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州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折:月夜吟

九州裂 奥西里斯的执秤者 4191 2005.06.28 21:04

    

  那柳纵烟身形鬼魅般去得好快,瞬间已压到了那白衣将军身前——却是那荆国不世将才,左将军赵霁了!那黑衣女子出声之时,他已然回过神,眼前身前柳纵烟一剑如虹,他却目光一聚,锐声冷笑:“你是什么东西?”

  柳纵烟剑气一滞,显然是因为那一句话激起了他对这瞧来不及而立的年轻将军的怒气。“你莫当我流金教十八路烽烟无人!”剑气一纵,直扑赵霁。刷的一声冷响,那抹剑气凌厉激得赵霁一退。看似是赵霁不敌后退,却不轻不重地便避开了这一剑。赵霁冷冷一笑,足下一动,顺着石山飘然退后,口中笑:“便是如此了么?”柳纵烟又惊又怒,剑花一挽,月色下寒光雪亮,复又一剑横斩而去。

  他那剑快若闪电,瞧得对面一身铠甲的将军面色凝重,眉目染雪!他略一鞠身又退了半步,立时便有避开这一剑。柳纵烟长声一笑,剑走了一半,又一下子飘然转折,再一剑横斩向啁霁。

  那将军先前避过一剑,却尚不及直起腰来,此时又见一剑袭来,也不慌忙,身子更弓,便仿佛向身前的掌教使者鞠了一躬似的,却又将这一剑避了开去。脚下一滑,已退出柳纵言剑气所笼罩的范围,一伸手便握住了刚好在身边的紫龙枪。

  ——阵前一味避让退步,乃是传统技击之术的大忌,然而这赵霁自学武已来,大半时间都从军征站,武功自是深受兵法军阵影响。适才一连三避,退了数步,虽避让的模样不甚好看,却尽挫柳纵烟抢先偷袭过得锐气,又退至自己兵刃之前。此时再行反击,优势立占。却见赵霁手扶那长枪,昂首冷笑,身形也仿佛立时高大起来,那枪也似乎感到了主人心中杀气,刃尖紫芒大盛。柳纵烟心中一惊,脚步略滞,赵霁已长声大笑:“到此为止!”

  只听他一声大喝,“咣”的一声,一把将那紫龙枪拔在了手中。柳纵烟心下一怯,已然退了半步,那枪异芒一闪,已毫不失时机地一枪刺出,——金蛇出洞!本是枪法中极简单的一招,但那长枪之后,却是以这么一把枪名动九州的荆国左将军、宇内第一使枪高手的赵霁!柳纵烟心神一颤,蓦得闪出一念,“我在害怕?”心念未转,手中长剑本能地一折,“当”的一声架住了那长枪。

  赵霁冷笑不止,长枪一收,“嗖”的一声又击了出去,宛如长蛇吐信,招招迅如闪电,却是一触即死,柳纵烟一时惊惧,竟只剩招架之功。刹那间石上之上二人已叮抵挡当地也不知交了多少手。

  柳纵烟与赵霁连斗十数招,不过电光火石之间。蓦然听见山下一人尖声叫道:“别打了!”衣袂响动,赵霁那紫芒闪动的长枪堪堪一退,眼前那白衣的杀手便被一片黑影一罩,只听女子清亮的声音厉声道:“不许打了!”

  那女子陡然拦在了二人之间,年轻的左将军眼神便微微一变,长枪滞下,然而那神采一乱,眸中的光复又明晰起来,激得那轻纱罩面的女子一个机灵。赵霁长枪一抖,枪刃划了个折,一转一压,已灵巧地压在了那女子颈侧,那白衣将军冷声道:“你们……原来是想来杀本将军么?呵呵,很好、很好!”

  “不、不是的!”黑衣女子脱口道,眼神中蓦然多出了些朦胧的水色来,她抬起头望着那手持长枪的将军,竭力想让他相信自己,“是……是柳掌教擅自作主!但他怎么杀得了……赵大将军您。请您相信我们,我们都是诚心来修好的!”

