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错负轮回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接风洗尘闻军报

错负轮回剑 小大毛 3000 2019.03.03 00:03

  陈静自是应声而起,旋即捉了案台满沿玉盏,还视回敬道:“今有孟婆郡城隍庙后沉井女陈静,幸得幽嫣谷墨家七弟子路过相救。应梦中漂亮姐姐所教认为娘亲,故而策马随行入了幽嫣谷。承蒙姥姥抬爱,传位幽嫣谷墨家第一百代谷主。”

  “奈何本谷主娇小之躯,还未到及笄之年。况且当今天下名不见经传、江湖中少有风闻,无有几多人给予薄面,还望众位首当大兴幽嫣谷墨家‘天志’精神,‘兼爱’与‘非攻’乃是其肉,自然当不落话下。”

  “本谷主今夜自作主张借了燕王府一盏美酒,一谢太白盛情款待;二谢燕王府上下一家人好客非常。当此一盏,满饮为块!”

  正堂里大小一干人等,俱是应声而立把了满沿玉盏,又齐声大喝道:“我等愿幽嫣谷墨家第一百代谷主:吉祥,吉祥,吉祥!”

  “吉祥,吉祥,吉祥!”

  “吉祥,吉祥,吉祥!”

  众人言毕之际,慕容太白一阵哈哈大笑道:“谷主都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玉盏中酒水,非坊间酒肆客栈之五石散兑酒,也非‘十八杏花雕’酒,而是师傅在幽嫣谷时教佳琦与凌薇私酿配方米酒。”

  “大家都尝一尝师傅的手艺,睹物而思人、饮酒而念生。明日又是师傅头七之日,弟子已安排妥当。谷主以为弟子做得可妥当否?”

  陈静悠悠笑道:“太白不愧是姥姥的得意大弟子,也是娘亲得意的大师兄,更是本谷主得力之手。”

  慕容太白又朗声大笑道:“即是与幽嫣谷墨家第一百代谷主接风洗尘,弟子自当恭迎谷主身后东风,以壮弟子‘燕人’声威。自古‘燕人’心宽四海、策马八方,举杯满饮自是海量。有道是:把盏饮毕猎千山、张弓还射中山狼。痛快哉!”

  “大家,干!干!干!……”

  “父王,父王,干!……”

  “大王,大王,干!……”

  “……”

  陈静满沿玉盏下肚,温温而绵长、悠远而回甜、吞吐是芬芳。这玉盏米酒,回味之际正是满满思念的味道。

  就如那一个月不曾离了幽嫣谷半步苦练错负轮回剑之夜,总要与陈旭嫦唠叨没完。米酒那么绵长,喝下一盏念人断肠。

  慕容太白又娓娓说道:“幽嫣谷墨家弟子一生清淡,堂中之宴也尽显清淡本色。谷主请看,罐蒸的熊掌是清蒸的、一应菜食也都未做作的拼盘摆饰,用咱们’燕人‘最朴实的一句话说:踏实又管饱。”

  “如今皆是一家人,大家就不用客气了,尽兴,尽兴,尽兴!”

  慕容太白再次落席之际,有道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陈静斜眼瞅见八个孩子,双手捉的捉、啃的啃;撕的撕,就一个字:欢。

  陈静先前也曾听陈旭嫦说过:孟婆江南之人,大多食而不语;孟婆江北之地,却没这一条规矩。

  陈静抬眼之间瞅见忙着端碗下筷的贺兰佳琦与虞丘凌薇,更有手撕羊排的慕容太白,旋即又开口问道:“太白,你那一套‘五禽拳’身形步法与独孤老婆婆有关吗?”

  慕容太白一边撕扯了羊排,一边嚼了满嘴干肉的馋人香味,径直半咬慢嚼细吞快咽道:“谷主所问,弟子自当作答。弟子‘移形换影’身法确实为独孤前辈指点了一二。”

  “说来,那都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只是,弟子觉得像独孤前辈这般的高人,流落于官府之外、扎根于庙堂之极,也算是最下层乡民争相传唱的一件幸事罢了。”

  陈静骤听了这一个“幸”字,心中有一绺隐隐不安,一时从脑海中闪出了独孤老太婆说过的一句话: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燕王府自是朱门酒肉,像那清寒之子独孤信却饿得五天方便一次都是奢侈。

  燕王府宴席上熊掌每案一只,少则也得屠去四五只熊。相比之下,只可怜了寒坡岭下十八位精壮燕国猎户,为拯救路人之际顺带奢望一回熊掌,结果却是白搭。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先前,也曾听慕容太白明言,如今慕容太白是儒生、侠客、官府三体合一之身,那么对于这等民间疾苦之事,又当做何异样说辞?

