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团宠空间:首辅悍妻忙种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0章 反击

团宠空间:首辅悍妻忙种田 姚清河 2067 2022.05.14 19:31

  “你确定是他洁身自好,不是别人看不上他这个毁容的瘸子!”张寡妇藏在人群说道。

  却被还是被秦慕瑶逮到了。

  “婶子,您都忘记您儿媳妇先前追着我们家姜宴安一口一个宴安哥哥喊呢?您看您儿媳妇追着我们家姜宴安屁股后面左一声哥哥右一声哥哥的喊,他们有发生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哪像您那宝贝儿子被人喊了两声文才哥哥就忘记自己姓什么了,逮着女人就往上扑,就这您还有脸说我们家姜宴安呢?”

  林如月没想到她就来看个热闹也被秦慕瑶扯进了舆论漩涡里面。

  她的脸当即便沉了下来。

  “瑶瑶,你一定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吗?”

  “我往你身上泼脏水?”

  秦慕瑶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笑话般瞬间笑出了声。

  “既然你不想承认你对姜宴安动了心也曾背着我勾引过他,只是他没上勾,那你当着大家伙的面发誓,但凡你对姜宴安有过那方面的心思就让周文才这辈子都考不上功名,只要你敢当众发誓,我就敢当众对你道歉承认你胡说八道!”

  “那你呢?你敢当众发誓你从未喜欢过周文才吗?只要你敢,我就敢。”

  “你说的!”

  “我说的!”

  “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未对周文才有过任何男女方面的想法,如果我有说半句谎话就让姜宴安这辈子都考不上功名或是让我这辈子不得善终够了吗?”

  秦慕瑶这个毒誓发的太狠也太过痛快了。

  在场所有人都惊住了。他们呆呆地望着秦慕瑶,他们没想到她会这么狠。

  “你,你就不怕报应?”

  “我问心无愧,我怕什么报应?当初我追着周文才跑只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我要真喜欢他,早给他一闷棍扛回家睡了,还能有你什么事?”

  被秦慕瑶推进院子里的姜宴安见她越说越离谱,忍不住用手捂住额头,他对于秦慕瑶这张没把门的嘴真是无奈和没撤。

  他活这么大就没见过比她还大胆和厚脸皮的女人。

  除了她恐怕也没有第二个女人敢当众说她要喜欢谁就直接给谁一闷棍扛回家了!

  “按你这说法,你们家宴安是被你一闷棍敲回家吗?”人群里有村民忍不住打趣道。

  秦慕瑶挑眉道:“对呀,我见到他第一眼就想把他敲晕了扛回家睡了,可惜,哥哥们没给我这个机会,后来和他闹也是因为他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心里烦躁有气没地发,只能给他找不痛快,看着他痛苦难受也比看着他那张死人脸来得生动不是吗?所以林如月,你到底还要不要发誓?你不是说我敢,你就敢吗?怎么心虚不敢发了?”

  “我,谁说我不敢了!”

  面对村民们试探的目光,林如月脸涨的一阵红一阵白。

  她学着秦慕瑶的样子举起手道:“我发誓我这辈子从未对姜宴安有过任何男女方面的想法,如果我有说半句谎话就让周文才这辈子都都都……”

  考不上功名这几个字她憋到脸通红也没能有勇气说出来。

  看她这样,众人还有什么不懂的。

  张寡妇没想到自己看个热闹,却害的自家人丢了一个大脸。

  她脸一沉揪着林如月就往家的方向走。

  见状,姜刘氏道:“老三媳妇,你先把你大嫂放了,你听听你先前说的都是什么话?”

  “人话,还能是什么话,总不能是鬼话,您是觉得我先前说的话不对吗?那您给我解释下,为什么大嫂那么关心我男人是不是男人?我男人是不是男人和她有什么关系?难道她男人不是男人!”

  “你放屁!”

  听到这话姜兴旺再也忍住了。

  “大哥,你这是被我戳到痛处恼羞成怒了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是男人?既然你觉得自己是男人,那你怎么证明你现在还是男人?”

  “他要不是男人,他和你大嫂哪来的那么多孩子?”人群里有人忍不住替姜兴旺和张月娥说话道。

  “你怎么就知道那些孩子就一定是我大哥的呢?说不定是大嫂和别的人生的呢?也有可能大哥以前行,现在不行了呢?不然,我大嫂盯着我家男人做什么?您这么替我大哥打抱不平,怎么您跟我大哥睡过,不然,您怎么知道我大哥行不行呢?”

  替张月娥和姜兴旺打抱不平的女人愣怔了下。

  回过神来就看见自家男人不善的眼神,她头顶一阵发麻,“你,你这就是胡搅蛮缠,不可理喻!”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她家男人紧随其后。

  其他人看到这种情况哪里还敢替张月娥说话!

  见状,秦慕瑶道:“还有哪些婶子想知道我们家姜宴安是不是男人的,来,站出来,给我看看都有谁?正好我也想知道咱们村都有哪些男人不行。”

  一听到这话在场即便想说话的人也不敢说话了。

  见现场的气氛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

  “咳!”

  王富贵忽然轻咳了下。

  “行了,都各回各家吧,这里没什么事了!”

  “别呀,我这正聊得开心着呢,叔叔婶子要这么走了,我这得多扫兴呀!”

  原本有些人是不想走的,一听秦慕瑶这话,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花婶,你别走呀,你跟我说说,你平日跟花叔多久一次,一次多久……”

  “刘婶……”

  但凡被秦慕瑶点到名的无一例外全都是脚底抹油迅速拉着自家男人开溜。

  她们平日也会说些荤话,但也没有像这丫头这般口无禁忌的,何况,她们好些都是做了爷爷奶奶的人。

  没一会门前就只剩下王富贵和姜家人了。

  “弟妹,你发泄够了吗?发泄够了就把你大嫂放了吧!”姜兴旺阴森森道。

  秦慕瑶皮笑肉不笑道:“瞧大哥这话说的好像我多不懂事一样,今儿这事可不是我挑起来的,怎么只允许你们给我找不痛快,不允许我给你们找不痛快?再说,要不是大嫂专盯着男人裤裆里的那二两肉今儿个又怎么会落在我手里呢?”

  姜家人以前没跟秦慕瑶打过交道,他们第一次知道秦慕瑶原来这么难缠。

  “你要怎样才肯放了她?”

  呜呜pk了,宝子们把推荐票,留言,打卡,搞起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