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九州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折:经年曲

九州裂 奥西里斯的执秤者 3496 2005.07.03 16:11

    

  剑履尘扶着柳纵烟踉跄地冲入宫门时,几个卫士大惊失色,纷纷抢上。眼见着柳纵烟一手鲜血,履尘公主满面泪痕,立时说不出话来。柳纵烟摇了摇头,“通知陛下,我们……回来了。”那几个卫士这才恍然,忙分了两人往宫内去了。

  喘息稍定,柳纵烟才抬起头双手——那手上的匕首已被拔出了出来,只剩了两个诺大的血洞,一敷上药便会被血冲散,瞧来也只有动用教内密制的凝血金创了。柳纵烟略一失神,忽然切齿一咬——他柳纵烟纵横西北十载,执掌流金教十八路烽烟也已四年有余,未尝如此惨败。“嘿嘿,好个赵霁、好个‘节烈之风’!”柳纵烟锐声冷笑。双手一暖,抬起头时,看见剑履尘黑衣蒙尘,一脸泪痕。

  “殿下……臣下无能。”低低地叹了口气,柳纵烟看着剑履尘将青瓷瓶中的药末轻轻抖到了他手上伤口中。那涌出的血立刻凝固起来。周围守卫宫门的卫士们也并不打扰,只是默默望来。

  “本是因为我。柳掌教倒不须自责。”剑履尘微一苦笑,制止了柳纵烟,轻声道:“别动。小心伤口又裂了。——唉,雨儿……不,那赵霁、也真狠。”

  柳纵烟心下微微一滞,抬起头时,剑履尘眼神朦胧,竟似痴了一般。他干笑了两声,问:“那枚核儿呢?——这……殿下怎么会认为那赵霁会因为一枚桃核便罢兵而去?”

  剑履尘微微一呆,便停下了手中包扎的动作。她眸中神采一淡,唇角微扬,“是啊……我怎么会那么傻?以为竟如十四年前一般,他会因那一个‘允诺’而应允我任何事情。呵呵,三个核儿,一个弄丢了、一个请他一定回来看我。这最后一枚,”她手抚心口,不胜哀伤地一叹:“十四年啊,他长大了,我也长大了。可我依旧是深宫中不谙世事的孩子;他却已是那一兵踏破十国争伐,填补九州变裂的荆国左将军。嘿嘿,这些年多少时日,我也该知道——其实,那是决难‘一切如昨’的吧……”

  那女子仿佛陷入了无尽的会议中,口中的话却让柳纵烟一阵发冷,他急道:“真没办法了吗?”心中却又不由沉下去——荆国兵马强盛,仅是那兵临城下的三十万带甲、十七千火凰骑,便是玄国倾国久朽之兵也难以抵御的。那荆军一朝发动,万钧雷霆,玄国已是必亡!

  “听说,那荆国已将都城‘凰天’易名为‘皇天’吧?”剑履尘忽然轻轻一笑,眼神朦胧,“好象也是他提议的?皇天、皇天,大约是说‘皇天之下、后土之上,皆是荆国之土’吧……呵呵,真是狂呵,和他是一样的。他从小便那样,即使身陷宫内……被人百般辱杀,也不曾减弱了半分呀!‘鹰之翔翼,展于碧落’,父皇精修相人占卜之术,早该看出……雨儿,他是鹰,是落羽可重生,折骨可重塑的鹰啊!……”

  “尘儿!柳掌教,怎么回来了?赵霁竟不允么?”身后忽然传来苍老又急切的声音。柳纵烟忙回头,便看见大群卫士护着一袭明黄长袍的老者急步而来。那老人目光混沌,身体因长年声色犬马的颓废生活而显得虚胖。柳纵烟却立即跪拜了下去。两边的守门卫士也一起下拜。

  “赵霁不允。”柳纵烟垂着手,目视地面,生硬地道:“臣下无能,未能击杀赵霁;殿下身上所藏的刺杀器物也被发现了……”

  “柳掌教也不是对手?”玄帝瞪着眼低头看着那玄国第一高手,瞧见他双手血迹,不敢相信。柳纵烟苦笑:“山外有山。若光明正大地打,臣下怕也不是那赵霁百招之敌。今日便……被他废了左手。”

  玄帝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能说出来。一旁的剑履尘忽然爬起来,痛哭失声:“父皇、父皇!没希望了,是他!他回来了!”

  “什么?谁回来了,尘儿你……”玄帝微一皱眉,对女儿的失态颇为不满。剑履尘却扑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嘶声哭道:“父皇!你忘了么!那个赵霁,那个赵霁!他给自己取了表字,便叫赵翼展啊!父皇,是雨儿!他回来了!”

  玄帝不悦地一拂袖,一个卫士忙示意身边一个宫女上前扶住公主。玄帝有些恼怒:“什么‘翼展”?尘儿你身为……“然而那不悦的声音陡然凝固,那老人本已几无血色的面皮立时苍白如纸。

  ——堂皇宫殿,富丽无比,才至中年的玄帝剑列与一帮内侍哈哈大笑,看着那布幔上眼珠通红的少年,一众人指着他讥诮:“起来呀!你不是非常傲气么?怎么,受不得侮辱,怎么不去了死了呀?“玄帝嘿嘿冷笑声中,那少年霍然抬头,牙齿紧咬:“鹰之翼,自当展于青冥碧落,我志未平,怎能学那无为布衣,枉送性命!?”

