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的奇葩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我的奇葩婚姻 墨陌不得语 2124 2020.03.24 11:56

  眼看我就要临盆了,在单位请了产假,母亲很快过来新房陪我。

  母亲的到来让我充满信心,心情也很快乐。白天和母亲一起去买菜,散步,聊天。晚上吴宇加班,都是母亲陪伴的比较多。

  到了预产期那一天,母亲建议我立刻去医院待产。

  当时的我没有任何感觉,总觉得似乎没有那么快。到了医院,哪里有像在家里那么舒服?我有点拖着不想走,母亲很担忧地说:“去医院虽然没有家里舒服,但毕竟更安全。何况有妈妈陪着你。”

  就这样,我和妈妈、老公到了医院。老公打了无数个电话,想找妇产科的医生,比较熟的那种。医院当时在搬迁,到处乱糟糟的,真是让我看了心里也跟着乱了。后来老公还是找了月子中心,请她们帮忙找个好点的医生。月子中心的服务确实很好,很快老公就联系好了让人放心的医生。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晚上有人约老公吃饭,老公倒也体贴,一开始拒绝,说自己陪老婆和两个妈妈,拖家带口的不方便。不过对方认识我,和老公也很熟悉,所以再三说没有关系,选的是吃自助餐的餐厅,大家可以一起来。

  一进餐厅,婆婆就往位置上一坐,又说是晕车。我就奇了怪了,酒店到这里只有20分钟的车程,她都说晕车。平时回老家两个多小时坑坑洼洼坐班车颠簸,怎么她都乐此不疲呢?因为我母亲也是经常晕车,平时都不大爱出门。不是因为我的原因,她也不会这么远来这里。所以我关切问到妈妈:“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妈妈虽脸上有疲倦之色,仍然摇摇手说:“没事。”

  我和妈妈拿了餐具,就开始去自助区取菜和点心。回来以后,就见老公的面前像是堆了一座小山,他把面条、基围虾、煎鸡蛋和一些青菜堆到婆婆面前说:“来,妈,我给你打了,你多吃点。”

  他的眼里只有他的这个妈妈,对我和我的母亲视而不见。一整个晚上他都不断地帮着撒如珠取菜,夹菜,好比今天要生孩子的人是她。

  一旁请他吃饭的兄弟老婆,看见我的眼神,又看看殷勤给他母亲夹菜的吴宇,神秘一笑。

  孩子还没有动静,吴宇有些担心。吃完饭,吴宇就说:“要不我们走路回去吧,多走,生的时候好生。”

  我们走了半个多小时到了酒店,我和吴宇聊天到11点多,才慢慢睡去。

  凌晨2点多,我隐隐觉得肚子有点痛,但又不是特别痛那种。一会醒一会眯眼睡,过一会儿,就像是来大姨妈时的痛经。虽然我从来没有过痛经的感受,但也见过被痛经折磨得直不起腰的姑娘。所以这会的感觉特别像是腰酸背痛肚子不舒服的状态。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好一阵,我一看才凌晨3点多,想着目前的疼痛还算是能忍受,这大半夜的就还是暂时不惊动大家了。

  凌晨4点多,我起来上厕所,对吴宇说:“老公,我有点肚子痛。”

  吴宇一个翻身坐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我:“不会是要生了吧?需不需要马上去医院?”

  我想一下,问他:“昨天联系的那个医生,她怎么说的?”

  “那个医生也姓吴,她说她是按正常时间上班的。医院虽说在搬迁,但妇产科是24小时有人值班的,如果你要进产房了,就联系她。”

  我停顿一下,说:“那再等等吧,等天亮了我们再去。现在的痛还好,还可以忍受的。”

  到了早上6点多,我总有想拉屎又拉不出的感觉。到厕所再蹲了一下,起来就看到内裤上有血迹,粉红色的,淡淡的。我走出去对老公说:“老公,我见红了。”

  老公立刻紧张起来,跑到隔壁房间敲门,硬邦邦甩下一句话:“快起来,马上去医院。”估计两位妈妈还处于懵逼状态,一下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婆婆自己就转身倒回床上,嘴里嘟囔道:“别听他的,这才几点钟就去医院?我要再睡一会。”

  妈妈犹豫了一会儿,像是明白了什么,问到:“吴宇,是不是绮墨她有什么动静了?”边说妈妈边来到我们的房间看情况。吴宇一边收拾了下东西,一边说:“是的,她见红了,必须马上去医院。”

  医院就在附近,我还能自己走路,就是肚子疼。妈妈和吴宇搀着我走到了医院,到医院的时间是早上的6点30,值班的医生让我们填单子,交钱,安排检查。虽说时间早,然而一大早妇产科就已经在排队,做胎心监测,我前面还有好几个人。于是自己就坐在冰冷硬邦邦的医院椅子上,自己心里也是格外地害怕。等到我进了检查室做胎心监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太早了,宝宝在妈妈肚子里还在睡觉的原因,有心跳却没有胎动。医生替我做了检查,已经开了四指。她说:“你这个情况随时可以进产房了。不过还是等会再做下胎监看看。”

  于是又重新排队等候,这个时候阵痛已经越来越剧烈了。痛意袭来的时候,真的在医院的床上冷汗直流,浑身发颤。等熬过几分钟,能得片刻的安宁。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己做检查,感觉每一分钟都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中间老公进来了,问我有没有带银行卡,我说带了。老公说要去缴费,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却因为疼痛难忍无力争辩什么,就让他自己拿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听见医生叫我的名字去做胎心监测。这次终于有动静了,胎动正常。老公联系的那个医生这个时候也进来了,她自我介绍一下,我艰难跟她扯出笑容打了招呼,医生说了些宽慰我的话。妈妈进来以后,医生把手指伸进我身体里,疼得我当场尖叫不已。这位姓吴的医生倒像是我大惊小怪似的说到:“这就受不了了?那一会儿你有的受了。你这个情况如果是顺产的话,怕是要打无痛了。”说完对其他在场的医护人员吩咐到:“马上快开五指了,直接送进产房!”

  这句话对其他的医生护士来说是一道命令,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一道命令,它让我的心立刻就揪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