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州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萧然唱悲歌

九州裂 奥西里斯的执秤者 4480 2005.06.27 19:52

    剑无名一句话,立时让叶翩鸿如五雷轰顶。他久久不动,与剑无名一上一下地对峙好久,那远处夏天雷雨前的滚雷一般的声响缓缓接近,剑无名持剑不语,依旧警惕地望向那城门下的人影,心中怅然。再怎么说,花前月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这样的情形,也是他所不愿见到的。

  ——但有什么办法?闭上眼,剑无名就会看到那大漠风沙中艰难生存的玄国百姓,那样拼命地用汗水和血水灌溉着青黄的庄稼的模样。曾听人说,甚至那白居易《观刈麦》中的悲惨,也比之不上……是呀,自己身为国教之主,不应为这些人打算么?二皇子已承诺,若他得到荆国帝君之位,便免去玄国所有贡品,虽是杯水车薪,但做了、总比不做好。

  这年轻人,是是月儿的心上罢。按理说,本不应如此待他,但谁叫他是荆国护国会主?却是无奈了。剑无名长叹一声,歪头一望,那擎天柱竟已至眼前。

  擎天柱足有十数丈之高,黑暗中反射着无数光亮,想来是雕刻车无数花纹。底下,竟有三十余骑在作牵引,近百个身穿甲衣的军士,团团围在那“擎天柱”和当中一辆华美之极的马车边。那些军士手持长戈,腰挂战刀,步伐整齐。张羽迎了过去时,轰然一声,整支队伍都停下了。

  “臣下张羽,参加殿下。”张羽冲那马车行礼。然后一人行出,那人华袍锦带,锈着翻非的龙纹,脸上神色傲然。看年龄不到三十,不正是那二皇子木起?

  木起一挥手,示意张羽起身,同时双眸一扫,看见了城门下持剑而立的青衣人,不由一哼,锐声道:“还没解决?”

  “臣下实非凌叶阁主敌手,剑掌教似乎也略有不敌。”张羽恭声道,同时去看那边的叶翩鸿。却听叶翩鸿忽然道:“你手上就这三个人可用?”

  众人一愣,叶翩鸿已握剑直起了身,似乎将刚才那些震惊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冷笑着道:“恐怕不够吧。”

  剑无名心中一凛——他自知先前一击得手,一半乃是因出乎意料。若叶翩鸿迅速回复神志,倒当真是难言轻胜;即使加上柳眉色和张羽,怕也难占七成赢面,且如果要胜必定费时极多。而若以一对一,恐怕己方三人无人可以在他手下走过三百招。

  “我手下还有两百龙卫死士。”木起忽然冷冷地道,似乎是提醒叶翩鸿。那门前的青衣人霍然抬头,两个人俱是目光如炬,对视了一眼,终于还是木起垂下了眼帘,干干地笑道:“叶阁主何须一愚至斯!你乃大智之人,应是知道,现下形势对本王极有利。”

  “你是不忠不孝的叛党!”叶翩鸿冷然道。

  木起一怔,摇了摇头,“在你眼中,我当然是十足的叛党,”他低声道,每一个音节都带着不容辩驳的肯定意味:“但我也是强者——叶阁主,本王自信可胜木成荫为帝,也必定会强上他千百倍,能让这九州大地国泰民安;会让大荆帝国上朝威名远渡重洋。未来的历史只会载下本王取弱者而代之,是个贤明帝王。而‘叛党’二字,断不会与本王有任何联系!”

  “你是叛党!”叶翩鸿固执地重复着:“我受先帝遗命,佐我大荆正脉,须不容你这等宵小趁火打劫。我知道,太子殿下不如你学识渊博,果断干练,若为君必不如你,但——你是叛党!”

  “叶阁主何须如此愚忠!”木起怒然拂袖怒道,四周围住他的二百龙卫死士登时脚一抬,“轰”的一声,木起的声音却清晰地传来:“若忠于先帝与大荆,须择强者佐之。而你呢?毫无理由!……”

  “殿下有问这皇城之内四万近卫军为何在帝君与太子俱不在时,只奉那持‘擎天柱’图腾的人的命令吗?”这一句话,不禁让能言善辩的二皇子一呆。叶翩鸿仰天一笑,手中分露剑随着他手臂一振,呛然龙吟:“不须多言!今日诸位若要带‘擎天柱’过这武楣门,先得过我这一关!”

