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松锦之战1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九头鸟打凤凰 2781 2020.09.20 18:07

  宋義坐在福船的望楼里面,正在与守备毛东珠探讨着陆战兵和水师练兵的相关兵法武学,听到阵阵呼喊声后,二人来到望楼外边,往海面上望去。只见船队的侧前方,约三百米处,确实有三个人在海上漂浮,许是看到了船队,其中的两人拼命挣扎,各举起了一只手,朝船队这方不断的挥动着。

  福船二楼的议事厅并不多大,此时里面站着十几个人,将议事厅挤得满满当当,气氛确实有些压抑紧张,站着的十几个人都满色凝重,一致的看着坐在厅内正中椅子上的守备大人。没想到一趟简单容易的漕运任务,现在情形变得凶险起来了。本来船队只需将物资从觉华岛运送到杏山堡的东南所码头,到时驻守杏山的边军自会接收,其接收后,再自行押运到松山城。满清鞑子没有水师,海面航程自是安然通畅。但刚才救起的三人,竟是驻守杏山的溃兵,传上来消息是杏山已经被鞑子攻占了。杏山处在宁锦防线中间,是宁远与锦州的接连点,杏山往西南九十多里路程就是宁远,往东北偏北方向四十五里是锦州城,往东北偏北将近三十五里是松山,杏山、松山左右拱卫着锦州城,三者三足鼎立,可为相互之间驰援;若此消息为真,那局势可真是大大不妙了。一旦杏山被清军占领,不但是截断了此次的漕运之终点,而且还中断了宁远与锦州的连接气脉,破了松、锦、杏三者的鼎足之势,若接下来松山城再一失守,恐怕锦州就真的成了瓮中之鳖,独木难立了。而锦州一失,宁远恐也难以久存,那山海关外的辽地就算是全部丢失了。

  毛东珠坐在上首,这会还算镇定,但她一时却也拿不出一个定论。她望向下方的几个千总、亲兵,见众人都沉寂无言,一副注意全无,进退不知的样子。她不由的往宋義那边望了过去,却见这少年正神情坚定的回望着自己,样子看上去似乎颇有所得,她便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宋把总,我军接下来进退如何,不知你有何见解?”

  几个千总闻言稍显诧异,别的守备亲兵却不太见外,知道这几日,守备大人与这新来的把总关系走的有些近,时常一起讨论武学兵法,演练拳脚功夫。

  宋義却是有些当仁不让,他镇定自若的说道:“松山粮草短缺已久,当务之急,当然是完成运粮任务,将粮草送抵松山,我军当要继续前行。”

  “哼,说的容易,杏山失守,还怎么送粮。去送死么?俺们虽然不惧死活,随时都可以跟鞑子拼命,但也不能眼睁着去送死。”边上的一个千总红着脸粗声粗气的开口道。

  又有个阴阳怪气的附和声,“是啊,我看还是回程吧。咱们辽民跟鞑子确是血海仇深,不怕搏命,但杏山丢了,这粮草送不了,也怪罪不到咱们。快点返回宁远,把杏山失守的消息传告洪督师才是正事。”

  宋義提高了声量,“各位静一静,请听我下言。守备大人,还请您将前天察看过的辽东松锦杏地图摆出来...”

  “...各位请看,锦州在这,此处是杏山,此处是松山,这是小凌河。西凌台子屯在小凌河的西支边上,其水路离小凌河西支出海口就二三里,岸上离松山不到十五里路程。若咱们不去杏山东南码头,从海上越过杏山、松山,直抵小凌河入海口,那完成此次漕运任务,应该不是难事吧?”

  这时,那红脸千总又开口说道:“这确实可行。不过,杏山已经失守,现在松山情况如何还不清楚,万一松山也失,那可怎么办?”

