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错负轮回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刘文之落荒而逃

错负轮回剑 小大毛 3000 2018.12.20 09:52

  地震还如大浪淘沙般的急剧无节制、无规律的上下、左右波动不止!

  驿道像一条九尺宽的深色缎带,来回上下、左右似一个总角孩童那般调皮的蹦蹦跳跳;又好似一望无际的大江中,一艘无依无靠的小木船,随波逐流、随风飘荡。

  驿道两边花枝招展的梅林,在雪花点点的月色下,被悄无声息的地震一来,雪绒花纷飞、嫣红梅花纷飞,又是一场突如其来且更为猛烈的花雨中夹杂着雪雨。

  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刘文之手中映着跳动寒光的天师剑刺向陈小英胸前的时侯,是一脸极度得意,还咧嘴一阵轻蔑嘲笑道:“啧啧啧,啧啧啧。贫道以为幽嫣谷墨家弟子都长了三头六臂!原来还是和贫道一样,长了一个脑袋两条大腿,该有失足的时候!哈哈,……”

  “幽嫣谷墨家七弟子陈小英,你命中注定有此一劫!今天,就让贫道送你上天,……”

  “……”

  陈小英见天师剑上下满满的寒光中尽是无穷无尽的杀气,反手倒提着越女剑想反击,那知道脚下地面经过刚才你来我往的打斗,蓬松而又“咯吱咯吱”的雪地,被踩成了一团又一团的冰溜子!

  雪地里的冰溜子,是越踩越滑、越滑越溜,只要滑溜着一开始,就好似一只极速旋转的溜溜球,完全不能由人左右。

  陈小英脚下湿漉漉的玄色靴子,在一团又一团的冰溜子下,左右来回一滑,身子不平衡旋即又一个歪斜,又反着一个方向跌倒在地,全然在冰溜子上失控了!

  陈小英,一边急忙连滚带爬,一边又如醉酒了的汉子一般左步右行、右步左行,万幸还躲过了刘文之天师剑的这一剑刺杀。

  正当陈小英连滚带爬的时候,刘文之好似捉住了陈小英这一连串的破绽,心中突然豁然开朗,又天高云淡般的像喝了一罐子蜜糖,甜得发腻、腻得神采奕奕。

  刘文之,虽然追了上去,还近身了陈小英,但是陈小英手中的越女剑并没有使出该有的剑招。

  刘文之一时激动,更是欣喜万分,感觉陈小英的死期,貌似就在眼下的这一时半刻之内。

  刘文之,已经顾不得天师剑的剑招了,只要连滚带爬的陈小英站稳身子之前,从陈小英后背心一剑捅下去,结果也是一样的!

  刘文之,天师剑只要够着了陈小英的后背心,只要那么用力一捅,天师剑还要用力旋转半圈,致命效果不比一剑封喉差!

  刘文之看眼前这一副光景,心中那一颗早已热血沸腾的心,在三天三夜中得到了最为爽快的一次释放。

  刘文之自以为,今夜只要杀了陈小英,白莲社的宏图大业就少了一个绕不过去的牵绊,像陈小英这样的绊脚石,自然越少越好!

  “白莲社千秋万代,该死绝的幽嫣谷墨家弟子,……”

  “你这女子,去死吧,……”

  “……”

  刘文之一边用天师剑像长矛一般直刺去了陈小英的后背心,一边又用底气十足的轻蔑之言诋毁幽嫣谷墨家弟子,像是顷刻之间就能结果了陈小英的性命。

  咴儿、咴儿、咴儿,……

  一阵急促狂奔的马鸣,从刘文之耳朵根处突然又响了起来。

  这一阵急促而狂奔的马鸣声响过以后,一阵呼啸而过的风声,从刘文之耳朵后背如流星一闪而过,在冰天雪地的世界里还能感受到风声里一阵轻微暖暖的温度。

  嘭、嘭!

  重物与重物的猛烈撞击声!

  虽然,没有金属与金属之间的撞击声那么嘎巴脆,也没有金属与金属之间撞击那般火花四射。

  但是,这一阵撞击声却不亚于从十层楼阁扔下了一张桌子、或是一把椅子、或是一抚案台!

  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撞击声,是刘文之披头散发的后背,被陈小英的旋风白马两条刚劲有力的前腿,如泰山压顶一般重重一踢!

  坐骑救主,刘文之心肝脾肺肾顿时一阵急促的撕裂!

  “咳咳,咳咳,咳咳,……”

  刘文之,被旋风白马偷袭的重重一踢就如当头一棒,让右手中的天师剑一时好像失去了八分力道与九分速度,顷刻之间就像一只着了秋霜的茄子、着了狂风暴雨的一树花朵、被邻居家饥饿至极的猪拱了一地的白菜,更是心碎了一地!

