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江灯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拾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江灯夜 尉迟灯 2183 2020.09.16 14:38

  “以宁,我发现你和每个人都能相处得很好呢。”

  “哈哈,有吗?”

  “是啊,你瞧我,还有林元夜,还有那个叫清鹭的姑娘对吗?”

  “对,是叫做清鹭。元夜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的,感情自然好。清鹭的话……是她本身就好相处呀。”

  “啊,是吗……可之前碰到时她对我爱答不理呢。”

  “别介意。清鹭本身是白凜仙人之徒,难免孤傲一些,认识过后她就不会那样了。”

  “喔,我知道啦。说起来,你今日怎么回来这样晚啊……”

  两人渐行渐远。

  ——————————————————

  四日后。

  “近日一直把你们二人喊过来了解前尘旧事,也不知厌烦了没。”

  白凜仙人还是坐在那石凳上,喝着茶捋胡子。对面坐着林渊扩。

  明明一日可以回顾完的事情,却分成多日,每日一点,这其中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何以宁和年俗世对视一眼,后者发问:“上仙,尊主,为何到一半就停下来了?”

  白凜仙人简短回答道:“因为清鹭传与我了信息。”

  心灵感应吗?

  “难道是那细作……我去将他擒来!”

  林渊扩赶紧起身制止:“哎,年公子!不可莽撞!”

  年俗世头也不回就提着刀飞身像前,片刻便落入林中。

  “这孩子,太过刚直,”白凜仙人也不急,“他这样直接冲出去,哪能找到线索呢?”

  林渊扩道:“那人既然是细作,必定时常与幕后之人联系。我们是顺藤摸瓜,最好传递假消息回去,”说罢他注意到何以宁担忧的深情,“没事的以宁。你先回去吧。最近多加小心。”

  何以宁没多说什么,心中却生出不好的预感。

  那边,年俗世飞身冲进林中。

  而此时埋藏在树上的清鹭一惊,心道:“这人!坏事!”

  年俗世可不知道树上有人对他埋怨良久,只顾着到处跳来跳去,大叫:“出来交代清楚!否则我见你便杀!”

  清鹭一惊,赶忙去探她好不容易靠近一点的细作。藏着岩石后的娇小身躯,似乎正打算逃走。

  不好!

  此番已经让他加强警惕,只怕下次想再遇到更是难上加难。

  清鹭瞬间一念,赶紧从树中飞出,趁前方的年俗世还没反应过来,对准那人背后便是一麻醉针。

  这是师父交予她的,他总是说什么时候便可派上用场。倒果真如此。

  谁料那细作反应也快,他转身的瞬间注意到暗器,赶忙滚到一边,趁对方还未落下转返欲跑。

  谁知就在刚才的那一转身,清鹭看清了那人的模样。

  她瞪大眼睛,手中拉起的弓箭僵持着形状,极其不可思议地冲着细作的背影道:“你……你是……”

  年俗世不管这些,他眼看着清鹭发现那细作,一个猛劲冲上来就准备一刀劈过。

  即便清鹭还未缓过神来,但她看见那一刀,连忙转向年俗世,出箭偏离刀的轨迹。

  细作早已跑开了。

  年俗世怒了:“清鹭姑娘,你这是做什么!让开!”

  清鹭拿弓的手臂垂下去。她拦住想要继续向前的年俗世,皱着眉头转身看着趁机逃远的细作,轻声道:“等一下……她不是……”

  “她不是什么?”年俗世依然有些怒火,但还是耐心地听清鹭说话。

  “不会是她的。我们先回去找林尊主。”最终,清鹭镇定下来,头也不抬,转身向年俗世来的方向走去。

  “什么?你说是徐末儿?”

  林渊扩难以掩饰激动。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细作,竟会是那个姑娘。

  ——————————————————

  翻过了山,众人在宜林边界的小镇上歇息。

  “圆圆啊,之前和你一起出来的那个小丫头呢?”

  “她应该回府了。”

  “喂,她不是一直跟着你吗?”

  “是。但那日走散了。”

  “那你家到底在哪啊?!”

  林元夜终于忍不住了:“亓官沆公子,我们不熟吧。”

  亓官沆一愣,危险的笑容浮上脸庞。他勉强答道:“是不熟,怎么?”

  林元夜也一笑,但不带寒气:“那请你对我尊重一点,可以吗。”

  是陈述的语气。这几日她频频被亓官沆骚扰,又无法决绝出手,难泄心头怒气。

  亓官沆和传言相差无几,仗着自己有些功力和些许跟班,没日没夜地欺辱百姓。一起出行的这几天,他以各种手段欺压了不下百许人,调戏不少姑娘,心中竟还觊觎着自己的小师妹徐末儿。

  “哼,若不是还有亓官衍在,怕是无法无天了。”她心道。

  “尊重吗?可以。”亓官沆又是懒懒散散的跋扈样子,“给我个理由啊。你这几日跟着我们亓官子弟来来回回,我可还没好好查查你的底细。若也是修仙人家……”他突然抵近,两臂撑住,把林元夜堵在歇脚的坐凳上,拉起她一小捋头发缠缠绕绕低声道。

  亓官衍去买吃食了,其余的子弟也到处游散,只有几个人站在远处尴尬不已,不知该看还是不该看。

  林元夜抵触地向后缩,盯着亓官沆,咬紧了牙关。临行时伯父说的话语回荡在她脑海中:“不可冲动,切勿莽撞。”

  她忍住了:“公子,我就是平常人家的女子。刚才……是小女不敬,还请你原谅。”

  “嗯……”亓官沆满意地站直身子,“早这样不就好?不过你还是赶紧找个途径回去,免得节外生枝。长这么大连家的位置都不知,呵呵。”说完,他又瞅见一个姑娘,大步大步过去了。

  林元夜眼神中透着杀气。他日我定当手刃你,铺盖卷!

  身后传来脚步声,她整理好情绪,转过头去。

  只见亓官衍提着大包小包,略带愁苦地看着她。

  这目光有些缱绻,林元夜本想说话,见了之后却一时开不了口。一立一坐,两人就这样对视良久。

  她想起昨日夜晚,还在山上的时候。

  ————

  快到山下,有一处还算开阔的草地,周围是不大的树林,树林那边有一条河流。

  林元夜悄悄远离了众男子,靠在一棵树上。

  春天已至,夜间能嗅到淡淡的青草香。

  林元夜法术生起小火,往里填枯枝败叶。她正细心分辨各类草木的气味,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气息,很温和,似乎有温度。

  这些天她可不是白待的。嗅到这丝气息,她知道是某人过来了。

  “你……要一直同我们一起吗?”亓官衍走到她身旁,盘腿坐下。

  林元夜继续稍稍往火里添小树枝,不答反问:“亓官公子什么时候开始不用谦称了?”

  亓官衍听她这样说,笑了:“何姑娘不也是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