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茅山:六阴女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茅山:六阴女道 落花喵 2259 2019.04.07 17:30

  黎医生有些迟疑,俯下身子一看,那东西竟然像是一个盒子。

  “我先把那袋面粉拿出来。“

  黎医生托起那袋面粉有些费力,抬出来后随意放到一边,便弯腰伸进去柜子深处摸索。

  只见黎医生身子收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平淡无奇的木盒子。

  “这是什么盒子?“

  看了一圈,这盒子竟然像是四面封死的,不知道怎样才能将它打开。

  “我先关火。“

  黎医生突然闻到一股焦香,立马精神紧张地站起来,麻利把火关掉,这才打开锅盖看看自己的牛排。

  黎医生小心翼翼地把牛排翻过来看,表面已经有些焦了。

  “哎呀,焦了……“

  “黎医生,你这盒子很奇怪呀!“

  “第一次下厨就搞砸了,她会不会不爱吃……“

  “不如我们把它劈开看看吧!“

  张周旭明显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盒子上,而黎医生只关心他的牛排,二人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现在不是研究盒子的时候……“

  黎医生拯救完牛排,带着点埋怨的口吻,因为他有点怪责张周旭让他把盒子拿出来,本来他的牛排可以不用焦的。

  “我摇了一下,里面好像是个球,还挺沉的。“

  张周旭好奇心一上来,忍都忍不住,想立刻就把盒子锯了,可惜就是没有称手的工具。

  黎医生发现张周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也没再管她,专心弄好牛排的卖相。

  没有柠檬,就拿即食沙拉里的一小撮水果和生菜碎作个伴碟,然后将剩在锅里的黑椒汁淋在牛排上,再撒上已经磨碎好的罗勒香料,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

  “鸦丽,你的榔头呢?“

  张周旭苦思了一会,脑中搜索了一遍自己带来的道具,最后想起鸦丽曾经拿过一个大榔头,那应该是有人烧过给她的,是可以让她随时召唤出来的武器,用来砸开这个木盒也还算合适。

  “嗯?“

  鸦丽拖着榔头狐疑地走到张周旭的身后,那榔头是木制的,看样子很沉,所以鸦丽总是拖着它走,与它清秀的样子形成一个突兀的对比。

  “鸦丽,来试试砸开它!“

  张周旭把盒子拿到屋子中间,一块比较开阔的地方,两眼放光地看着盒子。

  鸦丽听话地抡起大榔头,重重敲到盒子上。

  第一下,没什么变化;

  第二下,没什么变化;

  第三下还是没什么变化……

  “榔头两面平,没有尖的地方,可能不好砸烂它……“

  “早说,那我就换一个!“

  鸦丽说罢手上的榔头一变,变成一个木镐,尖长的头部像个爪子一样锋锐。

  “我看这个行,怎么会有人给你烧这种工具?“

  张周旭不禁好奇。

  “我也不记得了,我除了榔头和木镐,还有木刀、木剑、木爪……“

  “嗯……好吧,你先砸。“

  张周旭知道问鸦丽也问不出什么,只想快点把盒子砸了,因为时间快不太够用了。

  “小旭,这牛排要放哪?“

  黎医生捣鼓完牛排突然很为自己自豪,终于开始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医院里的女同事平时做个饭都要发朋友圈,他自己也是第一次给自己的牛排拍了张照片,就差发朋友圈了,是因为突然想到现在好像不同平日,得先解决当前的危机,于是他又一次想跟张周旭确认一下自己该干什么,牛排怎么处置……

  “放那边茶几上吧!“

  张周旭也没怎么在意,指了指茶几上那个作法的坛,随口应了黎医生。

  鸦丽抡起木镐,狠狠砸到盒子的中部,不知道是因为前面已经砸得差不多,还是木镐才有用,盒子中部被木镐砸穿了一个洞,可木镐砸到一个圆圆硬硬的东西上面,就砸不下去了。

  “这是什么?玻璃球?“

  张周旭举起右手让鸦丽停止砸,立刻走过去把盒子里的东西掏出来。

  那玻璃球被木镐敲出了很多自小的裂痕,玻璃球中央有一个小小红红的珠子。

  “黎医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黎医生突然变得特别讲究,不断地搬动牛排碟子的位置,左看看右看看地欣赏,想让牛排在茶几上更好看,突然被张周旭问道反而有些迟疑,转过看了那玻璃球,只觉得十分陌生。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可能是我老婆买的吧……“

  “可我有种预感,这东西可能跟你们无关……“

  张周旭其实第一眼就知道这不是一颗珠子,而是一滴血,不知道是谁的血,可是应该是属于一个男人的,气息与黎医生的不一样。

  “我有一个可怕的猜测……“

  张周旭突然表情变得凝重。

  “怎么了?“

  黎医生见张周旭这副表情也是如临大敌,吓得脸色也变青了。

  “鸦丽,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我有一点模糊的感应,可是不敢确定。“

  “是不是有恶心的感觉?“

  鸦丽震惊地看着张周旭,不住点头。

  “大概是一种诅咒……可是我不太清楚他诅咒的是什么,也不清楚目标是你还是你老婆。“

  “那……怎么办?“

  “没事,我觉得他在你家应该放了不止一个这种玻璃球,一般这种诅咒会摆成一个阵,只要知道玻璃球摆的是什么阵,我就能大概猜到他诅咒的是什么,诅咒的又是谁……“

  “可是……天快要黑了。“

  黎医生看着落地玻璃窗外的天空,已经慢慢变暗了。

  “我总觉得这个玻璃球诅咒与你老婆的死有关,必须在你老婆回魂前搞清楚这个阵。鸦丽,你能感应到吗?我们赶紧一起来找一下。“

  张周旭整个人变得认真严肃起来,诅咒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下诅咒的人一定是一个道者,而且是比张周旭强的道者,她指挥着鸦丽,每一个角落地搜索。

  “我在主卧的床底找到一个,梳妆台柜子里找到一个。“

  张周旭从主卧出来,手中拿着两个与之前找到的木盒子一模一样的盒子,紧张地询问鸦丽的情况。

  “我在厕所的抽水箱里找到一个,酒柜里头被几支酒挡住的地方也有一个。“

  鸦丽也发现了两个,向张周旭报告,可是她没有把盒子拿出来。

  张周旭一一拿出来查看,果然都是这种封死的木盒子,被鸦丽用木镐敲开口,都是血珠玻璃球,其中在主卧房间和梳妆台里找到的血珠玻璃球上更是有隐隐约约的金色线纹路,像是阵法的图案。

  “主卧是法阵的阵眼,那个人的目标是你老婆,其实你们这家宅的风水本就不利于夫妻感情,他还想让你们夫妻不和,让你老婆更容易发生婚外情。“

  “难道是David?“

  张周旭回忆起在电视机里看见的那个迷人的二十岁男人,实在没办法想象这么一个外表优秀的男人还会动歪心思去勾引一个有夫之妇……

  

举报

作者感言

落花喵

落花喵

两更结束~谢谢喜欢这本书的书友们,喵!

2019-04-07 17: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