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九十九日出逃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大酋长的决定

九十九日出逃记 破脸狗 6210 2019.06.13 02:06

  被几个蜥蜴怪轮番踢打的我虽然并没伤到我,却总是有种憋屈压抑不住,就好比是有人假装掌抠你的脸,不痛,但老在你眼前晃荡就是叫人不爽。

  眼看所有的蜥蜴怪基本都围了过来,看管沙尔扎和亚的就只剩一个蜥蜴怪了。我抽出压在身下的左手,锄地一压,轻吸一口气准备释放我刚刚领悟的一项技能。

  嗖~嗖~!几声。身上的几个蜥蜴怪被冲出几米远,头上插着如直尺般弹荡的箭身。远处已经赶过来的旦木旦叼箭矢,手法娴熟地迅速运弓。嗖~嗖~!又是双连射,蜥蜴怪们已经反映过来,甩手用盾架开了飞来的箭矢。趁这空档我翻一跃走了蜥蜴怪身上的短剑,几个侧滚精确地砍中蜥蜴怪们的膝关节,蜥蜴怪们应声倒地,我不进行补刀击杀,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直接就冲向亚和沙尔扎所在的方位。果然不出我所料,负责看管的蜥蜴怪已经拉燃了土制炸药“波爷弹”准备同归于尽。借着奔跑的惯我直接铲向了蜥蜴怪的脚踝,受到突然冲击的蜥蜴怪几乎是整个身体扑向了我,起手一举刚刚来的短剑完完全全没入了蜥蜴怪的咽喉,我原本想帅气的一脚踢开“波爷弹”,但足球水平只停留在小学水平的我并没有什么把握,而且以现在我体位来说很难操作,我直接接住了“波爷弹”用力将其抛向高空大喊“旦木旦。”

  “波爷弹”被抛到高点的时候,被旦木旦的箭矢击中,飞行轨道被强行更改加上来自蓄力射击的冲击力飞得更远了。

  “崩!”的巨响,在地面的我们都能感受到来自天空的气压冲击,可想这土制炸药的威力确实不小,要是几个同时点爆后果不堪设想,我也明白了事态的严重,并且理解了沙尔扎和亚为什么冒着犯忌的处罚也要擅自行动了。

  ……

  ……

  解开手脚的亚一次扑在了我身上,紧紧的拥住了我的脖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止不住地抽泣。瘫坐在地上的我也没有了忌讳,将手放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抚。

  “我真的不是葛诺达。”我难过的说道。

  “我知道……没关系……”亚说道。

  我没再吭气,只是紧紧地抱着她,不敢想以后。

  ……

  ……

  回到蛮别部落的时候天已经黑定了,从一如既往的平和来看部落还没有受到袭击,人们手持着火炬,脚跟踏着鼓点为部落的英雄们颂着赞歌。一行人已经满脸疲惫,根本无力多言,只是勉强地挥挥手以示回应,只有沙尔扎非撑着虚弱的身躯,笔直地站在牛车前彰显蛮别勇士的威严。

  “这是你要的秘宝。”我将戒指放到跪倒在地的废话长老面前。

  “不,真实之戒罔替是属于真正卡木萨的。”长老颤动着老迈的身躯道并未接受。

  “意思是我不用给你?”

  “那是自然的,你证明了你是真正的卡木萨,也就是我们的大酋长,蛮别之地所有的东西都属于大酋长卡木萨的。”长老言罢开始高呼“大酋长、大酋长、大酋长。”

  下面所有人,手持武器的勇士、身着僧袍的僧侣、魁梧的侍卫、拴牛的牛童、哺的妇人、无分老幼都跟着呼号。

  这场面之震撼,以前只在校长讲话或领导做报告时有所感受,当然那时的我是站在台下合着大家的掌声应付。现在自己是主角确很不适应,脸上一阵白一阵,臊得慌,看来领导们也确实不容易。

  “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单独聊一下。”我拉了拉大长老。

  “好的,跟我来,这里是有些嘈杂。”大长老点头应道。

  我是不习惯嘈杂,应该说长时间的宅男生活让我有人群恐惧症,人一多就开始烦躁不安,就想逃回自己的小世界中。但现在不是,这里毕竟不是我的现实生活,我也不再是相貌平平,身体瘦弱,还稍微有些弓背的游戏宅,现在的我是这个世界主角,所有的存在只为我的游戏体验服务,所以当人群拥戴的声音不觉的时候我还有些许虚荣满足的,只是我有些事情必须了断,所以我要和大长老好好谈谈。

