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错负轮回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城隍庙天女散花

错负轮回剑 小大毛 3000 2019.01.20 09:41

  旋风白马骤然停,面纱斗笠仗剑行。

  陈小英与陈静策马掠过城隍庙之际,眼见最讨厌的白莲社弟子人多势众还长剑相向,两人都是行走江湖之辈,更是幽嫣谷墨家的弟子,自然少不了路见不平!

  故而双双玄色靴子一沉,越女剑出鞘两道寒光闪过,陈静率先一道剑气救下了李声速,其寿帽上插了孔雀尾的脑袋总算保住了!

  毕竟在陈静第一印象里,李声速还算是一个难得的好官。

  而且像杨恩这样的臭道士,一而再的伤害陈小英那就是十足的坏人。

  陈静小脸冷若冰霜似冬日墨染松枝上的残雪、似挂满山涧的冰溜子,又在横眉怒目之间越女剑对杨恩麾下自是半分不留情。

  就在陈静解围之际,陈小英面纱斗笠已近身杨恩六尺,又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玄色靴子突然一沉,凌空一跃荡起了一层又一层愤怒而又满满杀气的青黄飞絮与梅林枝丫,飞絮左右飘悠、枝丫上下荡悠,越女剑寒光一闪一式平剑又抵去了杨恩的长剑。

  当!

  两兵相接、四目相撞,仇人相见那是格外眼红!

  这便是:你恨不得一剑封喉了我,我恨不得一剑取下你的项上人头。

  可最后却成不了王八与绿豆那般绿对了眼,只会是针尖又对了麦芒!

  陈小英见了杨恩就来气!

  没有最气,只有更气!

  自客缘斋初遇就苦苦相逼,上一次大意失手险些丧命,像杨恩这样的臭道士早该一剑封喉了!

  “小杂毛,今天不废了你,本姑娘就不姓陈!……”

  “小杂毛,看剑!……”

  陈小英沉眉似刀、嘴角下扬、朱唇微张大喝之际,越女剑一式挑剑之后又是抹剑极速一挥,一道不强不弱的剑气闪去了杨恩胸前青色道袍,刚好与陈静那第一道剑气伤痕划成了一根漂亮的树枝丫。

  杨恩在一个眨眼之间就中了两道剑气,身前一阵隐隐刺痛、后背一阵冷冷冰凉,自是心惊肉又跳!

  居然没想到这么快又成了陈小英砧板上的鱼俎,似一只鹰爪捉紧了小心肝,整个人在一瞬间都成了一锅沸腾热油待烹的荤素菜肴。

  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这话其实一点儿也不假!可是,杨恩心中那是一万个不服!

  只是一个月不见陈小英的踪迹与身影而已,如今却冷不丁的使出了剑气,完全都在预料之外!

  更有曾经被轻视了的一个小孩子还使出了更为猛烈的剑气,那更是意料之外的意外。

  这事完全不合情理!

  杨恩在两个眨眼之间的功夫又细细想来,幽嫣谷墨家变化实在不可思议、完全匪夷所思!

  就这一个月,杨恩好不容易才和刘文之见上一面,多番深谈之后才得了城隍庙上香拜社这桩差事。

  这倒好,幽嫣谷异军突起那是细思极恐,将来必定会成为白莲社躲不去的绊脚石。躲不了,那就把幽嫣谷的希望扼杀在摇篮中吧。

  就在杨恩与陈小英长剑撕咬之际、陈静一道剑气伤了杨恩之后,陈静顺势又在左步右行、右步左行之间冲进了白莲社弟子中,就似下山猛虎入了羊群,一道道前后左右的剑气横飞,白莲社弟子一柱柱鲜血喷涌如泉像极了天女散花。

  陈静,惊呆了!

  第一次临阵杀敌,没想到错负轮回剑法居然如此厉害,白莲社弟子完全就如随便斩杀的野鸡、土狗、笨猪!

  陈静忍不住抓狂了一次又一次,好不容易才收住了脚步,微微回头一看却倒下了一堆又一堆、伤痕累累八八九九的白莲社弟子。

  陈静左手捂住了小嘴,右手斜持了越女剑,又从眼神缝隙里若即若离的瞅了一眼越女剑,除了越女剑上一道嗜血的寒光之外,确实没有留下一点一滴的鲜血,也没有留下一绺一缕的血溜子!

  “娘,静静今天伤人了!娘,静静今天伤人了呀!……”

  “娘,静静变坏了吗?……”

  陈小英没空去理会陈静的年幼无知,一时又对这个呆痴女、笨傻女似的幽嫣谷主接任者心中生了一万次鄙视,实在太墨迹了。

  话又说回来,第一次伤人确实是很纠结的一件事。生而为人,谁都有各种难忘的第一次!

