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漕营把总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九头鸟打凤凰 2312 2020.09.18 18:22

  宋義只身跟着引路家丁,越过府门院,径直来到了府内大堂,

  “守备大人,宋把总已经带到了。”

  引路的家丁上报完毕,就站定在一旁。

  毛东珠身上一震,这才回过神来,她往堂中一望,只见一威武雄壮的少年正在朝自己行礼,

  “参见守备大人,卑职宋義今日前来任职,今后听任您的调遣。”

  “不必多礼!你的文书我已经确认过了,我军正好在议事,你可随众一道听一听。”

  守备营议事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宋義初来乍到,确实只是听了个过程,未成发表一言,才抵达这刘公岛,他又将踏足破浪离去。毛东珠很快一言而定,决定亲率守备全营,包括守备营战兵、役夫水手共三千余人,统领水师福船(战船)十五艘,漕船三十艘,携带全营三日粮草,于明日一早,空船轻装去往觉华岛。宋義的把总之职,本是能统兵四百四十人,或是仓促行军之下,毛守备并未安排其统兵事宜,只是让其在麾下听令,宋義倒像是任了其亲兵一样。

  在这一刻,宋義满腔的踌躇大志并未消磨,但心内有些茫然若失,自己本意是想东江战线上阵建功,却未想当了漕粮营兵,又直接被拉到了松锦战场前线,这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

  此时有些茫然的可不止是宋義,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想法,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心事。

  大明京师皇宫紫禁城乾清宫,崇祯皇帝端坐中央御座,大太监王承恩随侍在一旁,首辅周延儒,新一任兵部尚书陈新甲,兵部侍郎袁崇焕、孙传庭、卢象升、杨嗣昌、傅宗龙围御案坐落。(注)

  望着几位争执不下的兵部阁臣,崇祯皇帝内心的茫然无措不禁又增加了几分。

  自即位以来,大明天下内忧外患,天灾人祸不断,自己夜以继日,勤于政务,力图挽天下大厦之倾。及至今年,下诏罪己,招抚流贼,终归是稳定了些局势,本想先安抚内局,再应对辽东外寇。

  谁知满清鞑虏接连发难,去年末入关劫掠,今年二月又围攻锦州。早在三月,锦州东关守将吴巴什降清,清军攻占锦州外城,就完成了对锦州的包围形势,而当时锦州粮草就已上报告急,至此,蓟辽总督洪承畴奉旨领八镇总兵军马十三万救援锦州。

  四月,洪承畴率兵至松山与杏山之间和清军遭遇,双方在乳峰山经过激烈交战,清军未敌明军,明军小胜,洪承畴上报朝廷后,由于不清楚清军状况及主力位置,因此遣王朴、曹文诏、贺人龙领本部三万人马驻松山防守,主力大部撤回宁远。并向朝廷表示:“大敌在前,兵凶战危,解围救锦,时刻难缓,死者方埋,伤者未起。半月之内,即再督决战,用纾锦州之急。”但到了四月下旬,形势急转直下,多尔衮秘令阿济格突袭塔山,趁潮落时夺取明军屯积在笔架山的粮草,致使松山驻军的粮草也紧缺起来,需从后方宁远输运,就这样,清军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

  时至今日五月初五,一直未能传来击退清军的捷报,洪承畴依然没有出动主力大军,而是主张采取徐徐逼近锦州,步步立营,且战且守,勿轻浪战、稳扎稳打的策略。但这锦州城缺粮,而且已被围困将近二月,一旦锦州失守,恐怕松、杏、宁三城地区局面也势必危岌了。

  而此时,兵部大臣争论不休的原因,正是针对洪承畴大军一直按兵不动,是否应该督催其进军决战而引起的。

  兵部尚书陈新甲以兵多饷艰为由,主张速战速决,催洪承畴进军,侍郎傅宗龙亦是赞同;但孙传庭、卢象升、杨嗣昌三人一致反对冒然突进,认为需要步步为营,找寻有利战机,再一鼓而战。而首辅周延儒和袁崇焕却一直未曾发表见意。

  按说陈新甲身为兵部尚书,兵部事宜不说一言盖顶,却也不至于事事都有诸多反对的。说到这,就不得不说今上确实是宽宅仁厚,对待臣下宽厚有善,诸多朝臣都曾戴罪,但未被苛责,尔后又有复启之机。其时,兵部的几位侍郎,除了外任蓟辽总督的洪承畴,袁崇焕、孙传庭、卢象升、杨嗣昌、傅宗龙都曾先后上任过兵部尚书之职,也入过阁,傅宗龙更是当任过首辅之职,而新任的兵部尚书陈新甲,还是通过上一任尚书杨嗣昌举荐,逐步擢升上来的。

  崇祯见诸臣一直未有定论,便出言询问道:“周阁老,您对此有何定论?还请言明。”

  周延儒轻抚下须,摇了摇头道:“圣上明鉴,论兵事,兵部诸位大臣通晓都远甚于我,况且双方所述都有其理,老臣实是下不了定论。还请陛下恕罪。”

  崇祯点了点头,面上未见表情,又转问袁崇焕道:“袁卿,你有何建议?”

  袁崇焕全身上下显得有些颓唐,重新得到启用的他今年年岁已五十有八,再也不复当年初任兵部尚书、蓟辽总督的意气风发,他定了定神,说道:“正如周阁老所言,双方所述都有其理。不过,冒进决战不可取,就这样任由洪彦演步步为营亦是不行。此二者的利弊,方才诸公都已言明,都是确实存在的。于我而言,坚决反对冒然进军决战,步步为营找寻战机的方略可取...”

  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出惊人的话语,“老臣以为,此战不仅关乎锦州安危,更是将会影响辽西整面局势,确实应该老成持军,步步为营的寻找有力战机。但不应继续以洪彦演为蓟辽督师,统帅大军作战。洪彦演虽曾剿流贼有功,确有些领军指挥能力,但并不一定能兼负此等大任吧。就统军作战能力而言,在座的孙大人、卢大人、杨大人都要比他强。”

  这真是石激浪起,又是惹得在座的君臣起了新的争论......

  远在千里之外沈阳城的满清汗皇太极此刻亦是心急如焚,清军围攻锦州城数月,久战不下。而今,业已绝断笔架山通往松山的饷道,取得了战略上的优势。早在完成对锦州的围困之势时,清军就多次派人劝说守将祖大寿率部献城归降,现在只需先行击败杏山、松山明军,就能令锦州独木难支,到时再迫锦州明军投降,必可取得成效。但睿亲王多尔衮所率兵力不足,自己后方又深受东江毛文龙的掣肘,不能轻易派出援军,这实在是令人着急上火啊。

  皇太极不顾自身病躯的疲软,眼镜仔细查看着炕台上的辽东地图,脑海苦思冥想着破局之策.....

  (注:崇祯即位以来,大明朝廷六部除原有的左右侍郎在职,侍郎职衔又另有增设,与原左右侍郎品级一致,都为二品,只对皇帝负责,不负责各部具体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