  初见BOSS已经击杀了,说明新手村任务应该已经完成了,但系统里还是没有退出选项,我必须搞清楚这一切,总不能糊里糊涂的下去,起码我得搞清楚游戏的最终目标吧。

  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已经想好了,我不会再接下任何主线任务了,新手村任务完成,我就已经可以摆脱规则的束缚,既然是开放世界游戏,我要放下一切包袱自行探索,即便是找不到退出游戏的方法,但起码能感受到游戏的魅力。

  “阿妈。”伴随着一声稚嫩的喊声,从侍卫的脚边挤进来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朝着我身后的亚跑了过来。

  “恩盾。”亚伏很自然地卸下武器,蹲下身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小女孩的拥抱。

  亚已经有孩子了?她不是才19岁?她的男人不是已经……,我一脸疑惑的看向亚,人家亚连头都不抬一下,一脸溺的看着奔向她的孩子,眼神里洋溢的都是母。我除了无奈的笑还能作什么呢?我原想和大长老讨要,带着亚上路冒险,她现在对我没感觉也无妨,只要有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我就会有机会表现,让亚真正喜欢上我。可现在冒出来个孩子,我美好的梦想一下子被清空丢垃圾站里了,只剩下一具傻笑的躯壳。

  “阿爸?!”

  我的腿一下子被孩子抱住了。

  我一愣,孩子正闪动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我。

  “恩顿,这是大酋长。”亚也楞了,赶紧收回伸开的双手,从身后搂住小女孩。

  “阿爸成大酋长了?”小女孩并不松手,只是回头疑惑地问亚。

  “那个……恩盾,你先放手,阿妈跟你说……”亚很焦急,生怕孩子不智的行为激怒了我这个新任的大酋长。

  “阿爸,抱抱。”

  亚的眼泪刷的一下就滚了下来。

  我的膝盖扑腾一下就了下来,粗壮的手将娘母两个一把抱住。

  “阿爸回来了。”我的鼻子根本不听指挥,酸得我眼睛都是的。

  ……

  ……

  “寻找另一枚秘宝戒指的主人?”我不解的问道。

  “邪魔入世,涂炭生灵,单凭蛮别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我们只有在大主的庇护下才有可能逃过一劫,身处乱世即便是暂时也要形成联盟,否则必然会被邪魔湮灭,而大酋长您已经得到了卡木萨证明的真实之戒罔替,就具备了协商的资格,但想要得到大主议会的支持至少需要两票,所以您需要找到另一个卡木萨并得到他的支持。”大长老恭谨地说道。

  大长老将我带进了议事堂,这里应该是大酋长论事断情的场所,宽敞的石室装饰着各式各样的兽皮和兽首,整个氛围塑造得庄重而威严。

  “协商什么?”我总觉得被人牵着鼻子走。

  “只要部落的卡木萨获得大主议会认可,议会便以协议联盟的形式为部落提供武装保护。”大长老解释道。

  “为何还要找另一枚秘宝戒指主人?”

  “拥有秘宝戒指的人就即是部落的头人同时也是该部落的发言人,原本大主只需要部落发言人代表自己部落在协议上签字便可派遣驻军,可随着魔兽侵蚀的蔓延和协议联盟的增加,大主能提供武装力量就渐渐不足,我们蛮别地处莽荒,受到侵蚀较晚,受到的影响也晚,加上一直没能甄选出我们自己卡木萨,所以……”

  “所以我们只能赶末班车?”

  “末班车?我虽然不懂大酋长所说的意思,但我想应该是落后的意思吧。”

  “咳,对就是那个意思。”

  “我们是落后了一些,但还是有机会的,先前大主的驿马曾向我透露过,可以通过合并部落的方式获得签约机会。”大长老肯定的说道。

  “合并部落?你能答应?”我不屑大长老的讲话。

  “放在以前我绝不可能同意,可现在事非得以,今年来侵蚀的情况对我们蛮别影响越来越严重,我们的收成和捕获已经大不如前,原先的狩猎区已经收缩了大半,人员伤亡不断,而且还因争夺庇护权受到了其他未能有卡木萨部落的袭击。”大长老无奈的摇头。

  这或许就是会碰到夜龙族偷袭的原因吧,我想。

  “也就是说我还要去煽动其他部落和我们合并?”

  “是说服。”

  “你觉得我能行?”

