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错负轮回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8章 燕王府接风洗尘

错负轮回剑 小大毛 3000 2019.03.02 12:56

  祖冲之脱口一言吓离魂,两弟子四目相瞠叹古今,貌似子虚乌有之事却也匪夷所思,实在费解。

  慕容太白张口笑道:“祖先生,过去之事已了、眼下之事不少、将来之事难料。慕容太白我也是俗世之人,咱们就从了俗世之事吧!”

  陈小英也附和道:“大师兄言之有理,祖先生无需伤神挂怀。长路漫漫,终有一归。逝者已然安息,太虚道长与娘的传人如今俱在。”

  慕容太白眉眼一舒,恰似人逢喜事精神爽,抱拳向了陈小英与祖冲之笑道:“七师妹说的极是。有道是:万物复始凋零之际,也是周而重获新生之时。既然祖先生乃师叔太虚道长门下,那与谷主接风洗尘之宴,自然也少不得你一席。”

  祖冲之张口欲言推辞之际,慕容太白早已由拳化掌,在祖冲之面前三摆笑道:“诶,祖先生切莫推辞了。既是同根同源,自比同出一门弟子,更是一家人。方才谷主还有言再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慕容太白又故作不知问道:“谷主,弟子说得可对?”

  陈静噗嗤一笑道:“略略略,略略略。太白方才说的极是。本谷主原本以为:这‘太白’二字,初闻还以为长得如天底下痴迷五石散兑酒的儒生那般面若梨花,原来这‘太白’二字是‘看得太明白’之意。”

  慕容太白旋即开怀大笑道:“哈哈,哈哈。不愧是谷主,弟子五体投地。谷主一言乃洞彻万物、惊天地而泣鬼神,弟子自叹不如!”

  陈小英心中不悦,那是女人的嫉妒心作祟,旋即在一旁白了一眼陈静道:“静静这一个孩子呀,与娘一样都是苦命的女人啦!都是被亲生爹娘抛弃的人儿啦。”

  慕容太白又一摆手道:“诶,七师妹此言差矣。生而为人,总是有父母不在之日,总是黑发人送白发人,这是天道、也是大道。想慕容太白我年幼之时,又何曾不是呢?”

  “遥想当初,家父与师傅一道仗剑走天涯,诛杀五斗米道孙秀,追杀‘僧道双煞’,名扬天下。家父是师傅的大师兄,可家父这一个‘师伯’,莫要说当爹,就更别说当叔伯了!”

  “大师兄我这一个有爹有娘的孩子,也活脱脱的变成了一个有爹有娘的孤儿。人啦,生就孤独,倘若奢望太多,也便不满太多。无欲无求,也正应了无欲则刚!”

  慕容太白原本一席安慰陈小英与陈静之话,祖冲之却频频点头笑道:“‘慕容大王’此语,正合了先师太虚道长的太虚道法。这听‘慕容大王’一言,恰似先师教诲在一旁!”

  “‘慕容大王’,实不相瞒。先师也曾多次提及慕容白前辈。以贫道今日看来,‘慕容大王’自是父虎无犬子,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更似孟婆江水一浪盖过了一浪!”

  慕容太白抱拳张弛大笑道:“祖先生呐,慕容太白我不敢受此天大夸奖。谷主在此,谷主小小年纪才是万中无一之能啊!”

  陈小英又白了一言陈静,见慕容太白与祖冲之说在兴头上,也便安静了脸色不去打扰雅兴。

  “略略略,略略略,……”

  慕容太白又抱拳问道:“祖先生大才,天鹅城当无糊涂帐的吧?”

  祖冲之把手一扬,指了九大堆三尺高的帐本道:“‘慕容大王’,且莫担忧。这一堆账本上倘有一细微之处的糊涂帐,贫道这一副算盘珠子定教它无处遁形。世间最多的糊涂帐,还是在帐本之外呐!”

  慕容太白一时面色微愁,旋即又若有所思问道:“祖先生,但说无妨。有道是:未雨绸缪,不但有备无患,更是防患于未然。”

  祖冲之沉思了一个眨眼的功夫之后,背对了双手踱步三回,旋即又停下了步子,径直开口说道:“‘慕容大王’,实不相瞒,以贫道算尽天下糊涂帐的先列看来。糊涂帐,倘若糊涂到了帐本上,那已经糊涂到了膏肓是无药可救之态了;大多的糊涂帐,乃帐本与实物不一,数目想去甚远;私下里更有以多套账本糊弄官府或者掌柜,又或全是假帐而不见一个活生生的实物。”

  慕容太白抱拳笑道:“听先生一言,那是胜读十年书啊!方今天鹅城慕容太白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倘若有宵小之辈胆敢欺骗慕容太白我,我定当军法从事毫不手软、不留一丝情面!”

