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元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四十九章 舵手(十九)

天元仙记 陈若浊 2986 2020.06.30 13:34

  汪絮泉道:“鉴于事态严重,影响恶劣,我决定将其定为叛逃弟子,即刻成立抓捕小队将其逮捕。赵师弟,就劳烦亲自担任小队队长,率领本宗弟子前去将他捉回山门,如其冥顽不灵,不思悔改,胆敢抗拒,可就地诛杀。”

  “掌门师兄,这畜生是我亲手教导的徒儿,我管教无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由我亲手将这畜生抓捕归来吧!”申文则开口道

  “好。”汪絮泉点了点头:“申师弟和赵师弟一道负责此事吧!尽快查清他藏匿之所,将其抓捕归来定罪。”

  “是。”两人应道,众人起身相继出了大殿化遁光离去。

  长夜静谧,万籁俱寂。无人驻足的荒山老林内,孙益双手抱着脑袋,面现痛苦之色,眼中渐转赤红,不多时,他口中发出一声嘶吼,御剑直起,朝南而去。

  唐宁、殷庆元对视了一眼,亦化作遁光腾空而起,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

  这几日眼见孙益病情越发的重了,每至子时,意识便模模糊糊,但又不是完全陷入昏聩,身体被尸虫所占领。

  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显然在与尸虫做着激烈的斗争。

  有时他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呓语,突然间便腾空而起,就和此刻一般。

  这几日青阳宗的抓捕力度更加猛烈了,仅仅数日内他们就遇到了两批抓捕小队,若非唐宁、殷庆云暗中保护,出手将那些青阳宗修士驱走,孙益恐怕早已被掳了。

  两人跟着他飞遁了几个时辰,直到天光泛晓,孙益才恢复清醒状态,他御剑直下,落入一老林之中。

  两人遁光一闪,到了他面前,唐宁开口问道:“你感觉怎么样?能够确定召唤者的具体方位吗?”

  孙益眼神中有迷茫之色:“我感觉脑海中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唐宁、殷庆元两人对视了一眼,前几日每到子时,孙益都不会不由自主的往南飞遁,如今三人已到了吴国南部,可从这两日的表现来看,他似乎一直都在绕圈。

  难道说尸虫母体就藏在吴国南部?或许它离自己等人已经很近了,因此孙益到此后才会漫无目的转圈?

  两人正沉吟之间,孙益突然面色一变:“不好,我感应到了同类的气息,自西北方正朝我们这边疾驰而来。”

  “走。”殷庆元话音方落,灵力携裹着他腾空而去。

  三人行了约莫半个时辰,终于甩掉了那追击的修士,在一山涧之中暂且休息躲藏。

  孙益看了一眼两人小声道:“前辈,再过两日就是月圆之夜了,我想先捕抓个修士以备不虞。”

  唐宁冷声道:“你不用担心,若到时还没能找到目标,自然允准你捕食修士,有我们给你保驾护航,不会出什么意外。现在青阳宗抓捕甚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累赘,反而不易于躲避追捕。”

  说到此处他心下微微叹息,也不知到时又是哪个无故修士遭此不幸了,他虽怜悯,却也没有办法,站在他的立场上只能如此。

  殷庆元开口道:“既然你受到召唤不由自主的来到此地,说不定其他尸虫宿主也都聚集到此。唐师弟,不如你去打探一下情况,如若果真如此,那基本可以确定尸虫母体就藏在这附近。”

  唐宁道:“若是我回来之时,你们躲避追捕另逃他处,该怎么联络?”

  “如不在此处,便往大屿山寺庙汇合。”

  “好。”唐宁点了点头,腾空而去。

  ……………………

  楚国国都丹阳的一处道观内,情报科执事张德信、密保科执事周渊等人正襟危坐于下方,不多时,戒密院院主赵恭、清玄殿殿主申文则鱼贯而入,于主座上落座。

  “可查清那畜生的下落了?”申文则开口问道。

  张德信答道:“根据情报信息,这几日来,大量的不死精源宿主纷纷前往南部。包括我们捕获的那些宿主也都声称,是受到冥冥中召唤,不知不觉前往的,我们相信姬无我应该就藏身在南部某个地方,只是暂时还没有找到具体方位。”

  稽查科执事马文山道:“根据不死精源特性,乃是极阴体质女子腹中未出世的婴孩,经秘法炼制所化而成,故而每至月圆之夜,阴气笼罩天地,不死精源会从宿主体内觉醒,寻食血肉营养。”

  “其本身是极阴之物,所汇聚之地必然阴气满盈,这一点已从之前我们找到的废弃洞穴中得到验实。”