  “只有卡木萨才有资格进行合并商谈。”大长老说话直得让人难受。

  “我会去做的,但不敢保证成功。”我先把后路留好。

  “只要我们的卡木萨愿意与蛮别站在一起,哪怕是末路悬崖,我们都将义无反顾地追随大酋长。”大长老见我点头兴奋得连忙跪地行礼。

  “我有三个条件。”

  “我们必当遵照。”

  “把人叫进来吧。”社畜的经验教育我这种时候必须要有人见证,可不能让自己的努力变成白条一张。

  可能蛮别部落并不大,作为大酋长的首次执政会议来的只有区区十几人,前排的5个人是各部族的族长,然后是部族勇士团的头领,狩猎所的持号人,沙尔扎身为蛮别勇士护卫的领队及大长老的儿子自然也在场,而亚是作为僧侣的代表参会,剩下的一些手持石刻工具的匠人应该是官之类的。

  “人到齐了,请大酋长发令吧。”大长老扫了眼众人起身言道。

  “请大酋长发令。”众人皆起身和道。

  我摆摆手示意坐下,自己欠身起来准备将在心中腹稿多遍的决定告知大家。

  “我不喜欢说太多,蛮别目前的状况大家比我更加清楚,我直接说我身为大酋长的决定,不得反驳,大家有意见吗?”我简单的做下铺垫。

  我看看没人反对(也可能是不敢反对),我接着说道。

  “第一,我决定两天后出发,以蛮别卡木萨的身份为蛮别部落争取到大主的联盟协议。”

  大家都暗自激动的拼命点头。

  “第二,我离开期间便不能履行大酋长的职责,所以我要指定一名后补大酋长,在我离开部落期间暂行大酋长的权利,倘若我不幸死亡其将直接就任蛮别大酋长,继续为蛮别部族谋求生路。”

  各族长们貌似被我的决定惊到了,低下开始窃窃私语,却没一人敢发言,都把目光投向大长老。

  “大酋长深谋远虑,不计生死一心只为蛮别,我们定当遵从。”大长老并掌过头表示服从。

  众人也纷纷照做。

  “大酋长您指定的后补大酋长是……”大长老接着问道,身后的几个石刻匠人举着石板准备记录。

  “亚,亚作为后补大酋长在我离开期间统领蛮别部落。”

  果然下面沸腾一片,我双手抱臂仰在我酋长的位置上看他们自己辩驳消化。

  “我们不太明白……亚是……”大长老的表情我也已经猜到了。

  “你是说女人不能当酋长吗?”

  “自古以来,各族间就没有女人担任头领的,更何况是大酋长……”大长老很是为难。

  “所以呢?”我根本不想搭理他。

  “我也觉得不妥,我根本不可以……”亚也跟着劝说道。

  “自古以来?以前没有现在就不能有?整个部族生存依附一个外人,却不相信自己姐妹,什么鬼逻辑,以前为了颜面不肯合并部落,现在到了生死关头还不是得放下成见,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墨守成规?只要能将部落带出危机,大酋长是男是女有区别?”我拍桌而起,愤怒的斥责这群古化石一般家伙。

  一众人被吓到了,恐惧地盯着突然暴躁发作的新任大酋长。

  “您看要不让亚担任大酋长主持,为大酋长分忧解难,掌管所有的食物分配权力,而后补大酋长的人选要不您在斟酌斟酌……”大长老退而求其次。

  其实只要让亚获得了部落里生产资料分配权,女的地位也就会有明显的提升,她和孩子在生活上就会更加有保障,而我也能安心地上路。

  “您看……如果亚担任大酋长,下面各部族都很难说服,毕竟还是要平衡各部族的情绪……”大长老想给我找个台阶下,如果说是为了各部族之间的平衡和言语,大酋长更改自己的决定也算是为民着想,不至于很难看。

  “平衡个蛋花,连饭都快吃不上了,每天都有兄弟姐妹们为了捕食丧命,现在还有空计较大酋长是不是男人?现在是纠结这些问题的时候吗?现在要选的是一个能带领蛮别走出困境人选而不是一个空架子的男人。还怕族长们不高兴?要是连自己族人的情绪都安抚不下来,我看你这个族长也别当了。要是觉得为了可笑的女卑贱传统可以无视世界的改变,那也活该被世界抛弃,早早脱离蛮别自谋生路去吧。”我原本就只是想给亚找个出路,可大长老一副官腔的脸刺激到我了,我还非让亚当大酋长不可了。

  啪,我将秘宝戒指“罔替”拍在桌上。

  “如果你们疑我的决定和用心,那我根本不配担任你们的大酋长,秘宝戒指给你们留下了,明天一早我就带着亚离开部落,不耽误你们。”我说到做到,一个不思进取的族群根本不值得我为其付出,哪怕是多说一句话。

  亚用手紧紧捂着,盈眼眶。

  下面一片寂静,大家都不敢交流,一群大男人为难得都快将整个指头都吃进里了。

  “其来蒙族恪守蛮别大酋长命令。”一个年轻的组长率先将手掌合十举过头顶。

  “塔古族人也必守大酋长命令。”

  “萨丁族人服从大酋长决定。”

  ……

  …….

