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静看时光荏苒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争吵"

静看时光荏苒 香菜加小葱 2374 2019.03.21 10:49

  唐远喊;娘你来了,过来坐。夏林此时也站起身来,喊了声;娘。

  婆婆看着两人都招呼了自己,便找个了凳子坐下,唐远家中就两个凳子,还余下的一个凳子,便拉到了夏林的身侧说道;你坐吧。

  婆婆抬眼看了自己的儿子,心里想,到底是要把女人惯成什么样,自己好歹也是在村里有脸面的人,自己就在那站着,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但在明面上也没说出来,问了问儿媳妇;你身体感觉怎么样啊?

  夏林木着脸回答;挺好的。多余的话自己真的说不说口,

  唐远乘着婆媳说话的功夫,去到里屋把唐小花抱出来;唐远身高将近一米八,体型偏瘦,但是长的是眉清目秀,唐家四子当中就数他最高,也许是因为在长身体的时候去了部队,那时侯又是在炊事班,加上部队的锻炼,回来之后,在也不是那个干干巴巴的小孩子了,一下子成了,大小伙。

  此时的唐远抱着自己女儿,心里柔软一片;娘,你看看这是你孙女,是不是长的很漂亮。

  唐妈妈拉过孙女的小包被,看了看孩子,小孩子从小长的都差不多,这才生出来两天啊,哪里能看出漂亮还是不漂亮。

  嘴上顺势的说了句;嗯,漂亮。夏林要好好的将身体养养好,别人家一年抱两个也是有的。下胎啊,生个弟弟,这一份子也算是有男丁了不是。

  夏林的心里一直闷着口气,听完婆婆的话,那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感觉人要爆了,从丈夫手里抱过小花,头也没回的,往里屋去了。

  婆婆腾的下从凳子上站起来,怒气冲冲的喊;唐远,你看看她什么态度,干什么,我都将你们拉扯大了,娶了媳妇回来气我是不是,我哪说错了,就撂脸子给我看。

  唐远一看,这两个人前面是好好的,这又怎么了,已经这样了,也没招了,只能劝了.

  拉着自己娘的胳膊,边扶着坐下,边安慰到;娘啊,你别嚷嚷啊,这左右邻居的,我明天还怎么出门啊,你儿媳妇哪里给脸色给你看啊,她就是干活累了.

  你看看啊,从嫁到咋家来,什么活都是她做。你也知道我天天都在大队部不在家,家里所有的事都靠她,她就是太累了。你不要误会她,你知道的,她家条件好,大哥是我们部队军官,家教也好,不是那样人。

  唐妈妈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刚刚就是给自己挂脸子了,但也不能承认,嘴上说着;你说她干活累的,谁家女人不是生完孩子就干活的,就她金贵,不愿意我来,我不来了,还不行。说着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唐远在部队的几年的学习,在言行方面很有规矩。

  听着自己娘的话,什么都说,这就两间土房,里屋肯定都能听到的。

  叹了口气;娘,三嫂子第一胎生石头,可是做了月子的,全村没有不知道的,虽然我不在家,但是常听婶子们提,你对老三媳妇好。

  唐远说完看了看,自己的娘,生怕她又嚷嚷,这多难看,被人知道说出去也难听啊。男人都是要面子的,尤其是村里有个什么事,自己还要出来操持。

  唐妈妈伸手往儿子手臂上就是一下子;你还敢教你娘怎么做事,我做事要你教我,我平时有个头疼脑热都是老三媳妇照顾我,她生完孙子身体就虚的不行,我伺候月子,怎么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没良心。不孝顺,说了拍了下桌子,起身就走。

  唐远也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娘离去的背影,转身就往里屋去,看看媳妇和孩子。夏林坐在床上抱着小花,娘两这一番话,自己是听的清清的,也没有办法,只能听着,受着,难道还要出去和人去吵吗?做不出来,这事,太丑了。

   唐远有些无所适从,拿了火柴点了煤油灯,屋里亮堂了起来;媳妇,娘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心里有你的。

  夏林不听还好,听了火就憋不住了;你说她心里有我,你眼是不是瞎了?

  我从昨天生产,到今天,这天都黑了才来,就她忙,对,她忙着给老三家做饭,带孩子,我不是你家人,可是孩子总是吧,她不管不问,这刚生完又嫌弃是个女孩,她太不把人命,当成命了,我运气好,我还活着,我要是生产出事,一去两条命,那也就是我们娘两命不好。我怀孩子生孩子受的罪我知道,别人不疼,我自己疼,你记住,就他们家拿来的几个鸡蛋,那是算老三随的礼,以后要还的,我没吃过你妈一颗鸡蛋,一碗汤,我不求她帮我,但是也别来指手划脚。连个邻居都不如。说完,眼泪滚滚的流下来,可是一点哭声都没有。

  唐远听着心里也不好受,赶着农忙,孩子才出生,不出门干活吧,总不能让庄稼烂地里,还指望着这个吃呢。

  选择干活,也就大人受苦,孩子受罪,谁家的娘又舍得把刚出生的孩子往外抱呢。除了那些重男轻女,不把女孩子当人看的。一般的村里,如果产妇下地干活了,孩子就留下家里让婆婆看着,到时候涨奶了,回来喂,喂完再出去干活,

  可是自家的孩子没人看,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出去。唐远看着那么小小软软的孩子。又听听娘的话,又听听媳妇的话。除了难受也是没有办法,并不是自己是非不明,而是,家事就没有一个能说的明白的,就算娘偏心了,自己也说不得。

  夏林的心里委屈极了,想想又开始怨自己的大哥,

  那时在部队大哥和唐远的关系好,一句话就把自己嫁给了唐远,问唐远娶亲没有,唐远说没有,大哥就说我家中老小是个妹妹,等你退伍去我家娶她。月休的大哥回到家中和夏林说这个事,夏林不同意,那是一个女人出自内心对一切陌生的恐惧,

  但是大哥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不同意也得同意,从那之后,每个月从部队都要回来的大哥,却不回来了,全家把这事都怪夏林,父亲去世了,家里大哥最大,事都由大哥做主,由于大哥是军官,二哥也是有用的,那时候在生产队做事,别人家吃野菜,吃草的时候,自己家就已经吃白米,吃白面了,那时家里的条件算是很好了。

  父亲未过世之前就疼自己这个最小的姑娘,在家就没吃过苦,父亲说外面的人家穷,嫁出去没有在自己家过得好,于是就在家养到十八岁,还没嫁人。

  别人女人裹小脚,每天都哭,脚疼的都下不了地,可是父亲,却没有让自己裹脚。结婚的时候,收拾了几件衣服,还有娘给买了个银的手镯,夏林就被唐远给领回来了,在娘家没有吃的苦,在唐家全受了,刚来的时候一个人都不认识,包括唐远,夜里只能偷偷的哭。夏林回忆过去种种的事情,又看看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擦了擦眼泪,搂着小花,睡觉了。因为自己昨天说了,要把孩子好好的养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