  “我们已派大量人手持着对阴气有所感应的宝物、灵械。包括对血腥之气敏感的灵兽在南部大肆搜寻,但还没找到其藏匿之所在,我想其内部定然有能隔绝气息的阵法。”

  “另一方面,我们抓获了不少尸虫宿主,正靠着他们的感应能力及本能的行进方位推断不死精源母体的具体位置,现在已圈定了一个大概方位,在宣阳郡和渤海郡之间,约莫千里方圆范围。”

  “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锁定其具体位置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他是否与不死精源的母体呆在同一个地方,不排除他有帮手的可能性。”

  申文则道:“既然确定不死精源母体在宣阳郡和渤海郡范围,我们也别此处做壁上观了,我要亲自去将那畜生逮出来。”

  “是。”下方几人应道。

  ………………

  山涧之间,一道遁光疾驰而下,落在殷庆元、孙益两人身旁。

  “唐师弟,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现形势怎么样?”殷庆元见他离去不过半日便回,开口问道。

  “外间很多青阳宗的修士,或三或五人一队,至少有数十只队伍在搜寻,其间还有不少筑基修士。毋庸置疑,尸虫母体应该就在附近,否则不会出动那么多青阳宗修士。”唐宁答道

  “这么说,他们也没有掌握具体位置。如此的话,我们还有机会。”

  三人在这处山涧直呆到晚上,月轮高挂,将近子时,孙益体内尸虫又开始蠢蠢欲动,但见他身体不断扭动,眼神渐转赤红,口中呢喃着不知名的呓语。

  某一刻,他口中发出一声嘶吼,御剑飞剑,腾空而起。

  唐宁、殷庆云跟在其后。

  行不多时,忽见一行人等自西南方朝孙益追赶而去,为首的乃是一名筑基修士。

  不用想,定然是青阳宗的抓捕小队。

  两人对视了一眼,殷庆元道:“唐师弟,我继续跟着他,由你拖住青阳宗修士,如若失散,咱们仍在大屿山寺庙汇合。”

  “好。”唐宁点了点头,换上黑袍斗笠,迎面赶上那道遁光。

  那人正在赶追孙益,岂料侧面一道遁光迎面而来。眨眼之间,两人已相距不到数十丈之距,来人头戴斗笠,身穿黑袍,挡在他行进路上,显然来者不善。

  “在下青阳宗弟子马常,阁下是谁?为何阻住去处?”男子警惕的问道

  “区区贱名不足为道,还请道友再此稍候一二,此人与在下颇有渊源,望道友放其一条生路。”唐宁说道

  “阁下是要与青阳宗作对吗?”马常道,来人乃是筑基中期修士,他修为既不及,动起手来,也决计讨不了好。因此忍着怒火喝问,希望借助青阳宗之名,能让对方退却。

  “在下绝无此意,只是想请道友行个方便。”

  “如果我执意要将其抓捕呢?”

  “那就恕在下不敬,向阁下讨教几招了。”

  两人说话之间,孙益踏着飞剑越行越远,而青阳宗其他弟子也悉数赶到,好在都是一些炼气修士,对唐宁而言,造不成什么威胁。

  马常向青阳宗其他弟子使了个眼色:“既然如此,马某不自量力,献丑了。”

  话音方落,他双手结印,半空中黑色云气翻涌,眨眼间便将方圆二三十丈之地覆盖,那黑云之中又凝成数以百计黑色长蛇,密密麻麻向着唐宁袭来。

  于此同时,其身后数名弟子御着飞剑绕过两人所在,向着孙益追去。

  唐宁眼见黑色长蛇蜂拥而至,微微一笑,这等术法虽然看上去声势浩大,实际上并无多大威能,他左手一翻,掏出金色钵盆随手一扬。

  金钵迎风而涨,化作十余丈大小,快速旋转间,射出无数道金光,击在蜂拥而至的黑色长蛇躯体上,将其击溃。

  周围弥漫的黑色云气亦被金光涤净,纷纷消散。

  唐宁双手结印,半空中凝成数千只火鸟,化作数股朝着四散的青阳宗弟子袭去。

  那些青阳宗弟子慌忙掏出法器或施展术法护住己身。

  唐宁为免暴露自己身份,将绿色灵力压制,这些火鸟皆是普通灵力凝成,没有那么强大的自愈力,但筑基修士使出的术法威力到底非同一般,那些青阳宗弟子使出了浑身解数才勉强保存自身。

  马常见此,翻出一碧绿色木尺,迎风而涨化作一道碧光,斩向唐宁,被金钵挡下。

  金碧两色光芒交织,一时间相持不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