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元仙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百四十八章 舵手(十八)

天元仙记 陈若浊 3122 2020.06.30 13:33

  “不可。”严元番赶忙说道。

  韩灵儿略带警惕的看着他,身形不自觉和拉开了些许距离:“为何?”

  严元番沉默了片刻:“赵师叔来此,就是为了逮捕姬师兄,未免扩大影响,搞得人尽皆知,是以秘密派我来收取你的中枢阵盘,盖因你与姬师兄关系亲密,同样要接受密保科的调查。”

  赵灵儿愈是狐疑:“既如此,我且将中枢阵盘交与鲍师弟,待我确认了赵师叔身份再将阵盘与你并接受密保科问讯。”

  “好,但我要同你一道前往。”

  “可以。”

  两人出了屋室,来到另一间洞府,赵灵儿将中枢阵盘转交给鲍姓男子,陈明了事由。然后随着严元番离开了灵矿,行了不到十里之地,在一座山头见到了赵恭等一行人。

  确认了来人身份后,赵灵儿回到灵矿内,将中枢阵盘交给了严元番。

  赵恭、周渊等一行人没有惊动任何人,悄然入了灵矿内,在严元番带领下来到姬无我洞府,直接闯了进去。

  洞府内,姬无我盘坐在蒲团上,阵盘猛烈晃动,他方要拿出,只见遁光一闪,一名皓首老者到了面前。周渊等人紧跟其后。

  姬无我神色不变,起身行了一礼:“周师叔大驾光临,不知有何吩咐?”

  “姬师侄,密保科怀疑你在进行禁秘实验,已禀知了掌门,你随我们回宗门接受调查吧!”赵恭淡淡说道

  “是。”姬无我并没有多少惊讶神色,也没有多问任何一句话语,唯点头称是。

  一行人鱼贯出了灵矿,腾空而去,赵恭飞遁在前,密保科几人有意无意将姬无我包围在中间,以防他逃窜。

  几人行了一日,逐渐感觉有些不大对劲,皆偏头朝着姬无我瞧去,连赵恭也回头看去,眉头微锁。

  他为了押解其回宗门,自然放慢了遁速,一路保持着和密保科众人差不多的遁速。

  盖因姬无我身份特殊,乃是青玄殿殿主申文则的徒儿,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总要留几分面子。

  再加上密保科只是调查扣押,并没有给其定罪,因此没有在他体内下禁制。

  可如此飞遁了大半日,姬无我居然表现的十分异常,但见他微微气喘,额头上有丝丝汗渍凝成,竟是一副灵力虚脱之象。

  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飞遁了一日怎么可能就灵力不足呢?

  “姬师侄,你怎么了?”赵恭开口问道。

  “没事。”姬无我微微一笑,神态自若,配合他此刻的这幅模样,竟显得十分诡异。

  周渊心中暗暗警惕,从一开始他就感觉不大对劲,姬无我表现的实在太过淡然了,虽然其平时就是个城府极深,喜怒不形于色的人。

  可无缘无故被调查,带回宗门问讯,他竟也表现毫不在意,连一句多余的话语都没有,倒给人一副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把握的感觉。

  周渊不由得想起那一日光景,时值血骨门肆掠,侵占青阳宗诸多辖内修行资源,掌门召集众弟子反击,清剿魔宗,夺回辖地的资源。

  当时殿内三殿殿主,院主在座,宗门精锐弟子皆矗立听宣,掌教令他与姬无我一队前往白熊山诛杀彼类,夺回辖地资源。

  他欣然领命,谁料姬无我竟当着众人之面口出狂言,说什么一人便可,其余皆是累赘。

  彼时他已是筑基中期修士,而姬无我不过筑基初期,被其如此无视羞辱,焉能咽的下这口气?

  于是当场反驳,面折庭争,最后闹至大打出手。

  最后他狼狈收场,披头散发,丢尽了颜面。

  而这场比试却是他私下提出的,当时围观者不在少数。

  于是一时之间他成为了宗门笑柄,被定义为不自量力的小丑。

  后来才得知,原来那白熊山内有一株千年药性的龙鳞草,被魔宗的人得到,姬无我不知从哪得知这个消息,加之其本身遇到筑基初期瓶颈,欲依靠丹药突破瓶颈,是以不愿有人同行。

  那次事件之后,他痛定思痛,潜心修行数十载,终于突破筑基后期,并顺利成为密保科执事。

  这些年他利用手中权限,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姬无我动向,为的就是找到他把柄,亲手将他送入邢狱,让其不得翻身。

  报仇雪耻的方式有很多种,并不一定要靠着好狠斗勇,利用宗门规则,借势为己用更胜于匹夫之勇。

  周渊回想起那日他在大殿之内的神态,与现在几乎一般无二,自信,从容,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众人又行进了一两个时辰,姬无我已是气喘吁吁,额头上斗大的汗液滴落。

