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的奇葩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我的奇葩婚姻 墨陌不得语 2019 2020.03.13 21:14

  妈妈气得火冒三丈:“还有这样做公公婆婆的是吧?当人家是傻子,什么也不提。”

  我有心想解释一下:“可能是我没跟他们说吧,况且吴宇出钱不是一样嘛。”

  妈妈手指点到我的脑门上:“你读书是还有点脑子,生活上的事就是蠢子。这还需要儿媳妇自己开口去争吗?懂事的公婆自己就要给儿子准备好呀。人家不说,他就当不知道?五六十岁的人了,这点礼数都不懂,还要刚进门的儿媳妇自己开口要吗?真有脸。”顿一下:“吴宇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那你公婆的意思就是要你自己出钱送节咯。这都不懂。难怪那么急着年前结婚,就是为了省这几个钱。要是我拖到明年五一,我看他好意思大过年的,让没进门的儿媳妇自己出钱送礼不?”

  一个月不到,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在想,自己当初的选择是不是错的?

  本想告诉吴宇,后来转念一想:还是不说了,告诉他,他估计也好生气,肯定又是他爸妈好穷那一套。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老公的新房好像是他的婚前财产,与我并没有关系。

  如果我要求他加我的名字,究竟有没有用呢?

  我记得我曾经在一档法制节目中采访过几位精英律师,与他们探讨过有关法律的一些问题。不过那一次,我们主要是就某件刑事案件进行分析,没有涉及到新婚姻法。

  我微信给了与我联系最多的一位汪律师,与他说了我的情况。

  “你结婚了?”他很惊讶,“恭喜啊!”

  我谢过他,并对他说:“严格来说还不算,你们法律意义上的结婚应该是指领了结婚证吧。”

  “不不不”,他否认:“其实办了酒就是结了婚,这个叫事实婚姻。”

  “好吧”,我笑:“我又学到了。”

  针对我的情况,他说:“其实男方的婚前财产无论加不加名对你来说都差不多,没有多大区别。如果真的离婚,房子还是他的。至于婚后还贷的部分,即便不加你的名字,也是你们共同的。”

  “那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这个房子在离婚的时候,一定有我的一半?”

  他顿了一下,反问:“我印象中你不是这样的呀,你很少计较吧?何况以你个人的经济实力,买那样一套房付个首付不成问题的吧?”

  “是啊,原本我也不想计较”。我抬头看看天,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蓝天、白云、阳光。“但是说实话,我老公是从事金融行业的,他很多事,感觉没有对我说实话。我很不放心,总觉得我似乎需要一点东西来保障这段感情。”

  “所以你,一直还没有领证,是这个原因?他让你没有安全感了吗?”

  我说:“是”。

  “啊,是这样。”汪律师感叹一声:“那你当时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呢?”

  我苦笑:“那时候觉得,他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男孩子,自信幽默聪明有风度,没有人有他这么好。”说起这些,内心开始渐渐酸涩:“只是,后来感觉,他很多事情上骗了我,所以我现在犹豫了。”

  说完这些,想起还是要解决关键问题,又问:“那汪律师,按您的专业角度来说,您觉得我是自己现在买一套房更好还是让他承诺房子有我一半更好?”

  汪律师不紧不慢:“让他承诺房子有你一半,法律层面需要你们去做财产公证,要到法院的公证处去。但这样一来,其实很伤夫妻感情,毕竟你们刚结婚,就已经先想到离婚了。如果是你另外买一套房子,我觉得也没有必要,毕竟你们已经有住房了。何况虽然你们没有领证,但你们已经摆了喜酒,如果真有一天对簿公堂,人家可以说你们已经是事实婚姻,你现在买的房应当视为夫妻共同财产,那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如此绝望吗?我在心里暗暗问自己。

  汪律师说:“其实我觉得,如果你觉得他没有给你安全感,你不应该和他办喜酒,也不要那么快嫁给他。而不是嫁给了他以后,又再来想要房子做保障。婚姻里,夫妻关系一旦破裂,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保障你。既然你们已经摆了喜酒,不如早点领证,真的,绮墨,不领证,其实对女方更为不利。”

  要不是这家伙确实跟我认识多年,我真的要怀疑,他是我老公派来潜伏在我身边的“奸细”。

  “你不是从事法律工作的嘛”,我有点埋怨:“怎么讲起话来一点都不像。”

  “咳咳咳。。。。。”,汪律师呛住:“我受理过很多离婚案件,看过的离婚场面很多。看得越多,希望离婚的人越少,也希望夫妻一场,不要总是心存芥蒂,互相算计。如果觉得不好,一开始就不要踏入婚姻。如果踏入了,不论对错,都尽量努力完善修补,互相磨合,平平稳稳走完这一生。我是法律工作者,但我不希望用冷冰冰的法律去衡量感情的重量。法不外乎人情,既然你步入了婚姻,多用感情思考问题。”

  挂完电话,我索性躺在草坪上,晒了一下午的太阳。

  晚上回到家,我想了想,还是有点不甘心。我想试探一下,吴宇对我,到底是否有真感情?

  “老公,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有没有想过在房产证上加我的名字啊?”

  “怎么忽然问我这个啊?”

  “就是觉得,你从来没跟我提过这件事啊。我朋友的老公,结婚前就加名了。”

  “还是不要加吧。万一以后要买二套房,还要加税。”

  “如果我一定要加呢?”

  吴宇看了我一会儿,想一想,说到:“那也可以,不过要办一些手续,会有些慢。”

  我追问:“有些慢是多久?三个月、五个月还是一年两年?”

  他说:“我明天去问一下。”

  躺下的时候,面对老公的抚摸,我推开了。我知道,他的种种逃避,已经说明了,他不会加我的名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