的程度,所以没有必要倾尽全力,仅给予对手败者应有的尊严。

  “既然不热身为什么要那么早过去?”

  “当然是去看看明知对手是我却还有勇气上场的家伙。”

  -

  -

  -

  515A,弓道部部室。

  走进室内便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传统氛围,做旧的桦木地板呈暗褐色、镶嵌在每一寸地面上,令人感到十分的厚重。

  由玄关进入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作为会客室的房间、房间外有一排排放置弓箭的立式木架,其上陈列有牛角弓、反曲弓、英式长弓、现代复合弓等等,28米外的室内尽头就是箭靶的位置。

  室内水平划分为十一列,可供十一位部员同时练习。

  即使比赛的事情早已发布在校园论坛上,但是因为艺术祭的缘故、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前来观战的人少的可怜,夏花社除了真帆之外全部在场。还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二年级生、看上去似乎对这场实力悬殊的弓道对决很感兴趣。

  菀子学姐这次请来的帮手是2年A班的天堂天夜、在天河的印象中大概停留在“原来是天堂学长啊...”的程度,其实一次都没有见过其本人的模样,但也听说是一位擅长吟唱教堂诗歌的优等生,不仅有着一副好歌喉,人长得也帅气,所以即使没有登入那个没头没脑的男生恋爱榜单,在女生中依然十分受欢迎。

  不过这都是天夜学长与那只没智商的中二病生物确定恋爱关系之前的事情了。

  性别构成为清一色女生的弓道部员此时都聚坐在会客室里悠闲地喝茶,大概是默认了那个把弓道服穿反的门外汉会必败无疑的事实,因此任由他在室内进行比赛前的热身练习。

  反正再怎么练习都是徒劳。

  -

  -

  -

  “天夜加油!”

  天夜将右手搭在箭矢之上,全神贯注地凝视着前方的稻草制箭靶。

  “白痴星环,比赛的时候就别来干扰我了。”

  “那么比赛的时候也请加油~!”

  “对手可是那位真琴学姐...我会全力以赴的。”

  坐在地板上欢呼雀跃的双马尾女生其发色呈海蓝色、要说为什么是这种罕见的颜色,当然是染的。

  同样盘坐在地上的天河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

  “星环学姐,你一年365天都是这个发型吗?”

  “你会不会觉得学姐很奇怪?”

  “可是一般人都会这么想吧...”

  “但是呀、这是为喜欢的人才留的发型,只有受到特殊召唤的『勇者』才能感受到双马尾的魅力~”

  天河木然地点了点头。

  “我不是很明白,学姐你喜欢就好。”

  “星环学姐好久不见~!”

  天然呆的胸部怪兽冬眠从身后热情地抱住了星环,并且用手掌蒙住了她的双眼。

  “猜猜我是谁?”

  “难道是秋...田犬吗?!!”

  从星环学姐急转而下的震惊语气显然可见下一句其实是“秋霜”。

  只是这样说的话便等于承认自己认错了人,因此以蜚声海内外的名犬-国宝·秋田犬代替。

  天河在脑海中将秋田犬和冬眠的丰满身躯临时重叠,最终就得到了一只脑袋上扎着金色蝴蝶结的丰满秋田犬形象。

  -

  -

  -

  “真的吗...我长得像秋田犬?”

  冬眠表情怪异地捏了捏自己的脸。

  “真的耶、要是星环学姐不说还好...小冬眠,话说你什么时候去申请一下国宝认证?”

  夏越抱着变得富有的幻想不怀好意地盯视着反应迟钝的秋田犬姑娘,只要卖掉一只就足以为夏花社赚取足够的活动经费,似乎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怎么连夏越也这么说!真是太过分了!”

