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的奇葩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我的奇葩婚姻 墨陌不得语 2182 2020.03.12 16:33

  吃完饺子出门,外面正下着毛毛细雨。这个城市就是这样,总是雨天多。饺子店的老板看我在门口发了一会儿呆,热心到:“外面下着雨呢,我拿把伞给你吧。”

  “不用了,雨也不大,我走啦!”

  这样的天气格外寒冷,大街上不少人一路小跑似乎想赶紧回家躲避。细细的雨丝如同无边的烦恼,让人理不出头绪。

  绝望的时候,还是会想到我的家人。

  我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她这些情况。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只有愤怒。

  母亲叹一口气:“跟你以前遇到的男孩子相比,其实吴宇还不错。”

  这个我承认:“是,他是我遇过最好的男孩子。如果没有这些事的话。”

  母亲的话很简短:“他父母就是这个样子,你也不要想太多。倒是吴宇,你可以在生活中看看,他是被蒙蔽还是存心欺瞒。”

  “恩。”

  顿了一下,母亲的声音里有淡淡的担忧:“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刚刚进门,和吴宇刚刚开始。但是他和父母在一起快30年了。即便他父母有不是,即便这些事他也是被忽悠的,即便最后他知道他父母在骗他,他是不会跟你说实情的。他还是会站在他父母那一边的。俗话说,一起睡了三年草巾,也未必看清丈夫的心。你要真正了解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沉默,觉得好悲观。

  母亲鼓励我:“现在你们刚开始,还是要一切向前看,好好享受新婚生活。在没有了解事情全部之前,不要把气撒在你老公身上。那个饺子馆老板说的没错,吴宇上进心强,也没有什么花花公子的习惯,目前你们欠的钱,很快可以还上。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母亲的话给了我很多温暖和力量,我挂完电话以后,顿时觉得浑身松快了不少。

  母亲也是在很久以后才告诉我说,那天我给她打完电话,其实她有好几天晚上都失眠,睡不着觉,心里在暗暗为我担忧。

  婚后不久迎来了小年,这一天刚好是周末,我和老公睡到10点多还没有起来。迷迷糊糊中,听到老公接到电话:“哦,好,我跟她说。”

  他转过身跟我说:“妈妈问你小年要不要回家里去吃饭?”

  婆婆的节省我是知道的,以前在她那里吃饭,虽说我还是新媳妇,四五个人吃三四个菜,量也不多,荤菜较少。为这个,他家附近邻居偶尔来串门子,都感觉是故意来笑话我们一样的:“新媳妇第一次上门,就吃这样的菜啊?还有这些缺角的盘子,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家里办了喜事,怎么好的盘子,整套的碗都不见一个?”

  天气这么冷,我也着实不想爬起来,于是就跟老公说:“不如叫爸爸妈妈来我们新房过小年夜吧,我一会儿去买点菜。反正中午我们自己也是要吃饭的。”

  老公也很体贴:“那我跟你一起去。”

  我们买了虾,买了牛肉和排骨,买了一些其他我喜欢的蔬菜,兴冲冲很愉快地吃完了中饭。第一次下厨给家人做饭,这种感觉非常幸福。

  撒茹珠是吃完午饭就来了,时间比较早,我和老公还在房间里睡午觉。她来了以后,我们也不好意思继续睡,于是陪着她在客厅里看电视。

  撒茹珠脸色依然一如既往地不好看,永远你欠她几百万一样。这第一次到媳妇家,空着手就来了,也没有敲门,直接拿着吴宇给她的钥匙开了门就进来。进来以后没有和我打招呼,我叫了一声妈,她看也不看我,也不回应,就像领导视察一样从客厅到餐桌到后面的厨房都看了个遍,然后指着餐桌上我们吃剩的菜和零食说:“不吃的东西,要收起来,不要放到桌子上。”

  我已经有点不悦了,碍着老公在场,我没法做,自己收拾了。

  又看了一眼我们放了一些杂物,还没收拾出来的书房,说到:“这里面乱七八糟的,收拾一下。”

  这回我就没有起身,也没有看她,直接对老公说:“听到没,让你收拾房间呢。”

  老公盯着电视看一个球赛,估计压根没发现我和他妈妈已经有了点火药味了,理都没理我。然后我对婆婆说:“妈,你看吴宇,他都不想动。”

  撒茹珠嘴角抽了几下,不做声,也没说帮我们收拾,嘴里说着晕车,就去睡觉了。

  中间撒茹珠起来上厕所,差点摔一跤。原因是那天有双拖鞋在厨房里我做菜的时候,搞脏了一点点,吃完饭我就刷了鞋。因为外面有点雨,就放在后阳台底下晒。撒茹珠年纪大了,估计眼神不好,上完厕所出来,想检查阳台的卫生工作,就踩到了拖鞋。

  这一下,她终于抓到了小辫子,大声说:“绮墨你鞋子怎么乱放?放到阳台这里是想摔死我吗?做个女人怎么什么活都做不好?快放回鞋架上去。”

  在这里,我觉得我首先有必要对撒茹珠这个人再做一点补充。虽然我进门时间不长,但是撒茹珠在家庭事务上有多能干我是知道的。这个女人没有带过孩子,据她自己说,两个孩子都是叫别人带的。第二个孩子一直给别人带到上初中了才接回来。平时公公和老公小叔子不在家吃饭,她只要管自己就可以。有客人的情况下,是公公掌勺做饭。家里的卫生情况一般,经常阳台上灰尘遍布。至于洗衣服,家里有台破旧的洗衣机,我是亲眼见过她把内裤丢进去的。而且小儿子每次回家,只要带了脏衣服回来,必然会被一顿呵斥,理由是你要上班,我也有我的事,不要把衣服带回来给我洗,你自己洗。

  新房乔迁那天,家里两桌客人,买菜洗菜做菜全是公公。婆婆吃完饭,木头桩子一样坐在喝酒的男人那桌听别人说话,旁边几个长辈站着,商量着我们的婚事,她既没有让座,也没有招呼客人。那天晚上,客人吃完饭以后的茶水点心,全是我一个人忙前忙后张罗,烧水、倒茶、添茶,招呼女眷,和她们唠家常。

  就这么一个人,仗着比我多吃了几年饭,竟然想在我脸上摆谱?可不可笑?

  我没吭声,打算当做没听到。这还是看在老公的面子上,可这时吴宇突然跳起来,大声道:“就是就是,你看看你,什么事都干不好,天天在家看电视,鞋子也乱放,害得我妈那么大年纪差点摔一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