  “履尘殿下!”仿佛受了什么莫大的侮辱,她身后的白衣人面色刷得白了,——“修好”?这个词,又有多少国耻家包含其中!只见他被枪刃压着颈侧的女子继续说道:“赵将军,您相信我们。我们……”

  “我相信你们。”赵霁忽然淡然道,长枪回手,“若要杀我,来的便不会只有你们二人了。”他瞧了一眼面含悲愤的柳纵烟,赞许般点了点头,才又看向身前的黑衣女子,眼神中竟是毫无波澜的。那黑衣女子被他瞧得心中一颤,低头退了一步,便听见赵霁仿佛是咬着牙般干笑起来:“履尘……公主?嘿嘿,剑履尘、殿下,十四年未见,可安好?”

  柳纵烟脚下一震,仿佛给什么重物给击中了一般,踉跄退了几步。剑履尘秀目圆睁,看了赵霁半晌,才颓然低头,捂住面上轻纱,涩然出声:“你……雨儿……你还记着那些事……”

  “拜你那混蛋父亲所赐之辱,本将军一日也不敢忘呢。”咬着牙一字一顿地告诉眼前的黑衣女子这些话,赵霁加重了“本将军”几个字以提醒对方自己的身份,“今日本将军提兵西征,横扫玄、砂二国,为的,便是报你那父亲当年于我之辱。嘿嘿、嘿嘿,如何?割地称臣,献女纳贡的滋味儿不好受吧?这只是开始而已……”

  “雨儿……”感觉到了那看似儒雅的白衣将军口中面上尽极的恶毒意味,剑履尘哑着嗓子唤了一声,身后的柳纵烟一把按住了她的肩膀。赵霁却目光一冷,盯着道冷然道:“我叫赵霁、赵翼展!不是什么‘雨儿’!少拿当年那个下贱的称呼来叫我——剑履尘,你瞧瞧,我还像当年那个任你们污辱虐待的卑贱内侍了么?”

  “不!”也感觉到了柳纵烟手一紧,适宜自己不要上前,剑履尘却挣开了他,上前两步抓住了赵霁——他的手又冷又凉,握住时,有十四年沧桑的感觉。仿佛被蛰了一般,那手想要缩回去,却终于还是留在她掌中,她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荆帝引以为傲的左将军、是扫灭西北九国的虎将、是纵横沙场八年从无败绩的不世将才——可是、可是在我心里,你永远……还是那个‘雨儿’啊……”

  “那你就错了。”眼中闪出些冷厉的光,赵霁缓缓地抽出了手,“剑履尘,你最好把那些称呼给忘了——嘿嘿,‘雨儿’?当年剑列那老匹夫就叫这贱名儿对我百般折辱呢……嘿嘿……”

  “雨儿,你……”剑履尘面上变色,却终究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当年,那样腐朽不堪、乌烟瘴气的玄国皇城之内,对多少个像他这样的人造成了一生难以磨灭的伤痛啊。只是,她悲伤地想,雨儿那样的性子,却让他十倍于常人地努力……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个赵霁、赵翼展吧?翼展、翼展,原来那个十五岁的少年,一刻也没忘记自己的誓言啊!

  其实,虽然这些年父上也刻意收敛行迹,但剑履尘也是音乐明白了一些当年的丑事儿……比如,龙阳和虐童之类的。

  “你们滚!”陡然间暴怒起来,赵霁一退数步,几已下了石山,他指着两个玄国人,“我不答应修和之议!若你们想修和,直接去找荆帝吧——嘿嘿,但荆帝似乎还在皇天城吧?等你去见了他,达成休兵之议,怕本将军早已踏破这敦煌了!”

  柳纵烟面上一白——赵霁的确是难过的卡子,今日若不能说服他接受玄国修好之议,怕去见了荆帝时,都城已破。即使与荆帝谈判时要求他暂停攻城,但以这赵霁对玄国切齿之恨,怕也会借口一句将才外君命有所不受而继续攻城吧?

  “雨儿!”剑履尘忽然低喝了一声,叫住了正准备反身离去的赵霁。白衣将军冷然回头,那黑衣女子却毫无迟疑地一伸手,揭掉了面上的轻纱——玄国女子,家教甚严,容颜是不轻示于人的。剑履尘伸手一揭,那白玉雕琢的脸便在月光下显了出来,映得月色猛然间一暗,仿佛天地灵韵尽皆失去。赵霁呆了一呆,却毕竟是久经战阵,戒心极高,一眨眼便回过神来,看见剑履尘向他伸出手来。

  身后的柳纵烟瞧见剑履尘伸出手也不由心头疑惑,却见她摊开了手,掌中一物黑沉沉的,在月色下也瞧不分明。那黑衣的女子声调之中也分明有了哭音:“你、你可记得这是什么?”

