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网游之黑暗附灵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终于成为真正的铁匠了

网游之黑暗附灵师 给我顶住 3446 2005.07.10 19:31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人砸门的声音吵醒了,我最讨厌别人吵我了,我一边骂着一边爬起来,开门一看,竟然有好几个玩家在那里砸门,都是来修理武器的。看着破的不行的武器,我就响起昨天晚上那些动物的惨叫,虽然距离村子比较远了,但还是听的惊心动魄。亏了动物是很多的,家家户户都开始吃那些破坏农田的动物,吃不下的就做成腊肉。这期间最痛苦的也许就是和尚们和卖肉的。

  由于农田已经被毁的差不多了,刘老头不再卖农具改为专门修理武器了。不过他不打造武器,似乎他曾经有过什么誓言。我在工作的同时不停的偷师刘老头的技艺。转眼间就过了几天,期间来过几个新手也要作铁匠,我们的到来帮我不少忙!由于我是大师兄,所以我可以不用干活了专门偷师老头的技术,可惜好景不长我们都累跑了,最长时间的那个坚持了一天。说真的铁匠真不是人干的活,在炉子旁边要忍受超过50度的高温的烘烤,双手还要不停的抡30斤重的大锤。我这些天受了不少苦,我几乎天天对这炉子,炼矿炉,打铁炉。我整个人被烤的跟龙虾一样。

  第五天的夜里,静了很多,虽然还有陆续的玩家进入游戏世界,但村子已经不如早期的吵闹了,等级有5级战力到了1000的人都跑到别的地方去找更有挑战性的怪物 了。我的战斗力还是那点200都不到,还是1级不过我感到我的收获也不小,因为今天中午的时候在刘老头吃饭的时候我自己偷偷作了成功了一把刀,还不错卖给玩家了,卖了一个银币。现在的状态栏里是学徒级别的铁匠,看来这个游戏没有什么转职的地方,一些东西只要会了状态栏里就会有称号的。

  我关上了门,正要熄炉子的时候被刘老头叫住了。“你跟我这么多天了,有没有什么想法?”我突然的问让我不知所措。“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的意思就是想着个徒弟,以后我也好有个依靠,我的老伴死了,唯一的女儿失踪了,现在就剩我自己了。”

  “师傅!”我像古装电视里拜师一样跪在那里。我知道老头一定会喜欢的。刘老头很激动,欣喜的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声音已经哽咽,“好徒弟,快起来。走跟我喝两杯”看来我还不是运气很坏啊。我吃了这么多天的苦终于能学锻造了。

  游戏中的酒和现实中一样,我开始还不在意,喝了点后感觉有些醉了。刘老头却已经醉了,真不知道他天天喝酒怎么酒量还怎么差。接着他说了一番让我备受鼓舞的话,“你是我见过悟性最好的孩子,同时你也很有毅力,一定能继承我的技术。不应该能超过我,你以后必定能作出神级的武器……”他这天说了很多很多,我就知道他夸我了,这让我对自己很有信心,首先锻造需要的臂力和悟性我都够高,最主要我能吃苦,我还没有看见能想我一样累这么多天还不跑的。再就是刘老头了,他说他曾经好像是个很有名气的铁匠,可惜的是后来变故妻离子散了。

  第二天我的工作改变了,在前些天我已经学会了矿石的精练,还有作为一个铁匠需要掌握的基本技巧,这其实是刘老头故意安排的,前些天是考验我能不能吃苦,还有就是让我学会基本的技巧。今天是我正式成为徒弟的第一天,值得期待的一天,不知道今天可以学到什么。在我起床以后发现刘老头起的比那天都早,已经坐在那里等着我了,我不经老脸一红。

  “师父早.”我是硬着头皮说的这句话。

  “呵呵,我已经20年没有认真的打造兵器了。你一会要看好了我就演示一边。还有要注意我说的话,我说的都是铸造的要点。”说着他拿出了一个大约30斤的黑铁锭,放进的炉子里……

  我努力的记着师傅动作的每一个细节,还有他所叮嘱的话。刘老头的技术果然惊人,一个铁块被拉成了铁条后敲敲打打就变成了一柄寒光霍霍长刀,刀身泛着青光,刀刃森森怕人,刀身隐约的透着细细的不规则纹路,这是一个21层夹层的刀,锋利无比,要是一个普通的铁匠要1个月才能完成。那柄刀是D级别的上位武器,要知道他用的可是普通的铁啊,而且时间够短2个时辰。

  老头对自己的作品也是相当的满意,得意的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回屋休息去了,他年纪不小了,刚刚拿柄刀用了他2个时辰,体力消耗不少。