  还记得陈旭嫦第一次拿剑让陈小英劈杀幽嫣谷早晚喂食的兔子脑壳时,心中那是有一万六千八百二十五匹吃草的烈马脱缰狂奔。

  陈小英当然记得第一次杀生之后那一种心灵深处的愧疚与崩溃,确实需要人一次又一次的安慰!

  只是后来兔子脑壳砍多了,美味兔肉入口更是垂涎三尺,劈杀兔子脑壳也就毫不手软了,再后来更是理所当然且动作十分娴熟了。

  正如后来一剑封喉了那一些江湖中的武林败类,越女剑出鞘更是麻木得一身轻松。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陈小英也曾有考虑过这一个问题,武林败类究竟该不该命丧越女剑下?

  可是,想来想去最后只有一个道理:自古正邪不两立。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这一些武林败类游离于官府管辖之外,倘若不杀了他们就会有更多无辜的人被害。这就是幽嫣谷墨家的“天志”精神。

  陈小英见陈静大概也是第一次伤人,还第一次如风吹海浪、雨过麦田那般伤了这么多人,如果换了自己一定也很难受!这个第一次,陈静是必须要被安慰的!

  “静静,别怕!为娘告诉你:白莲社弟子都是坏人,……”

  “静静,为娘还告诉你:坏人就不是人,……”

  “静静,只要伤了一个坏人,就保护了成千上万个好人,……”

  陈静好似明白了,径直越女剑前后左右、一道又一道的剑气在白莲社弟子中再现天女散花!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陈静只熟练了错负轮回剑法第一式,这一道道剑气抹剑一挥可一剑封喉,前后左右一挥自是天女散花!

  白莲社弟子见陈静剑气了得,虽然恨得咬牙切齿,但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也不得不护住长剑往剑气范围之外且战且退。

  就在陈小英与陈静飞身下马出手之际,两个县衙差役抽身极速奔了过来,腰刀极速入地五寸,一个扶正了李声速的身子、另一个使劲掐捏了李声速人中穴。

  两个县衙差役就似伤了老父与兄长,径直痛哭流涕道:“李头,李头,你可别吓唬咱们!……”

  “李头,李头,你要撑住,……”

  功夫不负苦心人,自古以来掐捏人中穴救急都是有用的!

  李声速缓缓睁开双眼见两个县衙差役在旁那是面色一喜;又见伤了无数白莲社弟子一时胸中五味杂陈翻滚了一地,多的都是咸的、酸的、苦的、涩的,……

  李声速胸中一时又奔涌出了一阵更为猛烈的咸湿味道,在胸前咕噜、咯噔了一下,忍不住喷了一口热血,似云不是雾、似雾不是云,热血点点又洒满了一脸!

  “李头,李头,咱们也拼了,不留一个活口。……”

  “李头,李头,要是太守怪罪,就说是滚石塌方砸死的!……”

  “李头,给个准话!……”

  李声速挥舞有气无力的双手,一时看见张锋六尺银色枪尖下一个又一个白莲社弟子倒下,越女剑下一个又一个白莲社弟子继续倒下,胸口在不停翻腾。

  “不,不,不要啊,……”

  李声速沉吟之中缓缓摸出了经常把玩的两颗青色鸡蛋大的珠子,两个县衙差役顿时明白了。

  这两颗青色鸡蛋大的珠子,并非把玩的寻常珠子,而是练家子在万急之时救急逃生所用。

  李声速这两颗青色鸡蛋大的珠子炸裂之后能飘出一种有毒、让人恶心、刺鼻的臭鸡蛋味。

  虽然江湖中都把这一种珠子称为“霹雳丸”,但是县衙里的差役都戏称为“臭鸡蛋”。

  县衙差役捉了李声速的左右手架在肩膀上,李声速又在碎步疾驰之间启动了两颗“霹雳丸”隐藏的机关,往打斗最多的地方丢了去。

  两个县衙差役一边后退一边往打斗中的县衙差役大声呼喊道:“臭鸡蛋来了,臭鸡蛋来了,臭鸡蛋来了,大家都快跑啊,……”

  嘭、嘭!

  两声巨响似闷雷,两道闪光泻浓烟,浓烟翻滚似浪高百尺的孟婆江水,一时弥漫了城隍庙前的梅林像极了人间仙境。

  就在这一个时候,陈小英一式撩剑挣脱了杨恩长剑的纠缠,正想一式绞剑之后的抹剑一剑封喉了杨恩,可一时剑气又没能使出来。

  梅林里弥漫了臭鸡蛋味,白色烟雾入鼻人人作呕吐状,烟雾中的白莲社弟子更像中了瘟疫一般呕吐了白色泡沫。

  好毒,有毒!

  陈小英不得不收了越女剑,扯下面纱斗笠上的面纱捂住鼻子,径直去烟雾中拽出了也口吐白色泡沫的陈静往梅林弥漫之外奔了去。

  白莲社弟子抱头鼠窜之际,张锋和“马儿”与“朱儿”也都呕吐了一地,大声骂道:“奶娘的胸,还要不要人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