  终于,那黑暗中背山耸立的皇天城,已出现在地平线之上。空中的雨还在纷纷地下着,但显然已小了许多。周围的夜却更深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黎明的前兆;光明来临前最黑暗的时刻。

  “到了!”花前月兴奋地道,随手拨开额边的发丝,竟在马车上雀跃起来。旁边的叶分飞却阴着脸驾着马车不说话。花前月叫了两声,才发现了叶分飞的反应,不由尴尬地停下了。

  “你……”

  “我叶家竟会出这种叛徒!”叶分飞一下子叫了起来,马鞭在空中一甩,重重地,竟“啪”的一声断开了。他回头望向车厢内,荆太子白着脸闭目调息,另一青衣人被捆成了一团,缩在黑暗中。叶分飞戟指大骂道:“叶忧!你他妈不是人!老子杀了你,也算替大哥除了你这叶家的败类!——呸!你这家伙怎配姓‘叶’!?”说着,不顾正身处于急驰的马车上,便想去将叶忧揪过来。花前月赶忙拉住他,叫道:“分飞!冷静点儿,他还是个孩子——你交给翩鸿来处理吧!”

  “大哥?”叶分飞被拉住了,愣了一下,才转身坐了下来,口中依旧咒骂着什么。花前月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瑟缩成一团的叶忧,叹了口气, “交给翩鸿吧!毕竟是他看着长大的弟弟。”她想,没有说出来,忽然却听到了低低的呜咽声。

  “到了?”身后的荆太子忽然道。

  “要不是这臭下子没将大哥的书信带给我,我们早就到了!看着吧,要是大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非扒了这小子的皮不可!”叶分飞狠狠地道。眸子里全是愤怒的光。其他二人却听到了叶忧压抑不住的哭声,不由怅然叹息。

  “直奔皇城,近卫军营。”荆太子冲驾车的叶分飞沉声道:“近卫军可以作为我们抵抗叛军攻击的第一批力量,想来,翩鸿也已抓住了其他几州的兵权了,不消多久便能平定叛乱!”

  “但愿吧。”花前月抿着嘴唇,低低应道。

  马车继续奔入了城——那马甚为神骏,该是花前月事先准备好了的,但不知是什么品种,连续奔驰了二三百里居然毫无停顿——转眼间到了城下。那城墙上一片漆黑,守城军队竟不见了。几人定睛看去,才察觉到前方城门大开着。

  糟糕!居然已动手了!

  三人同时闪过一个念头,然后马车冲入了城门,奔上了帝都雨夜间打湿了的青石板路。前方那高大的皇城之下,一样巨物擎天而立,火光四下里照两。——“擎天柱”!

  “他们怎么还停在那里,那不是可以号令近卫军的图腾吗?”叶分飞一见那情形,便愕然了。但他忽然又一凝神,却明白了——想来,大哥已在武楣门前堵住了他们。花前月已一声大叫:“过去!”将那短剑持在手中立起了身。马车飞驰过去,转过街角,前方陡然一亮。是是那“擎天柱”横立街前,那些二皇子手下有名的龙卫死士竟一层层站了一大群。数十支火把照得四下透亮,剑刃交击声叮当急响。

  “全部给我滚开!”花前月立起身子,手中短剑舞成一片流光——她一声清啸,点足便跃了过去。那些在外围的龙卫霍然回头,眼见那一上一下两样东西旋风般冲来,不禁呆了一呆。花前月已冲入了他们本站得极整齐的阵列中。登时闷哼连连,火光下,那些毫不肯让步的龙卫被那一片剑光斩得七零八落,但又不肯出声惨叫,便形成了这样怪异的声音。转眼间已有七八人横尸就地。

  那曼妙的青影展衣一跃,很快冲破了龙卫死士们的重重防线,刺入了内围。花前月一剑劈开最后一个挡路的披甲人,终于看见了那城门下正挥剑剧斗的二人。那背靠城门的一人,长剑如雪,与自己一样的一身青色衣衫,踩着那自己也练了无数遍的“万树梨花”——翩鸿!花前月几乎脱口而出。身后的龙卫愤怒的叫喊声刹那间模糊起来。花前月心下只是微笑——十年光阴,他会成怎么样呢?

