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的沙雕女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抄题风波

我的沙雕女儿 一念千劫 2135 2019.06.12 15:12

  刘老头儿的办公室里,酉籍眯着眼挺着他那标志性的大肚子乐呵呵的瘫坐在椅子上。

  阮筠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紧紧捏着自己的手,而办公室里的两个老师仿佛是在动物园里看猴子一般的上下打量着他。

  阮筠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窘迫,也不知道到为什么一下课就被刘老头儿叫到了这里。

  办公室里异常安静,偶尔还能听到萧瑾灏在班里咋咋呼呼的声音。终于,阮筠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氛围。

  “那个……刘、刘老师,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么?”阮筠吞了口唾沫,略微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想要开溜。

  “要、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回去学习了,我还有到数学题没解出来呢。”说着他偷眼瞄了一眼酉籍。

  话说酉籍,穿着还是日常的奇怪,那皱巴巴的米黄色衬衣却混搭着一条深绿色的休闲裤,让人不忍直视。

  刘老头儿听后,看了看酉籍,又看了看阮筠,轻咳了一声缓缓说道:“我打算在班里组建一个数学小组,促进大家学数学。就利用晚自习的一节课,让同学上去讲题。这不,酉老师向我推荐了你,说你数学成绩好,又有耐心。所以,找你来谈谈。”

  阮筠半张着嘴,顿了顿回答道:“我倒是没啥意见,但是害怕自己做不好啊!”

  刘老头儿洒脱的一笑,摆了摆手,那样子对阮筠那是推心置腹深信不疑。阮筠见刘老头儿这么信任自己,攥了攥拳头走出了办公室。

  “老酉啊!这个孩子不错,各科成绩都挺好,但是唯独太骄傲了。”刘老头儿有些担心的对酉籍说。

  酉籍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的问:“我倒是没看出他骄傲啊!倒是挺谦虚的啊!”

  刘老头儿轻轻叹了口气,一脸的和理科生聊不到一块儿的表情,也不理眼前的酉籍了低下头开始批改作业。

  “嘿!你这老头儿!”酉籍站起身眉毛一竖,黑着脸也不知去找谁晦气去了。

  阮筠刚回到教室,苏悦就面无表情地拿着一张白纸杵在了他面前。她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分科的时候班里她总分最高。

  此刻的她把黑白校服系在腰间,穿着一件露肩的淡粉色T恤,满脸的桀骜和不爽。也是,她有资格傲慢,毕竟在刘老头儿换座位的时候都敢提出质疑,阮筠又算得了什么呢?

  阮筠微微抬起头,皱了皱眉头,礼貌的问到:“有什么事么?苏悦同学。”

  苏悦斜瞥着阮筠,提了提自己露肩的T恤,随手把一张白纸甩到了阮筠的桌上。她也不答话,就杵在那里冷冷的瞥着阮筠。

  “苏悦同学,这是?”阮筠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出苏悦的桀骜,反倒是拿起了白纸饶有兴趣的又问了一句。

  “刘老师说,以后咱俩负责讲晚上的习题。”苏悦冷笑着,接着说到:“也不知道那老头儿哪根筋搭错了,我一个人就能搞定非要又找一个。”

  阮筠也不恼,说实话他根本没听出苏悦的言外之意。“那我抄到这纸上给你。”

  苏悦听完,头也不回的走了,接着传来了她充满嫌弃的声音:“你的字太丑了,在第八节课的时候就给我,我去抄题!”

  阮筠挠了挠头,讪讪地说道:“谢谢你啊,我的字是挺丑的。”

  送走了苏悦,吕吉祥就蹭了过来。“诶?鹿鹿和云瑶呢?”吕吉祥左顾右盼的问道。

  “我又不是她们穿在身上的校服,你问我我哪知道!”阮筠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苏悦那娘们儿找你干嘛?你瞧瞧她那嘴角都快撇到天花板上了。”吕吉祥呲着牙,愤愤不平地喷着口水。

  “有么?”阮筠后知后觉的瞪着眼睛问道。他刚刚满脑子都在想应该出道什么题,居然一时没有注意苏悦的表情。

  “你真的是大哥,我那么远都看到了,那娘们儿一脸的蔑视,你居然没发现!”吕吉祥无语的掐着阮筠的脖子,“我都忍不了了!”

  “放、放手!咳咳!”阮筠挣脱了吕吉祥,“管她呢,刘老师让我讲数学,你边上玩去。”

  说完,也不管吕吉祥了,低头边翻起了辅导书。“对了把你的辅导书也给我拿来。”阮筠头也不抬的对吕吉祥说。

  阮筠想了一个上午,下了第七节课,终于把精心挑好的题工工整整的抄给了苏悦。

  苏悦仍然是斜瞥着阮筠,拿起抄题的纸放的远远的看着题,那个样子仿佛那纸上有病毒一样,看得阮筠恨得牙痒。

  “这题一般般,你回去吧,,我一会儿抄到黑板上。”苏悦把纸扔在桌上就不再大理阮筠了。

  阮筠眯着眼杵在原地,忽然发现眼前的苏悦似乎好像换了件衣服,露肩还是露肩,颜色好像变成了黑色。

  他等了一会儿,发现苏悦没有指示了,就轻轻道了一声谢谢回了座位。

  “我说,那个样子也太恶心了吧?”甄天烨心直口快地对吕吉祥说。

  “就是,我要是阮筠,直接就一巴掌呼上去了,什么东西。”吕吉祥手舞足蹈的喷着唾沫,样子十分激动。

  阮筠胸中似乎有一股暴动的气,但无处发泄,索性朝着手舞足蹈的吕吉祥走了过来。也许是吕吉祥的动作太大了,陆鹿鹿居然也坐了过去。

  “再说什么啊,你们。”陆鹿鹿微红着脸,怯怯地问了一句。

  吕吉祥一见陆鹿鹿,情绪更激动了,添油加醋的又讲了一遍。讲到最后他实在是太激动了,要不是阮筠和甄天烨死死的把他抱住了,这个二百五就该上去打苏悦了。

  “好、好过分啊!”陆鹿鹿听完,脸更红了。

  她糯糯地安慰了阮筠一句:“阮筠哥哥,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这下吕吉祥不干了,他暗暗掐住阮筠的大腿,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嘶!”阮筠吃痛的轻吟了一声,捂着已经满脸扭曲的脸对陆鹿鹿说:“放心吧!我怎么会和他一般见识。你说是吧吉祥。”

  吕吉祥见阮筠提到自己,暗暗给了阮筠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接过了话茬,拉着陆鹿鹿两个人到一边聊去了。

  “啧啧,可怜,可怜。”甄天烨又神神道道的说了两句,轻轻摇了摇头,一脸的悲天悯人。

  阮筠可怜的揉了揉自己的大腿,跌跌撞撞的回了自己的座位,却正对上了云瑶充满恶意的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