  赵恭身形一闪,到了他身侧,手掌在他肩头上一按,探查其身体内部灵力运转情况。

  这一番探查下发现其体内灵力稀薄的可怜,而且极其紊乱,根本没有一个筑基修士灵力的浓度。

  正在此时,姬无我脑袋一歪,晕阙了过去,身体直挺挺的从高空坠落,却是灵力耗尽所致。

  赵恭一挥手,灵力将身体其包裹,再看那姬无我,身体以肉眼可见的迅速溃烂腐化,没多时变成一具枯骨。

  众人只看得目瞪口呆,相顾骇然,一时间颇有些不知所措。

  “赵师叔,这…这是?”周渊亦是大惊,虽然他内心早感到异样,但眼前这般变化仍是让他大吃了一惊。

  “分身术。”赵恭面色凝重,缓缓开口道。

  周渊不明所以,这是什么术法,闻所未闻。

  “走,且回宗门,向掌教通禀此事。”赵恭没有多做解释,将那副枯骨扔进储物袋中,遁光一闪,向前疾驰而去,密保科众人赶忙跟上。

  行了半日,回到青阳宗,赵恭面见了掌教汪絮泉。

  汪絮泉得知此事后立刻召开了高层议事,不多时,三殿殿主,三院院主陆续到场。

  “掌门,不知急召我等何事?”内务院院主龚清凡开口问道。

  “关于轩跃山主事姬无我叛逃一事,赵师弟,还是由你向诸位师弟说明吧!”汪絮泉道,直接将此事定义为了叛逃事件。

  众人听此心内皆大惊不已,相顾愕然,姬无我是青阳宗门内公认的天才弟子,天赋惊人,修行不过百载,就已是筑基后期之境,又是清玄殿殿主申文则的徒儿。

  作为青阳宗最出色的弟子,未来极有可能接任清玄殿殿主之位,继而接任掌教,没想到他竟然叛逃,如何让人不惊。

  按理来说,以他在青阳宗的身份地位和资源,只要不出意外,顺利成就金丹后,接任清玄殿殿主是板上订钉的事情,谁叛逃也不该他叛逃啊!

  申文则脸色铁青,心中一腔怒火无从发泄,汪絮泉在召开议事之前便与他通过气了,是以他比众人更早一步知晓实情。

  赵恭微微咳嗽了一声开口道:“事情要从七年前,情报科发现一名古怪的修士说起………”

  “根据密保科掌握的线索,我奉掌门之命前往轩跃山灵矿秘密带走姬无我,他没有任何反抗,随我们悄然离去。”

  “哪知飞遁不到一日,他灵力就已耗尽,我发觉异常后,探查其体内灵力运转时发现,他体内灵力微薄而紊乱,根本不像一个正常修士。”

  “我正欲将其带回宗门查明原因,没想到他身体迅速腐化,只剩一具枯骨。”

  赵恭左手一翻,从储物袋中拿出那具枯骨:“直到那时,我才猛然想起这是一门名唤“分身术”的禁法秘术。他就是靠着这具分身,掩人耳目,让别人都以为他一直身处在灵矿之中。实际上,在灵矿的不过是一具分身,而他本人,则在暗中秘密进行不死精源的禁忌实验。”

  “分身术?”元易殿殿主王钦面露疑惑之色:“是他自己所创的独特秘法吗?”

  赵恭叹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分身术是本宗五百年前一名禁秘科弟子提出的构想,但还没完成就已坐化。没想到姬无我竟成功研创出此术,不得不说此子天赋的确高于常人不止一截,也能看出此子心计之深。”

  “我想他在很早以前就开始计划此事了,可能在禁秘科之时便已钻研出此术,但一直隐而未发,没有告诉任何人,就是为了今日之事。”

  “分身术需要以一名同样修为的修士身体活祭,抹去他本身神识,然后将自己一部分神识与灵力分裂至其体内,并剥除掉他全身血肉,只留下一具白骨。”

  “最后再将自己精血以秘法培育白骨,使之重生血肉,最后生成的就是自己模样的躯体。”

  “这具分身拥有本体的一切,包括记忆,精血,以及同样的灵力波动,外人绝看不出来分毫。”

  “但只要一打斗便立时露馅。分身体内储藏的灵力一旦耗尽,身体会立时腐烂,化为白骨。”

  “我了解到,姬无我在轩跃山灵矿任主事已有九个年头了,除了前两年,他时常外出灵矿,之后七年从未出过灵矿半步。”

  “我想这具分身应当就是七年前炼成的,为了掩人耳目,不暴露自己。他从来不管灵矿内事务,包括灵矿的阵法中枢也交由了其他弟子保管,以苦修为由,不出洞府半步。”

  “所有的线索和证据都指向了他,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赃并获,但我们基本可以肯定不死精源的幕后黑手就是他。”赵恭最后总结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