  赵霁眉一挑,定定地瞧着那物事,目中波澜汹涌——这么些年了,居然还将这东西随身带着?他有些茫然,口中生硬地应:“自然、记得了……”

  “好!”剑履尘一昂头,月光下容颜尽是悲伤,面上也分明有泪光,她颦起眉,仿佛心中不胜重压。

  “我要你……”顿了顿,终于决定还是不让他太过为难,剑履尘艰难地道,“……依当年之誓:接受柳掌教之言,停兵,议和,报荆帝,并为我们促成此事!——我们所应的岁贡、割地及……其他的‘礼物’,自是一分不少。”

  柳纵烟愕然望去,却不知有什么东西竟有如何功效,可令赵霁退步。他心中无味杂陈,事情已有转机,本该欢喜;但履尘殿下那话中分明的意味却又让他心生……不甘之意。他轻轻按了按额,耳中却听赵霁“哧”的一声冷笑,他抬起头,看见了那威如天神的白衣将军射向剑履尘的冷然目光。

  剑履尘不由自主地一退,手也微微缩了缩,只听赵霁又冷笑了几声,眼睛盯着她掌中之物,锐声道:“笑话!”那黑衣女子一惊,赵霁又续道,“我赵翼展何等人物,今日即将打破此城,将这神州九国尽收入我大荆彀内,岂会为了儿时一句戏言,便——罢兵!?”

  他一手拄枪一手伸长一挥,剑履尘收手不及,已“啪”的一声被他击中了手掌,剑履尘呼了声痛,手中的东西却已滴溜溜落了地,滚到了赵霁脚边。柳纵烟定睛去看,却见按物竟是一个早已风干的桃核。不由一呆:桃核?誓言?

  “你……你不守信!”剑履尘猛然大哭起来,柳纵烟心下一急,刚想上前,那黑衣女子却踉跄着上前去,一伏身去捡那桃核。赵霁眼神剧震,立时退开了一步,低头时,他看见剑履尘豆大的泪水啪啪地落到干燥的石块上,手中还紧紧握着那桃核。赵霁剑眉微挑,却突然一伏身,一把拎起了剑履尘的衣领,一手将那长枪往地上一触,立时稳稳扎入了石块中。

  “履尘殿下!”眼见对方制住了武功不弱的玄国公主,柳纵烟脚步一动,即刻便想扑上,赵霁却伸手往剑履尘腰间一抹,已从她束腰的丝带下摸出了三把不盈三寸的分水匕首,他冷笑:“用心良苦啊。这是什么?杀本将军的器物吧?”

  柳纵烟一抚剑柄,厉声喝道:“赵霁!放开履尘殿下!”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点寒芒,他大惊,伸手想拔剑,那物事却来得极快,“啪”的一声刺中了柳纵烟使剑的左腕,立时贯腕而出,竟是那剑履尘的匕首!柳纵烟心中惊怒,左手一长霉变想去拔下那匕首,谁知右手背上又是痛,血光迸开,又一柄匕首刺中了右手。柳纵烟心胆欲裂,这才明白过来适才全承赵霁手下留情,否则自己怕已是死人。想来,也是怕承那妄杀来使的骂名吧?他顾不得双手剧痛,抬头望去,看见赵霁正用那最后一把匕首轻轻压着剑履尘的脸儿,冷笑不止。那黑衣女子被他抓着衣领,呼吸不得,却挣扎着哭道:“不、不,雨儿,我没想过……没想过要杀你……我没有!我没有!你别……”

  赵霁冷冷地瞧了那女子半晌,也不答话。眼见她脸色发青,这才醒悟过来。垂下手,年轻的将军将那女子放开。剑履尘里时委顿在他脚下。赵霁再也不理那痛哭失声的女子,只将那匕首轻轻扔下,拔起紫龙枪,低头时,看见剑履尘乌青的右手紧紧握着,他眼神微一变,即而又冷笑起来:“回去吧!要我罢兵,请来荆帝圣旨再说!”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