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我的奇葩婚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我的奇葩婚姻 墨陌不得语 2002 2020.03.18 20:48

  晚上和老公躺在一起的时候,老公忽然问我:“绮墨,你坐月子的时候,不如去坐月子中心吧。”

  说实话,前段时间,我有个同事就是去月子中心做的月子。据她说,非常满意,月子里吃得好睡得好,人也轻松。宝宝也带得很好。我一问价格,是3万多,顿时也有点犹豫,不晓得老公会不会同意去月子中心。

  这次老公主动提起,我心里是高兴的,问他:“你怎么忽然想让我去月子中心坐月子呢?”

  老公倒也坦诚:‘’我同事好多人,老婆坐月子没做好,引发很多家庭矛盾。尤其是婆媳关系僵化。我妈。。。。。。我担心她做不好,回头你月子做不好埋怨她,导致家里矛盾多,你和她都不高兴。如果能用钱解决的问题,我们尽量不要搞得那么复杂。”

  我特别赞成他的这个做法,对他说:“同事也是在月子中心做的月子,据说是挺好的。”

  老公问:“她在哪家月子中心?”

  “在皇家宝贝。”

  老公继续说道:“回头我去比较一下吧。我有个朋友是在天云月子中心坐的月子,据说他还有熟人。比较好了再定吧。”

  在婆婆家吃饭的时候,婆婆忽然问我:“回头你坐月子在哪里做?”

  我想了想,没有马上回答,问到:“您觉得呢?”

  婆婆没有说话,又反问:“你们孩子放在哪里带?”

  关于这个问题,之前吴宫景特意打电话问过我,准备孩子交给谁带?我家是外地的,母亲坐车又晕车。所以我当下就说:“我当然希望由爷爷奶奶带啊,毕竟我家里离得远。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管,我也只好让孩子放到我娘家去。”

  当时,吴宫景话说的特别好:“当然由我们来带咯。”

  所以现在撒茹珠突然问这个,我是有点诧异的,当即问到:“爸爸跟我说过的呀,当然是你们来带咯。”

  撒茹珠面色抽动,像是受到了惊吓:“我都这么多年没带了,我怎么会带小孩?”

  我反问:“这个话,我怀孕之前您为什么不说呢?怀孩子之前,您不是说想带孙子的吗?”

  她没想到我会反驳,还在解释:“我没经验啊,不会带。”

  我没吭声。

  她又问:“那你月子是怎么坐呢?”

  我说:“吴宇说,我们去月子中心。”

  她马上说出自己的如意算盘:“那多贵啊。那么多钱,不如请个月嫂,放到家里帮忙带小孩啊。”

  我反问:“请月嫂是你出钱吗?”

  她不吭声了。

  我干脆到:“是你出钱,随便你要请月嫂都可以。是我出钱,那我想去月子中心,您也无权干涉。”过一会儿,我又说到:“我单位里,去月子中心的宝妈不少,人家可都是婆婆出钱。月子中心出来以后,都是婆婆带孩子。”

  回到家,我心里有点不放心,问吴宇:“你确定你爸妈等我们月子中心出来以后,会带小孩吗?”

  吴宇拍着胸脯说:“当然啦,我们家的后代,他们不带谁带?你放心,我爸说了,就给爷爷奶奶带的。”

  如果,我在那个时候,能够多留一点心眼,日后会少受好多罪。

  只是,吴宇在我怀孕以来,虽然也有小错,但事后也都自责,并有弥补。特别是为了我和撒茹珠吵过架,主动安排我去月子中心,都让我觉得很有安全感。所以,他此刻如此肯定,我是相信的。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我开始经常在网上购买生产和宝宝所需的很多东西,什么待产包、孕妇服,月子服,月子鞋、奶瓶、尿不湿、进口奶粉、洗澡盆、婴儿床,小宝宝的衣服。。。。。。不买不知道,一卖就发现要买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这几个月就基本是处于买买买的状态中,购物地址都是写的新房。

  有一天在婆婆家吃饭,撒茹珠又问我:“东西都买齐了吗?”

  我有心想看看她的态度,说到:“没买什么,就买了几样我自己用的。”

  “那怎么行?要赶紧买了,一旦生下来就来不及了。”

  “我也没什么经验,不知道要买些什么。”

  婆婆说:“你可以问你单位上,生过孩子的同事啊。”

  我想了一下,又说:“我网上买的东西不多,都寄到我新房里去了。”

  撒茹珠立刻拉下脸:“那不行,你要把那些东西拿到我家里来。在我家里带孩子。”

  我说:“家里房子小,新房空间更大啊。”

  婆婆说:“那不行的,我不去你新房,你去把东西带上来。”

  我看着自己7个多月的肚子,叹一口气,最后挣扎:“东西多,带上来不方便,吴宇经常加班,也没时间。再说,回头孩子肯定老房新房都要住的,所以像尿不湿、奶瓶、婴儿床都是应该两个房子都要准备好一份的。”

  撒茹珠说得理所当然:“何必都要准备,拿几个箱子一装,你要来我家的时候就把箱子搬上来,要回家的时候箱子装好搬回去。”

  我冷笑:“我是没那个力气,到时候还要抱着孩子,箱子谁帮我装,帮我搬呢?您吗?”

  撒茹珠面不改色:“我是不搬得,你叫个出租车好了。”

  我的嗓门也情不自禁高起来:“你知不知道出租车来回一趟200块?我有那个钱,都可以再准备一份了。敢情儿子媳妇的钱不是钱?为了你方便,来一次您家里我得花车费200 是吗?”

  撒茹珠不说话了。吴宫景加入进来,说了一个三岁小孩子都不会相信的理由:“哎呀,你们不要吵了,就是拿箱子装好来,搬来搬去好。小孩子是不能穿新衣服的,我们那时候都作兴穿旧衣服的。旧衣服穿过的,说明没什么问题,穿得好,不能随便穿新衣服的。”

  我最惊讶的不是吴宫景的恶心,我惊讶的是吴宇竟然相信了。

  看着吴宇跑过来一副:“还是我爸最懂”的表情,我冷笑一声,出门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