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噩梦迷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刀锋沙漠

噩梦迷踪 纸间方圆 2122 2020.07.01 08:00

  唐邦国虽然回家了,但是对于这几年的工作,他决口不提。他变得很少说话,也不再参加家庭的各种聚会活动。后来他辞去了国家给他安排的工作,他决定要走自己的路。

  两年之后,唐邦国开始了那个奇怪的梦境。

  一开始同方圆一样,唐邦国会连续的做上几个无法记住的梦,我们称之为无知梦一般不会超过三次,紧接着他会进入解码梦,也就是那个小镇。

  梦境开始的时候唐邦国只觉得四周一阵摇晃,他慢慢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个担架上,被四个人抬着,这四个人长相普通,其中有一个人是他熟悉的,可是又叫不出什么名字,随着他在梦里渐渐清醒,一阵剧烈的疼痛向他袭来,他下意识抬起右手右脚,发现他的右侧手脚血肉模糊,有的地方甚至连骨头都已经露了出来。

  一阵绝望从心里袭来,唐邦国一下子躺在担架上整个人闷了。他没去想他的手脚,也没有想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那四个抬着他的人好像以前从没干过这种活,抬起担架来不是特别协调,好不容易将唐邦国抬到了一个布店,最后却被布店角落的一个旋转楼梯难住了,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磕磕碰碰的硬是上不去,这时候上面一个女声传来,在那个女声的指挥下,他们终于将唐邦国给搬进了屋子里。

  那个女人很快带着一堆东西过来给唐邦国处理伤口。唐邦国可以感受到凉凉的药水流过他受伤的肢体,然后会有一点刺痛,在那种奇异的感觉之中,他竟然睡去了,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半边肢体已经被绷带紧紧的包扎好了。

  那个女子进来说:“我叫灵犀,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梦里的唐邦国一看到那女子,竟然有一只种熟悉而温暖的感觉,他对那女子点头:“一切都好。谢谢。”

  那个梦很长,唐邦国在那里生活了很久很久,一直到他的肢体完全康复为止。就像方圆第一次进入一样。后来在客厅,经过一个看似巧合,实则精心安排的剧情,唐邦国看到了墙上的画,而他经历的正是那幅被方圆称作《刀锋沙漠》的梦境。

  这时候,只听见一阵“滴滴滴滴———滴滴滴滴———”的声音传来,我和老专家抬头寻声望去,唐家兄妹也紧张的回头望向他们父亲所在的方向,然后急急忙忙地赶过去,我们也跟在后面。

  唐乐同时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他对电话说:“杨医生,我爸他又发作了。”

  我和老专家也是医生,我们到要看看他父亲这时候在睡梦中能发什么病。一行人从办公室回到了那个玻璃观察室,只见此时老爷子依旧安静的睡在床上,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来,那个“滴滴滴滴”的声音来自他床头的一个机器,我一看,那不就是心电监护仪吗。

  “哎呀,这是发作快速房颤了。”老专家不愧是老专家,只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此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拎着一个箱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他也是看了一眼心电监护,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一支药掰开,用针管抽取之后,对准老爷子手臂上的一根静脉扎了下去,他慢慢的推着药物,眼睛却盯着监护仪。

  我随手拿起那扔在桌子上的空药瓶,上面印着“胺碘酮 300mg”,我将瓶子举到老专家面前给他看了看。

  老专家说:“对,没毛病,快房颤用胺碘酮,对症下药。”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杨医生听到了老专家说的话,收拾好注射器和他的药箱,看了我俩一眼,狐疑道:“这两位怎么称呼?对刚刚的诊疗过程中有什么意见吗?”

  唐欢此时跳出来打圆场:“杨医生这两位是我们的朋友,来帮助我爸爸从梦境里出来的专家。他们俩也是医生。”

  听到我们俩和他是同行,他伸出手跟我们握了握,寒暄了几句,并自报了家门,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那可是老牌的医学院校,我和老专家略输一筹,我们俩就是毕业于苏城医学院的。不过老专家最后又加了一句,说他自己目前已经博士毕业,将本来还是要输掉的一局扳了回来。

  杨医生听闻老专家是博士毕业,又伸出手跟他隆重的握了一遍,我感觉自己又凉凉了,永远是个跑龙套的配角,不过我兄弟是博士,我脸上也能蹭到一点光。

  “在下姓杨,单名一个白字。”他依旧握着老专家的手。

  老专家学着他的样子说:“在下姓成,成功的成,名周子。”

  “成主任你好你好。”

  “杨主任幸会幸会。”

  我快要被他俩恶心死了,终于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紧握着的双手。

  杨医生比我们略大一点,年纪和唐乐差不多,所以我和老专家都称呼他为主任。借此机会他跟我们介绍了一下老爷子的病情,虽然唐家兄妹不承认老爷子是生病了,但是医生们在一起讨论一个人的时候,都称其为病人,哪怕是妇产科生孩子的,也叫病人,妇产科的床位也叫病床。其实生孩子是件喜事,又是正常的生理过程,怎么能称之为病呢。

  杨主任说“老爷子身体的各项状况基本都在正常范围,血液学没有问题,胸部CT、头颅磁共振也都检查过了,完全没有问题,目前就是能量消耗有点大,所以特别消瘦。另外老爷子心脏反复的出现心房颤动,这一点会对他的健康造成影响。”

  我和老专家一听就明白,反复的心房颤动,由于血流动力学的紊乱,会在心房里形成一个个血栓。那些血栓随着心脏的搏动会被发射到身体各个地方,就像子弹一样,这些血栓卡在哪里就会对哪里的组织造成损伤,所以在每次心房颤动发作的时候必须尽早尽快的恢复他的心律。

  唐乐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迫切的要把他从梦里拉出来的道理。根据我们的观察和各项仪器数据的解读,他的心房颤动和梦境是有关系的。”

  我们也在平板电脑上看到了相关的资料,频繁地进入梦境,会增加心房颤动的发病率,严重的可致死,根据模型推算,后期还会诱发心室颤动。而心室颤动的致死率则更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