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东江之玉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九头鸟打凤凰 2114 2020.09.19 17:38

  崇祯元年的冬天格外冷冽,杭州府钱塘县城东的河神庙荒废已久,早就没了香火,里面不知道是谁在住着,钱塘县城内的乞丐花子都不愿去那处过夜。这河神庙地处偏僻,离此庙最近的人家也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庙墙外墙灰剥落,乱糟糟的不像样子,大门也破败缺失了。去往里屋却大为不同,屋子收拾的颇为整洁,看着像中等之家的模样,屋子正堂上的塑像和供桌已经不见,就和正常人家一样摆着桌椅,靠门边左边的最里面摆着一张床,床上有人躺在那里,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小女孩手脚被捆,嘴被堵着一块布,侧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其粉雕玉琢的脸上全是泪痕,华丽的绫罗绸衣穿戴完整,却有不少褶皱,许是之前拼命挣扎过。此刻的小女孩,却是一副疲倦过后,陷入沉睡的样子。

  “你吃快点,吃完把那女娃弄醒。”

  “就吃完了,急啥,弄醒干啥?”

  “这小女娃快一天没吃东西了,待会让她吃点,免得饿坏了,卖不了好价钱。待会在她的吃食里面下点药,这样她就不会哭闹了,等张三他们过来,明儿一早就把他送出城了。”

  “要的,就听李婆你的。”

  小玉儿听着两婆子毫不遮掩的说话声,心里害怕极了,小小的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却又不敢动弹丝毫。

  “起来吃饭。”

  小玉儿感觉到左肩部传来一股推耸,她顺势睁开双眼,映入眼前的是两个四五十岁的婆子,一个拿着剪刀,一个端着碗筷,围在床前,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害怕的浑身颤抖,身子在床上挣扎磨蹭的往床角蠕动着。

  “小娃子,来吃东西。一会取了你嘴里的布,你要听话,可不要喊叫。要不然,就用剪刀划破你的脸。”

  那个手拿剪刀的婆子,比划着手里的剪刀,恶狠狠地对着小玉儿说道。

  “呜呜...呜...”

  “别哭,肚子饿了吧,来,我喂你吃好吃的饭。”

  “呜...我,我肚子不舒服,我要去方便。”

  “啥?要去方便?真是麻烦,你可别耍花招啊。”

  ……

  小玉儿蹲在院内的草丛中,小小的脑袋瓜儿轻微的四下转动,灵动的双眼小心地观察着四周,左手偷偷的轻揉发麻的双腿,右边小手悄悄的抓满了一把尘沙。

  “快点,你好了没有?我过来了。”

  “哎呦...”

  一声惨叫,小玉儿左手捂着肚子,双腿蜷缩弯曲,一头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边上看守的婆子见状,赶紧快步跑过来,俯下身子就要去查看。

  小玉儿右手对着婆子的面门使劲一扬,一蹬腿起身,拼命的往外跑去......

  崇祯五年的春天万物复苏的时间还算挺早,辽东沿海的辽海区域,坚冰已经全部化冻,东江镇数十万的辽民日子算是好过了些。自从袁督师矫旨擅杀毛大帅失败后,江东镇就此与朝廷有了隔阂,而今兵部尚书袁督师五年平辽未能成功,被下罪去职归家了,圣上再次下旨封赏江东,双方关系才算是有所缓和了。新任的兵部尚书孙传庭也不再轻易的苛扣饷粮,朝鲜方面也开始积极的供饷和交易了,东江镇几十万饥苦已久的军民算是又活过了一口气。

  小玉儿双手持枪,奋力挥舞着,十六岁的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英姿挺拔。她身姿傲然,面容英武,四肢灵动有力,此刻演练的红樱梨花枪虽略显沉重,但其势却已然成型。

  “好,阿姐威武!咳咳...咳咳...”

  边上瘦弱的双胞弟弟鼓掌为小玉儿助威喝彩,兴奋之下却是牵动风寒才愈的身躯,引得其禁不住咳嗽起来。

  ……

  “东珠,你这么拼命的练武,是为了什么?”

  “起先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阿弟、大娘,现在是为了像爹您一样,我将来要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为爹您分忧...”

  “这帆船顺风时,船速还真算不上慢啊。不过,弊端还是太多了。”

  “什么?”毛东珠身子一震,回过神来,刚才脑海里回想的往事顿时一止。她回过身子,看向一旁的粗壮少年,双目还略显得有些失神。

  “没什么。守备大人,我是在想,要是这战船无论顺风还是逆风,都能快速前进,那又将是个什么景象?又或者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能在水底航行,那又是何等的了得!这样的水师战力,恐怕将是无可匹敌的。”

  宋義站在福船的三楼,望着顺风往西的守备营船队,轻声的回应道。他认出了面前发愣的守备大人,正是那次回返威海卫时,他奋力相救的落水者。虽然她当时作了男儿装扮,服饰与现在截然不同,但那双靓丽的眼眸,英武的气质,这都让宋義记忆犹新。

  毛东珠看着眼前的少年,有些诧异他的臆想,她对眼前的少年是有些独特感觉的。她十一岁遇险受惊之后,曾有相师上门为她看相批命,言道她命贵不可言,但需得遇贵人,方可化解人生的灾难。十八岁时,父亲许她与陈继盛叔父家独子婚约,陈家独子在东江年轻一辈颇有威名,原以为这贵人就是陈家独子,岂料二人尚未成亲,那未来丈夫便于辽东战场马革裹尸了。直至今朝,她初次领职上任,竟失足落水,险些丧命,幸得此少年相救;而现在,将将领命上战场,这少年又正好过来追随身边。难道命里贵人出现了,自己就要飞黄腾达了?

  ###############

  五月的辽海海面风浪还算平稳,正午的高阳直直的照射在船面上,算是驱散了阵阵东风带来潮湿阴冷,满载的船队速度慢了不少,但比空载时稳当多了。

  这已经是宋義从刘公岛出发后的第四天了,此时江东岛镇守备营的水师船队早已在觉华岛满载了所需运送的军队补给物资,主要是粮草、弓弩、火药以及部分刀枪草药。虽是沿海岸航行,但这一路也没什么景致可言。还有不到八个时辰左右的功夫,船队就能抵达杏山堡海岸附件,为了避开鞑子探哨,船队决定远离海岸线,正好抵达时候又是夜间,确可达到隐蔽行踪的效果。

  “快看,海里有人,往那边看,就在那边....”

  “真有人,是三个,他们胳臂求抱着木块在漂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