  事情的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不屑一刻,所有人都遵从了我无理的决定。虽然上是这么责骂他们,其实我也明白他们的难处,几辈人了,都是延续着父系社会理念在生活,长年累月刻在骨头里的观念说变就变确实为难。但他们竟然都同意了,就连负责石刻的记录员的手也是举得高高的,看来蛮别并不是个蛮横无理的部族,值得我为他们奔走。

  “第三,我此去不带任何人,各部族缩并各自的勇士,不可再单独捕食,规避所有的挑衅,不可擅自出战,集合所有部族的物资,务必确保所有人都能分配到食物,不准再死任何一个人。其余人员收整家当,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我发表了我最后的决定。

  “是。”经过前几项决定,各族长的决策效率有了明显的提高。

  ……

  ……

  天亮后,我在恩盾的牵引下游览着我的部落,静下心来好好欣赏一下。蛮别虽然都是用石头堆砌而成的简单村落,但简单可,就像是宫崎骏老先生画笔下清新舒服的家园。

  恩盾从昨晚觉开始就一直拉着我的手不肯放开,生怕“阿爸”突然就不见了。她一路带着我打招呼,部落的村民们见到也都是点点头就继续忙手里的活路了,毕竟昨天我给各个族长安排了一堆的工作,大家都在为合并部族做着积极的准备。

  部落不大,但还是够逛好一阵子的,中午的时候恩盾终于是熬不住了,沉沉地熟在我肩头。

  回到“家里”亚已经备好了烧肉和烤饼,亚轻轻地从我身上接过天使一样的恩盾,静静地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我吃饭。

  “我以为你会让我陪你去。”亚说道。

  “怎么会这么想?”

  “其实我并不是蛮别族人,我来自别的部族,我对外面的情况比蛮别族里所有人都要清楚,我可以为你带路。”

  “我知道。”

  “?”

  “你的头发,蛮别族人都是黑头发,只有你和恩盾是美丽的金色。”

  亚不好意思地梳理着自己头发。

  “可我还是想和你一起走。”亚幽怨地看着我。

  “你可是有重要的事要做呢。”

  “我不想当大酋长,我也不会当,沙尔扎比我更加适合。”

  “我不是说大酋长的事。”

  “那是?”

  “你要留下来照顾好我的孩子。”我绕到后背温柔地抱住了娘母两个。

  ……

  ……

  出发的日子还是到了,我要开始一个人旅程了,牛车前我只让大长老和沙尔扎来送我,我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也没让亚来送,我害怕看到孩子令人心疼的面容。

  “地图画得有些糙。”沙尔扎再一次检查我的背包。

  “没事,我能看懂。”其实,我只要将地图收入背包栏中,我就可以切换出地图显示了,而且有方向坐标,有了地图指引我根本不可能迷路。

  “想要联合的部落您有决意了吗?”大长老还是更关心我的选择。

  “你再说一次,我可能会多跑几个部落,总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现在与蛮别较近的几个部落中,听闻有卡木萨的有三个,一个是纳齐崆往北一直走就是。一个是离我们最近的沉月镇也是往北,看见一片丛林后往东进就能看见。还有一个是灰矿区,出部落后直接往西边走,过了锁库湖你就能见到了。”大长老说道。

  “你有什么建议?”我笑问。

  “最好是直接去纳齐崆,纳齐崆的布朗人原先和我们蛮别就有不少交往,父辈们还曾一起共同对抗过外犯的侵略者,算是老朋友。”

  “其他的呢?”

  “也可以选择去灰矿区,那里的夜龙族虽然高傲但求生欲望很强,只要好好沟通,合并也不是不可以谈。”

  “是么?”我往向沙尔扎,沙尔扎丑了我一眼。回来的时候我们早就达成一致,为避免沙尔扎和亚受罚,回部落后关于夜龙族偷袭的事情只字不提,所以大长老并不知道我们早就与夜龙族交恶了。

  “沉月镇呢?”

  “最好别去那里,因为我们两个部落靠的的比较近,有些狩猎区是重叠的,虽然商议过很多次,但时间久了难免会有踩过界的情况发生,我们近百年来是摩擦不断,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别考虑他们。”大长老甩甩头无奈得很。

  “我知道了。”

  ……

  ……

  驾着牛车驶出有一段路了,一阵微风拂过,我仿佛听到有人叫我,神经敏感的我回头望向那石块堆叠的城池,看着就像是在摇椅上着的老人,安详而又苍暮,老人摇椅背上一个女人抱着年幼的孩子,小小的孩子用力地甩动着手中色的绢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