  “他回来了!雨儿回来了!他那么骄傲,当年恨父皇入骨。十四年后,依旧如此啊!”剑履尘痛哭的声音传入耳朵,玄帝虚胖的身躯微微一颤——原来,那眼神如刀的少年,自己认为“惊得起什么风浪”的内侍,在十四年后重归玄国大漠的今天,竟已成了破灭他家国的死神!“赵霁、赵翼展……”原来,这样啊?玄帝面上苦笑,却看见女儿委顿在地,双手拂面抽泣:“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要他一定回来看我,却怎么也想不到……竟、竟是这样的情况啊……”

  十里奔走,避过玄国皇卫军重重搜捕,两个十三四的少年人,终于逃到了敦煌的城墙下。城墙高陡,除非有决定轻功,否则必定难以攀上。那个少年到了墙下,也不着急,只是背靠背地停了下来,两件夜行衣也因汗水而透湿。

  “便是这里了吧。”那面目隐于黑巾下的少年淡淡地道,身后另一人身形已显凹凸,分明是个半大的少女。他道:“你赶快回去,免得被发现了。”

  那少女却默然不语。少年伸手要取过她手中的一只包袱,她却抓着不肯放开。少年略一愕然,望向她时,那少女低头呆了半晌,才低声道:“雨儿……你……你不会回来了吗?”

  少年正愕然,一听这话,便是一愣,抬起头看向面前的少女,却只见黑暗中她闪动的目光。他的的手立时缓了缓,目光炯炯地看去,才发觉那女孩儿眸子里的闪亮,竟似是……泪光。他偏过头,声调淡然,却掩不住讥诮意味:“我一个卑贱小人,回来作甚。”

  “不、不是的!”那少女忽然伸手制住了他的话音,急道:“你不是常说,浅水之龙,终会入海么?只是,我不知道,离开了这皇宫,对你来说,是否便是回到了海中呢?——雨儿,你从一开始,便没有在‘海中’生存过呀……你常跟我讲那些名垂千古的人的故事——那焊信、那司马迁,不就是曾……”

  “外面可以锤炼我的东西更多。”少年忽然打断了她的话,从她手中夺过了包袱,声调漠然:“尘儿,多谢你一直以来照顾我。”

  那少女忽然伸手入怀,稍一摸索,再拿出手时,纤纤玉指上已捏了一个黑沉沉的物事。少年微微愕然,那东西已被塞入了手中。女孩儿温暖的手掌与少年一起将那物握在了一起,“这个,你答应过我的!任何事情!我不小心弄丢了一颗——这一颗,还给你:你须指此起誓,无论多久,一定、一定要回来看我!一定啊!”

  黑衣的少年微微一滞,终于有些无奈地收下了那东西,然而眼神却是极认真的,“好。我发誓:我答应你!”少女这才开颜,点头:“第三枚嘛,待你回来看我时,我再请你做。别忘了,你允过我可以要求你做任何事、任何事!”

  顿了顿,她抬起头再看那少年时,眸子里却多些怪异的坚决神色。垂头抹了一把眼睛,少女一推他,催促道:“雨儿,你——快走吧!”

  “将军……左将军、左将军!”

  “啊,什么?”猛然间从回忆的尽头回到现实里,赵霁一边摩挲着那桃核一边朦胧了眼前的营火。既而人奋马嘶,兵器响动便传入了耳朵。他愕然望去,却看见无数骑军正在穿甲、上马,列队。陡然间心中一阵发冷,赵霁出了一身冷汗——原来,原来,一切、一切全都变了!

  “将军,兵马已整,可以出发了。”旁边三个将领,其中二人形容肖酷,却是这次皇天城派来的火凰骑将领王卓、王越两兄弟。另一人,则是手下车骑将军李遂。

  ——原来,今夜,是自己订下的暗施突袭已破敦煌的前一晚吧。赵霁这才反过神儿来,忽然便有些恍惚: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然而只是一瞬,他立时起身,犹豫了一下,甩手将那桃核儿扔进了火中。那核儿在火焰中受热,“砰”的一声炸了开来。白衣的将军盯着那篝火看了一会儿。才如释重负地长叹有一口气。

  ——我是赵霁,赵翼展!荆国左将军!此来西域三万里,引带甲三十万,火凰骑十七千,为的是破灭玄国,靖九州离乱!

  一切只在此了。这个千年九州十国的乱局,也终于要有个结尾了吧——便如这核儿,带在身边十四年,却还是什么、什么也没留下……除了,史书中几句话而已。赵霁冷笑两声,拔起自己的长枪,向李遂微微点头:“李将军,记着,四更起身,五更造饭。天亮击鼓攻城。拜托你了!”

  “左将军放心,李遂必不辱命!”那车骑将军躬身一拜,确让赵霁放心——大将军李蒙之后,岂是等闲?他歪过头,冲那火凰骑王卓王越二将一点头,“好,我们出发。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