  我心里对师傅又多了一层敬佩,看来他昨天不是吹牛,师父回屋以后,我又仔细的端详了刀的结构,又仔细的回想了刚刚师傅打造的过程。师傅的铁匠级别是大师级别的,师傅自己唠叨过的。看看自己,系统的提示是学徒级。自己也找块铁锭作把刀玩玩。想着就去找铁锭去了,仓库里的铁还不少,品质也不错,我有点怕浪费,就没有拿品质好的,我找了一个发红的铁,这铁看起来很粗糙似乎不是什么好东西,暗红的色泽也比较少见,师傅也没有跟我提起过,应该是师傅不要的。就这块铁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但紧绷的神经依然无法松弛下来,心也跳的厉害。毕竟第一次干什么都会紧张。我学着师傅的模样把铁块拉成了铁条……

  2个时辰后刀的雏形慢慢的形成,我比师傅要慢很多,此时已经汗如雨下,火炉的温度可不是闹着玩的。我顾不上擦汗,继续的挥着大锤。大约3个时辰后,我的手臂已经酸痛,不过刀已经成型,是作夹层的时候了,我此时已经由紧张、劳累转成了兴奋当。一层,两层……我整整用了16个时辰。21层结束。此刻我发现原本暗红的铁被打造成刀以后竟然不时的显现出闪亮的光芒,刀身的花纹杂乱无章,如干了的血渍。

  师傅在休息过后就去工作去了,帮玩家修理武器。他知道第一次的成功与否对我的铁匠生涯影响很大,也是我能不能成为宗师级的铁匠关键。想想宗师级的铁匠,刘老头有些惭愧,自己对这门技艺淫浸一生却始终是个大师级别。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16个时辰,他这16个时辰一直不停的听着徒弟的锤打声。突然声音听了,他赶忙过去看看。

  我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我忘记了16个小时连续工作的劳累,心中只有成功的喜悦。我感觉到自己似乎掌握了某种东西,但那种东西是抓不到的,但我知道当我要用它的时候它自己就会发挥作用,是的是作为铁匠的技能。我看看自己的状态栏。大师的级别,竟然是大师。达到师傅的高度了?也许是我太高兴了,没有注意到刘老头已经过来了。

  “臭小子,你竟然……你竟然把我最后的一块炎晶铁给用了。”刘老头的胡子都竖了起来,一边嚷着一边用手打着我的背。但不痛。

  “师傅,这……我不知道啊,师傅原谅我吧。”我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

  “算了,看你没有浪费这块铁的份上就不怪你了。”刘老头表面平静但内心对于这块炎晶铁还是很在乎的,心中除了伤心,就是震撼了,一个新手竟然在一天的时间就作出了这么好的刀。刘老头仔细的看了这把刀,锐气逼人、红波暗涌。“你看看你升到了什么级别了?”刘老头突然问道。

  “大师?这……这……”我有点不敢相信,但状态栏里写的是大师级别。其实状态栏不过是一种辅助工具而已,人的感觉没有那么灵敏,有的时候不得不借助于数据,比如评价一个人的强弱用战力值。还有就是像大师级的铁匠,但是这不是绝对的,只是一个参照。有的时候战力5000的人可以战胜10000的人,有的时候大师的级别的铁匠不一定比专家级(大师的上一个级别)厉害,我所制造的这个刀是要大师级别的铁匠才能完成,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衰运气竟然让我成功了。要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师级别?”刘老头虽然有预感但还是免不了惊讶,他知道以他的能力同样的材料也就比我打的刀好不多少。这孩子以后无可限量。

  “这柄刀就叫‘血杀’。”我高举着刀喊道,终于走运一会,我能不兴奋么?3的福缘竟然也能成功。C级上位武器,‘血杀’攻击力 3-30 3%破甲。力量加1

  哈哈!富缘少的人也有富缘爆发的时候!

  “别高兴的太早了,你的路还很长。”说着刘老头扔给了我一本《鬼斧神工》转身离开了,嘴里不停的嘟囔着老了,老了……虽然我是他徒弟,但依然让他感觉酸溜溜的,勤奋了一辈子竟然不如一个孩子一天。这种现实是很伤人的。我能理解他的感受,我也有过这种经历。

  我望着师傅的背影说不出的感激,我知道这本书是师傅不传之密(刘老头喝多的时候说的)。这里不仅有所有的兵器的打造方法,在书的最后还有矿石的记载,以及各种铁的特性。这就是铁匠的“葵花宝典”学完后无敌的,但不用自宫的,

  16小时的连续锻造,在加上10个小时钻研《鬼斧神工》在游戏种干了7天(现实中24小时)的我终于倒下了。不,应该说是下线了。按刘老头的话来说是这些年轻人都有点怪,不是凭空消失,就是一下睡好几天。他感觉有点怪但又感觉是合理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