  天河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以后要是夏花社遇上资金紧张,我们就把冬眠送到宠物店吧。”

  夏越兴奋地点了点头。

  “请部长放心!秋田犬无论在哪里都会受到热烈欢迎,所以冬眠一定能找到一户好人家的。”

  “不过这么名贵的大型犬价格究竟要定在多少才合适呢?真伤脑筋啊。”

  “呐、十万円怎么样?夏花社缺一台电视机。”

  “喂,可以再高一点的吧...?我还想要一台冰箱。”

  “那就再高一点吧?夏花社还可以再多一台游戏机。”

  一听说能买那么多东西,天河便难以置信地全身颤抖了起来。

  二人继续勾肩搭背暗中商榷此事。

  “绝交!”

  冬眠气呼呼地在背后大声抗议。

  -

  -

  -

  真琴脱下鞋步入室内,虽然看到天堂天夜这位后辈时明显地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重归平静。

  “天夜?”

  正在练习的天夜放下弓箭转过身。

  “真琴学姐。”

  “我没想到天河会去找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师傅他自从把你逐出道场后就一直在自责、人上了年纪总会出现各种毛病,希望你过几天能去看看他老人家。”

  “我暂时还没有要回去的打算。”

  真琴学姐的脸上露出了缅怀的神色,也许是想到了什么,但能令人露出轻松微笑的、一定是愉快的记忆吧。

  “是吗...”

  天夜表示理解地点了点头。

  “天夜学长和真琴学姐早就认识了?”

  天河奇怪地问。

  “我和真琴学姐从初中开始就在同一个道场学习,我家世代以射艺为生、到现代的时候也诞生过不少射箭运动员,但真琴学姐和我不一样。她出身于正统的弓道世家,『静心风神流』的创始人九条静心就是真琴的曾祖。”

  天夜学长不紧不慢地解释道。

  “一介虚名罢了。”

  “竟然是那个流派吗!”

  夏越瞪大了眼睛。

  -

  -

  -

  “哪个流派?”

  “一大河君不知道?真的假的...”

  冬眠也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静心风神流』、据说这个流派的传人能够射出足以驾驭狂风的箭矢,因此又被人们冠以『风之神』的名号。虽然这种说法确实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从某种角度也能够证明这个流派的厉害之处。”

  详细了解过后,天河逐渐开始用一种绝望的目光看着英姿飒爽的真琴学姐,因为就在刚才、那个三发箭矢命中同一十环靶心的纪录出现了,而且还是连续命中...

  几个坐在地板上的二年级生纷纷色变,站了起来。

  “竟然是‘三发皆中’?!”

  “真是神乎其技的技艺...”

  三支箭矢以诡异的角度排列、筈羽形成螺旋状,彼此之间仿佛存在一定规则上的联系,这种联系是数学上的,但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在弓道之中。

  “该不会是...计算?!”

  天河想出了一个最荒谬的答案。

  没错,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计算。目测距离和实际距离存在着一定的偏差,要想连续三次射中同一位置几乎不可能,28米距离虽然看似不长,但是毕竟靶心的直径只有蚕豆那么大,即使在近靶场也极为困难。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手眼合一、心无残障,只要能满足这个要求便可。”

  “弓道是集合身体、心理、修养等多方面素质的射艺,因此和剑道、茶道一样可以称其为‘道’但是、就算一大河君你看到的是这种结果,我的道也远远没有走完,还很漫长呢...如人生一般。”

  真琴学姐虽然仍在微笑,却失意地叹了口气。

  “和人生一样漫长的弓道...”

  “正因如此漫长,想要走完还需费一番功夫,巧合的是像我这样脑子太笨的人大多只剩下毅力,所以即使要不择手段,我也会亲自去见证。”

  “......”

  天河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击败这样的对手。

  星环歪着脑袋抬头看门上的壁挂时钟。

  1:20。

  “真琴学姐,时间到了。”

  “那么就开始吧。”

  天夜和真琴席地而坐,互相鞠躬以示礼仪。

  “我是2年A班的天堂天夜,请真琴学姐指教。”

  “你衣服穿反了。”

  问候的方式差别好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