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的奇葩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我的奇葩婚姻 墨陌不得语 2158 2020.03.31 11:12

  妈妈本来是准备提前回家的,但因为宝宝的满月酒马上就要进行了,因此她陪同我一起回了公公婆婆家。因为老公再三说,公公吴宫景说他们想带孙女,已经在家里准备好了。

  我感觉,通过和我公公婆婆打交道的这段时间,妈妈其实并不想和我的公公婆婆同在一个屋檐下。但因为宝宝的满月酒她并不想错过,所以还是勉为其难住到了公婆家。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远远地看着吴宫景和撒如珠站在楼下,一副迎接贵宾的架势。吴宫景最开始过来把我手里的宝宝接走,剩下老公和两个妈妈负责搬运东西。到了屋子里,宝宝放开声大哭,我又急急忙忙拿奶瓶过来泡母乳,吴宫景有些手足无措,大概也是很少面对这样的奶娃娃。撒如珠眼见着我拿奶瓶加热冰块裹好的母乳,立时又开始了兴师问罪:“你怎么这样子喂奶?直接给她吸不就好了?”

  说起这个问题,也是我心里的一个痛楚。在月子中心的时候,因为宝宝喝到的第一口奶是奶瓶泡好的奶粉,那时候我还没有开奶,总有几天是宝宝需要喝奶粉过渡。等到有了奶水,大概宝宝吸奶需要太大的力气,总是吸不饱,又累,这娃天生的鬼灵精,就不吃母乳,非要吃奶嘴。一让她吃,就哭得满脸通红,撕心裂肺,死活不肯吃。奶嘴一放进去,全世界都安静了。

  我也是不忍心宝宝如此,所以惯着她,每天晚上起来,三个小时左右用打奶器打一次奶。虽然比较辛苦,但是也真的没办法看到她的眼泪无动于衷。

  我也问过月子中心的育婴师,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可以让她开始吸母乳,她们的回答都很一致:“就是不让她吸奶瓶呗,她哭就给她亲喂,让她吸母乳。哭的话就让她哭,饿她几天就会吸了。”

  我真的没办法眼见她那样伤心地哭,也没办法眼见她“饿几天”。

  我对妈妈说:“我可以自己坚持一直打奶打到她一周岁,只要我还有奶。我做不到她们说的那个办法。”

  妈妈说,没关系,反正吃奶瓶也可以。看到她哭的那个样子,别说是你,我都不忍心。

  满月酒的头一天,公公婆婆家就来了好多客人,都是老家来的。晚上还算可以,公公买了一些菜亲自下厨招待大家。只是没想到刚落座,那个曾经质问我为什么不去帮婆婆做事的撒如珠的妹妹,我的姨妈,就开腔道:“绮墨啊,你可不要怪我多嘴啊。听说你总是自己不喂宝宝,都是吃的奶瓶。我跟你讲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娘的给宝宝喂母乳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必须一定要让她学会吃奶,这不过就是哭两天饿两顿的事情,你要把她这个坏习惯改过来,我也是为你好。”

  如果场上只有我和她两个人,我会直接怼回去:“那你就是多嘴了。”

  但现在,公公婆婆家的长辈,七大姑八大姨的悉数到场,坐了满满一桌。我只有和妈妈两个人,况且日后还要指望公公婆婆帮忙带孩子,有求于人,少不得要当个聋子。

  我还没有开口,妈妈已经先说了:“我也是看着她喂奶的,要说宝宝会吃妈妈的奶,那是最好,我们也都希望这样。毕竟如果不打奶的话,绮墨自己也很轻松。那不是她当妈的心疼女儿嘛,总觉得见不得她哭,这娃一哭起来满脸通红,有时还会呛到,哄都哄住。。。。。。。。”

  公公吴宫景大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打击我,在我面前立威的机会,立刻打断我妈,疾言厉色到:“那有什么关系,谁还不是这样的过来的。再说了,打奶的话卫生也不好,天天泡奶瓶,洗奶瓶,谁能保证卫生好,没有细菌,就是直接让她自己吃奶,哭就让她哭,饿了几顿自然要吃。。。。。。”

  一个大男人来插嘴这个话题实在让我觉得反感和恶心,我这个人一向是比较坚持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尽管他们一个个地言之凿凿,但我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做法。只不过碍于人多,不好显得太过无礼。

  这时候,坐在妈妈身边的一个年级挺大的长辈忽然开口:“绮墨啊,你给孩子一直喂奶瓶是因为什么原因呢?是孩子不吃,你心疼,还是你也担心以后你上班了,跑回来喂奶麻烦所以给孩子喂奶瓶呢?我听说你是做主持人的,是不是也其实怕会影响你的形象和工作?”

  这个长辈说话声音轻言细语,没有什么摆架子,也没有咄咄逼人,更没有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说的话也很在理。我感激地看向她,也轻声细语地解释到:“不是啊,不管我从事什么工作,在孩子面前我都是妈妈,要是她愿意吃的话,我不会不给她吃的。纯粹是因为孩子小,经常哭,大概奶瓶好吸一点,我就还是按她自己觉得舒服的方式来。”

  我又补充问了一句:“您是吴宇的?”

  她笑道:“我是你婆婆的姐姐,你的孩子叫我应该叫姨婆了。”

  我微笑致意,喊了一声:“姨婆,谢谢您操心,多吃点菜。”

  这边刚落下,我一筷子菜还没吃,那边刚才最先开口的姨妈又开始了喋喋不休,说来说去都是刚才那几句话,什么不该惯着她,就应该吃母乳,你这样做就是不应该云云。公公婆婆大概很乐意看到我被人这样咬住不放的场面,当做没看到。

  既然您当做没看到,那我也当做没看到。我不理她,一句话也不搭腔,连个眼神都不给她。自顾自地和姨婆说话:“姨婆,看您说话,好像对小宝宝的事情很在行,您有几个孩子?孙子多大了?”

  一说起孙子的事,姨婆果然笑容洋溢,拿出手机给我和妈妈看她的孙子:“这是我的孙子,”她指着上面的视频,一个活泼好动在玩滑板车的小男孩跃入眼帘:“今年都10岁了,很活泼,成绩特别好,经常是考前几名的。”

  见我们言笑晏晏,那边姨妈的嗓门越来越高,高到我甚至有点听不清姨婆说话。我理都不理,笑着吃菜,时不时也插空和妈妈轻轻说上几句话。那边的姨妈大概有点急了,伸出手来就准备要来拉扯我的衣裳,引起我的注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