  叶翩鸿正挥剑迎上那与他斗剑之人手中兵刃,这让花前月一下子打了个机灵。她回头砍翻一个冲上来的龙卫死士,口中叫道:“不准乱动!”短剑寒光一闪,直指那与叶翩鸿剑斗之人而去。

  叶翩鸿刚抬手一剑,荡开了对方的剑势,歪过头向花前月来的方向愕然张了张口。“我这就为你再斩一敌!”花前月心道,将注意力尽集中到了那与叶翩鸿以剑相斗的褐衣人身上。却忽得心有所感,一顿。剑势立消!——那人一回头,手中大剑刚想挥出,竟然也一下子凝住了!

  “月儿!那是你剑大哥!——别!”身后有人叫了起来,花前月一回头,便看见了那剑无名与自己朝夕相对了二十六年的脸。四下里的声音一下子全都消失了,竟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然而又是轰的一声,叶分飞所驾马车也冲了近来,一时间龙卫又死伤好几人。马车向前撞,叶分飞提了二人一跃而下。

  ——十年……原来如此。原来,这些年来,剑大哥,和眉姐姐这么关系自己和翩鸿,这么对翩鸿教自己的武功有兴趣。……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剑……剑大哥?”花前月陡然间心若死灰——那模样,竟与叶翩鸿刚听到那骇人的内幕时一模一样,看得剑无名心头一痛。以她的冰雪聪慧,自然已猜到了其中症结——她手中短剑无力地垂下,又去看一旁呆呆的青衣人,半晌,勉强挤出一个木然的微笑,口中柔声道:“翩鸿……?”语气迟疑,仿佛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叶翩鸿脸色剧变,踉跄着退到了城门下,横剑胸前,一脸戒备。叶分飞已落到他身边,放下了手中二人,见大哥模样古怪,不由一愣。叶翩鸿身上青衣凌乱,已有不少剑伤,左臂一处更是深可见骨,但他依旧站着,眼神茫然,紧盯着花前月。

  四下里一片寂静。仿佛在等待着,看着这阔别十年的恋人会有怎么样的结局。

  ——拔剑相向?

  “那么,”花前月的眼一下子湿了,她微微扬起唇角,苦笑了一下。眼是看着叶翩鸿,口中却是问的剑无名,空中一人一跃而下,正是柳眉色,她却没能阻住花前月的话:“——原来,不让我来,便是因为这个吗?”

  剑无名青着脸,握剑不言。柳眉色神色悲痛,只是歉疚地看着花前月。

  花前月不去理他们,只是喃喃自语着:“花儿谢了、花儿谢了,香味也都没了……”他直直盯着那城门下浑身挂彩的青衣人——他脸如白纸,显然是失血极多。这年轻人双目无光地看着自己,脸上虽毫无表情,却莫名地瞧出抹深沉的悲痛。当年的青涩和温和已不见了,站在面前的,终于更像是个有覆雨翻云手腕的……英雄了?

  她又苦笑了一下,——可自己,想要的,仍然还是那个少年吧?其实,她本不该抱什么“一切如昨”的奢望的。

  ……

  身后突听一声炸雷:“木成荫!他受伤了,抓住他,不能让他入皇城!”

  所有人都悚然一惊,回了神儿。那些龙卫显然此时才反应了过来,开始围攻上来。叶分飞一惊,虽然心中还是不明白情形到底是怎么搞的,却还是知道要动手了。他一边护住神色凛然的太子拔出剑来,一边惶恐地去看叶翩鸿,道:“大哥!……”

  ——他的大哥却突然无奈地一笑,这一笑,含了多少苍凉和苦涩的无奈啊!仿佛二十沉如枷锁的繁重苦恼都糅合了进去。“是啊!花儿……都谢了……”看着那些龙卫围了上来,叶翩鸿却低低一哂:“月儿,来吧!”

  花前月忽而叹息了一声,柔声道:“谁说不是呢?但、花儿谢了,还有香味遗留,仍可传过七里吧?”她抬起头,冲一脸惊诧的叶翩鸿璨然一笑,身子如即将飘零成泥的落花般翩然一转——她及腰的长发随着衣裙飘开了,带起抹抹碎光,手中的光华横置当胸,细长的手指下意识地抚上了那剑脊上的“长秀”二字。那一刻,她眼神雪亮,口中吐气开声:

  “谁敢过来!”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