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真不是狐狸精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柳姐我有一计4/4【求追读】

我真不是狐狸精 孤本无意逐鹿 1 23 21132023.01.03 00:08

  “柳,柳姐……”

  在她反思的时候,乌鸦果断的怂了,正要开口,柳亭却笑容恐怖的抬起头:“你说的那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康安啊?”

  啊这。

  乌鸦犹豫片刻,点头,嘴脸讨好的道:“当然是他,对于柳姐在意的,鸦鸦我向来都是两只眼睛二十四小时站岗的,丝毫不敢懈怠!”

  “这样啊……”

  柳亭却没有就此放过它,下一刻,乌鸦身形陡然间被转换,鸟脖被她抓在手中,捏的舌头都吐出来了。

  “我是不是说了,不用盯他。”

  柳亭手背上青筋暴起:“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是不是真以为太一派你来,我就不敢杀你了?”

  鸦鸦我啊,

  今天怕是要死掉了呢。

  乌鸦的脸上就透出这么一个讯息,被捏的眼珠子都快凸起来了。

  少顷以后,柳亭终于松开手,把它像是扔垃圾一样扔在了地上,而后高跟鞋轻踩住它的鸟爪,笑声道:“喜欢说,那就说吧,让我再听听你的俏皮话。”

  “……斯,哈。”

  乌鸦躺在地上歇了一会,才笑声艰难的道:“虽然很粗暴,很没有人性,但想到是柳姐你疼疼疼疼——”

  感受到高跟鞋的力度以后,它不敢再皮了,老老实实的把那些目睹到的一切都说出来。

  包括但不限于:

  狐狸绕圈跑、狐狸嘤嘤叫、狐狸啃骨头棒子、狐狸中午干了三大碗饭、狐狸晚上给他小姨打了电话,聊了十几分钟。

  说的无比详尽,且用词生动——很难想象它是一只没有上过学的乌鸦,几件普通的事情,用文字描述出来再枯燥不过,它却说的很形象,很有趣味。

  柳亭静静的听了一会。

  脚上的力度也不经意间放轻了。

  直到乌鸦缓了口气,然后用很奸诈的语气接着道:“柳姐,我有一计,可保那孩子回到伱身边。”

  “?”

  柳亭下意识低头,随即又冷了脸,虽然不知道它要说什么,但应该不是什么好屁。

  “那孩子既然偷偷给他小姨打了电话,那就违反了监护法的规定,柳姐只需要一封匿名举报信,管叫那审查变心,使那孩子拱手来投!”乌鸦说完还嘿嘿冷笑了两声。

  很有大反派的那种感觉。

  这个计划其实可行性还是有的,可是柳亭却冷脸低头,反问一句:“我想拿他的监护权,用得着这种手段?”

  “……”

  乌鸦乖乖闭上了鸟嘴。

  说的好像她的手段多么光明一样,它敢用自己的雀雀保证,柳亭如果出手,那手段绝对比它还肮脏。

  坏女人是这样子的啦。

  它在心里安慰自己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然后就听柳亭忽然认真道:“再说一遍,以后不需要再盯着他了。”

  嗯?

  这么认真?是要放弃了?

  乌鸦犹如见了什么离天下之大谱一般的抬头看她,却只能望见柳亭嘴角的一抹冷笑:“他既然愚蠢的跟他小姨一样,我也懒得阻止他,总有一天他会求到我头上。”

  这是要放长线钓狐狸啊。

  但乌鸦心里的意外还是不减,要知道柳亭一直以来的作风堪称残暴,绝不存在什么耐心,一直到那孩子的出现以后才出现了许多例外。

  不管她是嘴硬,心里放弃了。

  还是说真要下大棋,乌鸦都由衷的觉得那孩子很了不起。

  “说起这個,他小姨真进灵泷秘境了,估计也是穷疯了,不过她的运气是真不好啊。”

  说着,

  乌鸦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去年不进,今年进,这不是恰好赶上了吗?柳姐,我又有一计……嘶哈,轻点——”

  柳亭脚上力度不减,

  但笑容却愈发残虐起来:“你是真不听我讲话啊,黑鸦。”

  “我怎么知道柳姐你真开始玩起深情流了嘛!”乌鸦用一副是你变了的口吻。

  “嗯?”

  “咳咳,就是大棋,大棋的意思!”

  “哼。”

  柳亭最终挪开了脚,随即冷冷的撇了他一眼:“如果想死,那你就尽可以试试,为了拉拢山海的那群妖怪,太一废了多少心力你比我清楚,它们也不是傻子,能被你当刀使,还是说……你拿我当傻子?”

  “柳姐,你是了解我的。”乌鸦说着抬起脑袋,露出黝黑的双眼:“我心里对你白茫茫一片的尊敬,我是只认你不认太一的,你让我死我都愿意!”

  ?

  柳亭望着它:“那你现在去死。”

  “鸦鸦我不活了!”乌鸦一头撞在琴角上,随后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在地上,吐着舌头一副要嗝屁的样子。

  傻哔。

  柳亭难得的在心里爆了句粗口,然后便径直转身:“时间差不多的时候过来拿东西,除此之外,你平时最好有多远死多远。”

  无情的女人。

  待她离开以后,乌鸦才翻身跳了起来,目光凝视向天空——今天,临幸哪家的黄花大闺鸟比较好呢?

  ……………

  救助中心,小姨不在的第一天,康安想她,想她,还是想她,一直想到中午食欲不佳,只草草的吃了两碗饭。

  到了下午的交际时间。

  他望见那些小姐姐如花般的面容也失去了欲望,不再想要揩油,只想自己一只狐狸安静的待一会。

  这种人类称之为贤者的时间,显然很适合用来做一些事情——比如给黄鼠狼挑选名字。

  前几天太浮躁,那样不好。

  一直到现在他才用一种考究的老父亲的严谨之心,去做这道选择填空题。

  黄花花?

  太土气。

  黄小明?

  谐音梗不可取。

  黄天在上?

  很符合90后家长的起名风格,但这名太大,黄鼠狼它拿捏不住,其实还是黄花花更适合她。

  想到最后,康安感觉自己头发都想掉了几根,最终还是没有取一个能让他自己满意的名字。

  等等!

  他又不是给自己起名字!为什么要他自己满意?瞬间顿悟的康安出门借了个手机,随即便给还在学校里坐牢的黄鼠狼打了个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是学校的老师。

  听到他要找黄鼠狼,对方表示黄鼠狼正在食堂兼职打工,现在去找要让他等几分钟。

  食堂打工……

  康安想象着一只黄鼠狼,边打饭边监守自盗的样子。

  ———————————

  ps:取名困难症,现正式向广大读者征集某鼬的名字,希望大家踊跃发挥自己的才思,发挥不出就惩罚一张月票,望自觉,莫辜负,谢谢。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作者感言

孤本无意逐鹿

孤本无意逐鹿

推荐一本朋友的书,近期非常好看的一本轻小说,成绩也非常好,简介如下:
  德鲁比、灰太狼、米老鼠、汤姆和杰瑞、海绵宝宝……
  我系统的奖池,好像有点奇怪?

2023-01-03 00: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