  “是啊,是啊。”

  阴阳怪气的附和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宋義胸有成竹的道:“杏山虽在我方内侧,但只有八千守军,确会被鞑子攻破。而松山虽在敌方前侧,但松山有三万五千守军,而且曹文诏及曹变蛟、贺人龙、王朴三路总兵军马都是声威赫赫,几位总兵主将都久经战阵,松山绝难以轻易被破。况且若是松山被破,恐怕杏山早就收到消息,加以防备了。刚才救上来的三位溃兵,亦有一人位职千总,却也未曾听说过松山被破的消息,我料定鞑子必是绕道突袭的杏山。而且,安全问题完全不用担忧,咱们到了小凌河口,可以先派小队前哨,悄悄的停靠西陵台子屯,上岸往松山方向探探情况,到时再视具体情况而行动。”

  宋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现在当务之急,一是派一艘船带着救起的三人,回返宁远,向洪督师回报杏山消息以及我营军的行动计划;二是现在船队航向要偏东,远离海岸线,避免暴露行踪。”

  ################

  天色刚刚放亮,荒凉数月的西凌台子屯传来阵阵嘈杂声,屯子通往屯口码头六七百米的路途行伍不绝,东江岛镇守备营的一千多名战兵和一千多个营役,已经登陆在岸,将并不算宽整的台子屯堵的满满当当的;此刻,却是正在安营扎寨。早在两个时辰前,探哨的夜不收小队就已经回禀,松山确实安然无损,城头明军旗帜显明,不过城墙上却是光火明亮,巡逻不断;而松山城往杏山、锦州的方向,也是火光攒动,像是有军队在那二方安扎了营寨。众营将官商议过后,守备毛东珠下令决定,全营船队依小凌河口而停泊,二千余战兵与役夫登陆西凌台子屯安营扎寨,再派一队信使前哨携带漕运军令书信前往松山城,让城内守军能作好接应,安排骡马运车前来运粮。

  又过了接近大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是大亮,全军营寨也已安扎妥当了。毛东珠是初次领军安营,在几个亲兵千总的协助下,这个临时安扎的营寨却也似模似样,整个营盘中规中矩,中军内营外营,层次分明,营盘外围拒马羁索一应俱全,沙墩挡板也是堆立得当。宋義随在一旁仔细观察揣摩,与之验证兵书上的行军安营规节,也算是颇有一番收获。

  “报...急报守备大人,我等有重大军情紧报。”

  两个全身大汗,身形狼狈的营兵疾冲中军营帐而入,账外的守军未作拦截,却是方才派出的信使小队成员。中军大帐正在商讨行军计划的众人不由的停了下来,赶紧听取情报,“报告守备大人,信使小队在离松山城约六七里路程处,遭遇了鞑子马队,约有一千多骑军。俺们见不能继续前进,便匿了行踪往回赶,虽知回来的路上还是被鞑子哨队发现了,俺们不敢久留厮杀,队里有三个弟兄丢了性命,俺等六人拼了命的往回赶,才算是得以脱身,幸好随身携带的军令新书全然无失。”

  众营将一听,中军大帐立时有些乱哄哄起来,一干千总亲兵多数看向守备毛东珠,还有一部分往宋義身上看去,见二者都还镇定未乱,便慢慢的逐渐平静下来。

  “守备大人,现在情况有变,这一千鞑子骑军必然会危及我军,我们现在必须马上作出应对,不然,迟则必有危险。”这时,一个老成的守备亲兵开口出言道。

  宋義陈前躬身一礼,正要开口述言,毛东珠一拍摆有地图的案面,起身而立,掷地有声的说道:“现在不能乱,更也不能退。若退返码头的途中,鞑子前来袭击,我军将毫无还手之力,我们恐怕就在劫难逃了。宋把总,你意下如何?”

  宋義闻言,豪迈的哈哈一笑,“守备大人言之有理。”

  她停顿了这一下,右手握拳,猛然锤击了下自己的左掌掌心,又破釜沉舟的开口下令道:“怕个逑,东江镇的爷们儿,又不是没与鞑子血拼过,我军现在立刻布阵,做好应战准备,我们全营就与这一千鞑子来场厮杀,背水一战,拼出个活路来。”

  众营将见守备大人令言已下,便只得全然应诺。毛东珠又让传令吹响号角集结立阵,又令营役于阵前布好拒马索绳、陷马坑洞,一应准备措施方一完成,就有探子回报,鞑子已经奔袭过来,而地面不断的震动正是表明了这来袭鞑子的来势汹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