  扑通~

  刘文之,正当万般锥心的咳嗽之际,一时缓缓的失去了力道与心情,双腿像是遇见了刘家列祖列宗一般,不由自主的跪在了雪地里。

  噗嗤,噗嗤,……

  刘文之,实在没有忍住心中撕裂了的心肝脾肺肾,一股咸湿而又急躁的热血匆匆涌上了心头,旋即夺口而出,紧接着猛烈的喷射去了三尺之外,血迹染红了两块酒壶大小的雪地,在雪花点点与月光下更像是两朵初现的昙花。

  刘文之,感觉眼前的万物开始旋转,紧接着更为猛烈的旋转,此时整个地面不像起伏着的江波,更像是要翻江倒海的百丈海浪!

  刘文之,被陈小英的旋风白马重重一踢,倒也并没有被踢昏失去神智,好歹也是江湖传闻的“僧道双煞”,如果就这样被区区一匹马踢昏了,还真不配这一个“煞”字!

  在刘文之眼前旋转的,还有越来越猛烈的地震,在地面如海浪一般晃动之间,还能清晰的听见远处房屋倒塌声、巨石翻滚声、家禽家畜惊叫中夹杂着哀嚎声,更有一声又一声悲惨的男女老幼哀嚎,……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将有多少父母妻儿看不见明天升起的太阳;也将有多少父母妻儿在一场天灾之下一贫如洗。

  现在的刘文之,虽然天师剑处在了陈小英越女剑的下风,但是此时天师剑根本没法准确的去伤到陈小英,陈小英也根本没法再来取刘文之的项上人头。

  刘文之心中只是微微一笑,这突如其来的地震之后,白莲社弟子将会与日俱增,白莲社宏图大业将迫在眉睫。

  甚至,在刘文之心中,更希望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来得更猛烈一些、更持久一些!

  刘文之在心中正默默的这样嘀咕的时候,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确实更加猛烈、更加持久了!

  如此,真是天助白莲社!

  “啊,啊,啊,……”

  这三声刺耳的惊叫声,却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是陈小英在越来越猛烈的地震中惊慌失声了。

  这么强烈的地震,像刘文之这样头发花白的老道士心中,也是第一次遇见,更何况像陈小英这样年轻的侠客,还是一个女人!

  扑通扑通、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叽里呱啦、窸窸窣窣,……

  就在陈小英和刘文之大约数百尺之外,一座城隍庙在强烈的地震中倒了外墙、塌了围墙、摔了屋檐与房梁,一时之间月下的雪花中还夹杂着一层灰蒙蒙的尘土。

  陈小英,虽然在幽嫣谷中苦练越女剑法的时候,像身体平衡也练了多少个日日夜夜;但是在地面强烈的摇晃波动之间、在滑溜溜的雪地上,还要保持身体平衡,确实没有眼下这样的机缘去苦练。

  陈小英,作为一个女人,失声是自然而然的第一反应,失声之后片刻才是脑子最为清醒的时刻。

  “嘤嘤,嘤嘤嘤嘤,……”

  陈小英,一连串如梦醒似的奇葩呓语,终于从失声的惊叫声中找回了突然失去的自我。

  陈小英,左手越女剑剑鞘猛烈插入左脚下的雪地里、右手越女剑插入右脚下的雪地里。

  陈小英,一对湿漉漉沾着雪花点点的玄色靴子,在一肩宽的剑鞘与剑面之间,目光如炬注视着跪在雪地里的刘文之,又极速半蹲着马步像一个小河中的船夫、大江上的渔夫、沧海里的摆渡人。

  陈小英,半蹲着的马步随着地震剧烈摇晃的波动,一时也随着越来越猛烈的晃动,左右、上下跟着节奏一起晃悠了起来。

  就在这一个时候,一阵比满月更为灼人双眼的光芒,从西边的天空中极速猛烈的斜射坠下,像是一颗燃烧殆尽的流星。

  在光芒后面,长拖的尾巴上映出了一朵如烟如雾如梦如幻一般的白色莲花影子,极速往崩塌的城隍庙里又义无反顾的砸了下去。

  刘文之,在地震中双手捉紧剑鞘与天师剑,索性匍匐在了雪地上,像一只兔子又爬又跳的往远处躲闪开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刘文之,出过的汗比陈小英吃过的盐,或许还真的多了许多!

  陈小英只是干瞪眼,一时虽然平衡了身子,但又没有十足的把握追出去取了刘文之的项上人头。

  刘文之,像兔子蹦近了黑色的高头长鬃大马,一跃上马,拉直了马缰绳,任凭黑色的高头长鬃大马在驿道上急躁的狂奔。

  刘文之,落荒而逃的时候,强忍住心中的疼痛,像是解脱了一般又高兴的大喊道:“白莲现世,白莲社千秋万代,……”

  这一次,只尴尬了陈小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