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茅山:六阴女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茅山:六阴女道 落花喵 2165 2019.04.01 07:30

  张如宝唯一的利用价值就是可以凭着舅舅的身份去帮张周旭请假。

  张周旭拿起书包如愿地回家,她回到家的时候,见盒子还放在背包里,盖子已经盖上,感应到焦黑女人就在盒子里头,心里才放心了一些。

  “对……不……起,吓到他了。“

  谁知道焦黑女人见张如宝回来,又再次出现,吓得二人都是一震。

  张如宝吓得大喊一声,蹲低身子躲在张周旭的背后。

  “舅,你也太不顶用了,身为张家子孙怎么可以怕鬼?“

  “要不是因为我怕那些东西,我至于混成这样吗?“

  “可是你天生也没什么法力呀!“

  “切!“

  “你没事别出来瞎逛,吓到普通人!“张周旭也只能让焦黑女人自己回盒子里去了。

  “我在……盒子里……闷……“

  张周旭心里咯噔一跳,万一被焦黑女人知道自己准备把她带到宗祠让叔公们把她永久封印起来,那不是会让她反抗?

  “你不是喜欢待在家里吗?“

  张周旭强装镇定,也没有什么底气,现在周一柏不在,以她现在所学只是半桶水,不一定能斗得过同样是六阴之体并且比自己行动更自如的它。

  “你不想我出来吗?“

  “我只是怕你吓到旁人……“

  张如宝按着张周旭的肩膀,感觉到张周旭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还是第一次见张周旭这般怂的模样。

  “你们……是不是……想把……我永远……封……印住?“

  焦黑女人声音透露出一丝哀怨。

  “额……你不想?“

  张周旭感觉自己问了一句废话,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张周旭刚想说什么,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两人一鬼。

  敲门声听起来还挺礼貌,张周旭乐得转移了话题,使了个眼神让张如宝去开门。

  张如宝一打开门,一个头发半百,约莫四五十岁的男人站在门外,礼貌地微笑。

  “你是?“

  “请问这里是周一柏先生和张若柳女士的家吗?“

  人的声音听起来也特别陌生,张周旭赶紧摆了摆手势让焦黑女人回盒子里去。

  “这里是,可是他们人现在不在。“张如宝如实回答。

  “那个……本人有急事相求,你们应该也懂那个吧?“

  “哪个?“

  张如宝一头雾水。

  “就是……作法。“

  那人左左右右看了两眼,凑到张如宝耳边,故意压低声音说,生怕被别人听到。

  “小旭呀,有生意上门!“

  张如宝一听,一副了然的模样,往门里面大喊,生怕张周旭听不见,急得那人缩了缩脖子。

  “爸不在,让他去宗祠找人帮忙吧!“

  张周旭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口来,看一眼就愣神了。

  那人穿着一身舒适的运动服,干净整洁,斯斯文文,客客气气的,脸上笑容也是得体清爽,可是眉心乌黑发红,身上还透着晦气。

  “怎么称呼,先生?“

  张周旭觉得这人有些奇怪,把张如宝往屋子里面带了进去,自己跟张如宝调换了位置。

  “我姓黎。“

  “黎先生,你找我爸妈是要解决什么事情?

  “请问我可以进去说吗?“

  黎先生沉思了片刻,犹豫着问,似乎有难言之隐。

  “这样吧……我还是带你去宗祠。“

  张周旭心想着这人一身晦气,一看就要倒大霉的样子,万一再凑上来跟一个六阴之体,一个前六阴之体共处一室,只怕是要当场送命,想到找宗祠的叔公帮忙,正要领路,被张如宝一把抓住肩膀。

  “我也去,我可不要跟那只东西单独呆一起。“

  “行,那你把那盒子一起带上。“

  张周旭白了他一眼,突然想起自己正好可以把寿盒里那个女鬼一起解决了。

  “好,不过你拿着。“

  张如宝讨价还价,也在给自己打小算盘。

  “赶快去拿!“

  张周旭懒得跟他废话,赶紧打发他去拿寿盒,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她不想在外人面前说太多。

  黎先生也不多说什么,默默听从张周旭的安排,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黎先生,你眉心乌黑发红,恐怕有血光之灾啊!“

  张周旭、张如宝跟黎先生一路无话,眼看就快到宗祠了,张周旭只好先搭个话,大概了解一下情况。

  “嗯,我猜到了。“

  “黎先生,你看着不像是会信这些的人。“

  “我也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因为这种事情来找你爸妈帮忙。“

  “你是我爸妈的朋友?“

  黎先生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让张周旭觉得很奇怪,可是也不好追问。

  “唉,可惜他们都刚好不在家。“

  说着说着,张周旭又掏出手机反复确认一下来电和信息,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

  宗祠的门突然毫无预兆的从里往外打开,七叔公拄着个拐杖从里面出来,看到张周旭和张如宝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哼。

  “七叔公。“

  张周旭和张如宝习惯了不跟叔公们计较,选择性忽略一些叔公们不礼貌的行为,依然礼貌地叫人。

  “这谁呀?“

  七叔公年轻的时候出任务弄伤了腰腿,自此身形佝偻,动作也是慢悠悠的,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得多,也因为当时任务艰巨,后来便得到了成为叔公的殊荣。他一般闲来无事就喜欢坐在宗祠喝喝茶,现在正值中午,七叔公估计是准备回家吃饭的。宗祠叔公的排辈并不是以年龄来看的,而是以能力来看的,七叔公成为排行最末的叔公,也是最不喜欢张家人的叔公。

  “你自己说说看?“

  叔公这么一问,张周旭也所知不多,只好让黎先生自己说。

  “我老婆前几日过世了,可是我总感觉她还在屋子里头。“

  黎先生左右看了两眼,宗祠建造巷子的深处,这里左右都没有旁人,这才让黎先生放下心理负担,说出自己的事情。

  “第几天?“

  “今天是第七天,我听说传统有头七回魂夜的讲法,我怕……“

  七叔公唯一清亮的双目像一只老鹰盯着猎物一样看着黎先生,让他有些害怕。

  “血光之灾,生死大劫。你老婆……或许当时还有旁人在,她是死于非命?“

  七叔公眼神有些失焦,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算是吧,是车祸。“

  “跟你有关?“

  七叔公的眼神仿佛能穿透灵魂。

  “我?“

  黎先生被七叔公这么犀利一问,整个人连着表情和动作都僵硬了。

  “不,不是你……“

  七叔公又摇了摇头,然后转过身去,又打开了宗祠的大门。

  “进来吧,你可以参观一下……那边是香油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