  陈静很是好奇,也很想知道。但是又不能明言直说,大过年像这等为难之事,得用委婉之言。

  陈静不得不顺着慕容太白的话问了下去:“那太白以为,独孤老婆婆指点了当今‘慕容大王’一二,是幸事呢?还是幸事呢?”

  慕容太白一连听了两个‘幸事’,顿觉了事出蹊跷,也便正色瞅了一眼陈静委屈辩解道:“谷主啦,这事它不赖弟子慕容太白我啊!”

  “谷主,你且好生想一想。似独孤前辈这样的高人做的了官吗?收的了徒吗?受得了别人银子吗?独孤前辈乃修心之世外高人!对于此类高人而言,弟子我的蜜糖却如独孤前辈的砒霜、独孤前辈的蜜糖会是弟子我的砒霜。”

  “独孤前辈欲携孟婆江而东入五湖,控十山八寨而分燕魏。天不语而自高、地不言而自厚。似儒生之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欲王其冠,必承其重。若没有万千苦难的人后受罪,又如何来万人敬仰的大富大贵?艰难困苦,万显英雄本色;世事沉浮,必达壮志雄心。弟子我当初,不也这样熬过来的吗?弟子年幼之事,七师妹当不会与谷主说半句假话。”

  陈小英正欲开口之际,祖冲之旋即抱拳道:“禀谷主,此间贫道略有同感之三言两语。有道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人各有命,怎能强求!天命各不相同,那万民又能奈天何?天地皆以万物为刍狗,唯有不忘初心、尽人事而听天命!道可道、非常道,道之源在天!一念是善,感天动地,故而才有‘顺天应人’一说。佛家求‘缘’,缘分不同即是佛缘不同,自然因缘际会不同。”

  慕容太白旋即油腻双手抱拳与祖冲之笑道:“先生大才!先生高论尽倾佛道之说,尽得太虚道法精妙之处。师叔大可含笑九泉了!”

  陈静虽然听过陈旭嫦许多新奇之言,此刻燕王府堂中侃侃之言,那更是新奇万分!

  正是:舌上有龙泉,救人不用刀、杀人不见血。

  陈静索然无味也漠然无言,低头之际慕容太白又道:“谷主,独孤前辈指点‘移形换影’之术,倘若用在越女剑法上,自是威力倍增。佳琦与凌薇,弟子后来点拨一二,也进步神速。谷主天资聪颖,待弟子寻了一个空闲,也讨教谷主一二,谷主也便会了那‘移形换影’。”

  陈静闻言又来了兴致,玉盏满沿回敬道:“那本谷主,就先行谢过太白了。倘若太白能指导某人心神合一,本谷主也当感激不尽!”

  慕容太白自然心知肚明,旋即又满沿玉盏回敬道:“谷主所托,弟子敢不效命!弟子定当想方设法达成此事。白莲社刘文之天罡地煞阵倘若合了无声之雷,也是弟子心头刺、骨中针。如今没有北斗七星剑阵与之匹敌周旋,实乃天下苍生之害、武林同道之祸,血雨腥风罪过大矣!弟子也曾多次寻求上清派道家嫡传弟子,早晚必有回音。”

  “略略略,略略略。太白,真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慕容大王’果然名不虚传。如此,本谷主今夜也就宽心饱食了!”

  “哈哈,哈哈,哈哈。……”

  “嘤嘤,嘤嘤,嘤嘤。……”

  “嘻嘻,嘻嘻,嘻嘻。……”

  正堂中一时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其乐融融。一家人,确实就有一家人该有的样子!

  窸窸窣窣,……

  一阵白羽锁子甲摩擦之音骤然停歇于正堂门口,声如洪钟道:“启禀大王,天鹅城第一轮斥候消息已然汇总。请大王即刻定策!”

  慕容太白先招呼了众人,又一边底气十足道:“公孙将军,这里没有外人,没想到斥候这么快就回来了。也罢,兵者,诡道也!无论消息好坏,你且一一说来!”

  来将复姓公孙名景离,虎背熊腰、浓眉虬髯、目光如炬,是慕容太白天鹅城的左肩右膀之一。

  公孙氏是当今燕国除了慕容氏之外的另一名门望族。名传天下者前有公孙鞅(卫鞅)、中有公孙起(白起)、末有公孙瓒,更有族弟公孙景茂游学孟婆江南号称神童。

  “启禀大王,斥候急报:白莲社刘文之与释远下落不明。杨恩代行白莲社副社长之权,且与左护法张伟同时现身魏国。右护法申屠力夫龟缩孟婆江南动向不明。若干幽、并二州游侠在魏国‘上香拜社’。更有魏国秘密集结大军,去向不明!”

  慕容太白镇定捉了一筷子张飞牛肉,细嚼道:“这肉,越来越有味了;这事,越来越有趣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