  “只是,祖先生。依你之言,倘若有此等名状,又当何解?”

  祖冲之双眼泛了绿光,仰头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慕容大王’切莫心急。以贫道这些天仔细算来,还未发现一处糊涂帐。‘慕容大王’之问,贫道自当做答。”

  “杜绝糊涂帐唯一可行之法:随兴抽查。如此,糊涂帐自当绝于人前,又自当绝于天下。倘若真有这一天来临,贫道这一副算盘珠子只能束之高阁任其发霉咯。”

  “不过,以贫道现在看来,大凡有人的地方就有糊涂帐。毕竟,天下读书人都说:水至清则无鱼;更有天下为官之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还有民怨:无商不尖。”

  “贫道这一副算盘,只怕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罢了,罢了。路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慕容太白一时肃然起敬,径直又抱拳笑道:“祖先生打得一副好算盘,真乃天下一绝!”

  祖冲之估摸着从衣襟里小心翼翼掏出了一本古色古香的线装小册子,毕恭毕敬的呈在慕容太白眼前道:“贫道启禀‘慕容大王’,前日收了家信,说建康城中‘十八春香坊’联名要请贫道去算糊涂帐。天鹅城这一堆帐本还有两日便有了结果。待贫道有了结果之后,自当赶回孟婆江南。这一本小册子,也是贫道的心血,今日就赠与‘慕容大王’,愿能为燕国百姓造福一方。”

  慕容太白毕恭毕敬的接过小册子,上书三字:安边论。接着又不舍追问道:“祖先生大才,慕容太白我这一方泥潭小河之水,已经留不住先生这般入海腾云之龙咯。”

  “祖先生,建康城中‘十八春香坊’那是烟花之地,莫非也有糊涂帐?”

  祖冲之微微一笑道:“‘慕容大王’,此言差矣。醉生梦死之地,只怕更是一塌糊涂。贫道以算尽天下糊涂帐为志,弘扬先师太虚道法。况且,正如谷主方才所言: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同根同源,皆为幽嫣谷墨家分支流派。”

  “倘若‘慕容大王’再有召唤,书信一至,贫道必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这一册《安边论》,是贫道尽得先师太虚道法所悟。先前,闲暇之余偶尔灵光一现,书笔唠叨琐碎之言集成一册,贫道但愿能助‘慕容大王’一二为是。”

  慕容太白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即是祖先生高论,慕容太白我自当早晚拜读。燕国可行之处,自当为民造福。走,为谷主接风洗尘之宴,是时候了!”

  慕容太白是主,客随主便。祖冲之也不好再次推辞,径直与陈小英与陈静一道穿过了三条青黄回廊,又越过了两拱汉白石桥。

  此时此刻,夕阳西下的血染晚霞已经没了身影、寻不了踪迹,燕王府中辞旧迎新的一排又一排大红灯笼已经怒放了夜中灿烂。

  耶律巴巴拉霸西早已在燕王府内堂守候了多时,与一干人等奉上了湿巾与温水,打点清洁之后,径直又领去正堂接风洗尘的宴席。

  正堂入眼灯火辉煌绚丽多彩,屏风台榭、铜炉阁鳟,雕花纹饰无不彰显大富大贵。

  正堂正中一方大案台上早立了贺兰佳琦与虞丘凌薇。左右两方各分了几排案台。左边上方两案、下方两排四案,右边如是。

  慕容太白与耶律巴巴拉霸西轻笑道:“耶律管家,今日与谷主接风洗尘,自当是家宴。王府那一套规矩,今儿就先撤了。”

  耶律巴巴拉霸西大手一挥,燕王府中的下人们便撤出了正堂。旋即又安排了守候八人入席,守候的八个孩子穿得更加讲究。

  慕容太白旋即正堂大案前席地而坐,左边贺兰佳琦、右边虞丘凌薇,正堂两边后四排按了长幼与主次之别各自席地而坐。左边上祖冲之,管家耶律巴巴拉霸西次之;右上陈静,陈小英次之。

  陈静张眼瞅见一方案台上的汤食与肉羹,以及黄绿菜食,气息早就扑鼻入了胸肺,馋人!

  好香,真香,飘飘香!

  自从大年初三在客缘斋吃了一回热食之外,这几天一路跑马赶路都是凉白水就了冰冷的雪白大馒头。

  陈静实在忍不住吞下肚了三回唾沫星子,却见慕容太白把盏笑道:“今夜,弟子携一家老小与幽嫣谷墨家第一百代谷主接风洗尘,祖先生为坐上客,当为见证。弟子慕容太白愿谷主:吉祥、吉祥、吉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