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烬原星野征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归来1

烬原星野征程 聆海涯霁 2505 2017.12.07 20:44

  少年深紧了紧身上的绳子,看着远方海面上翻腾的阴云,冬天刚来的时候,他以为这会是一个平静的季节。

  深来自一个很远的地方,他是漂流过来的,这里是一个位于北国格兰萨尔边缘的小村庄,村子里的人对他很好,但是他们都没有听说过深来自的那个国家,深隐约记得那里的人曾经提过一种叫做“法术”的东西,村里的人对这个词汇无甚印象,只说那应该是一个很远的地方。

  深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了,关于过去的记忆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他乘着一艘大船在海上漂流,很久很久,很远很远。

  似乎还有着一个人,或者是一些人?深记不清了,只记得那艘大船后来沉没了,巨大的龙一样的头颅从船身穿过,有人带着他在冰冷的海水里游了很久,后来他们上了岸,再然后深就没有关于那个人的记忆了。

  对于过去,深总是忍不住去猜测和思考,但是他不愿意想得太明白,他知道如果想清楚了一些东西,他就没法像现在这样心安理得地靠着一根绳子走下陡峭的悬崖,在海浪拍打的那些礁石表面捡些漂亮的贝壳和一些他说不上名字的食材去卖了用来维生。少年深想,世界上有很多悲惨的人,自己比他们幸运得多,所以他很爱惜自己平凡但满足的生活,只要一个稀有的贝壳还可以换一顿饭,他也就没有太多的要求。

  这个冬天很冷,深不得不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下雪的时候他就不去海边,窝在他自己搭的小棚子里烤着火吃螃蟹,但是今天的天气不错,于是他想要多换些过冬的钱,平时那块悬崖边总是有很多像他一样的渔民在捞那些稀有的食材,都是些年轻气盛的人们,有时候他们也会发生一些冲突,但因为深总是独自一人,所以总是吃亏,但是深比那些人都勤奋,所以他总是在别人不在的时候把那些亏损的靠自己补了回来。

  海边没有人,村庄坐落于离海边较远的一块高地上,而深不住在村庄里却直接住在了海边,人们总是说这样对他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总是在他去卖那些贝壳的时候,送他一些生活用品,有时候他们告诉深收购那些贝壳的班达尼亚先生是个坏心眼的人,让深就价钱上多多争取,深也就变得很喜欢这里的人们。

  冬天到了,最冷的时候连最坏的混小子们都不爱出门了。他想。

  ……

  雪花轻轻地飘落下来。

  深捡起了今天他捡的最后一块贝壳,装进背篓里,天气的变化越来越快了,深想,于是他开始收紧绳子,准备返程。

  海风轻轻地吹着,冬天来的时候,这里的海水很少结冰,那些冰冷的海水在海风中翻腾,或许今夜会有大浪,深觉得有点冷,他穿上了自己放在岸边的长衣,衣领处雪狐的毛边让他觉得暖和了一些,这时,他扭头望向波涛翻涌的海面。

  很多年以后,当深站在一片惨淡的阴云下,望着不远处卡尔拉斯特圣殿主殿巍峨的阴影,握着一柄名叫“阳斩”的大剑,那时他就会想起很久以前当自己只是一个平凡的孩子,站在海边眺望一片不存在于视线里的大陆。

  而后,海面升高了。

  这个描述或许显得过于的直观,所以我们试着更加细节地去描述当时的状况,应该说,看似只有着小小波澜的海面,忽然地出现了一个凸起,那凸起像是一枚正在孵化的虫茧,有什么东西正在破茧而出,下一个瞬间,巨龙般的身影破水而出。

  它峥嵘的利齿对着天空咆哮,那吼声让深觉得自己被一股伟岸的气息所吞没,巨大的恐怖身影出水后一路升高,甚至挡住了大半片天空。

  少年深尘封已久的记忆被唤醒了,从前从前,这咆哮曾经出现在他最深的噩梦里,它不是真正的龙,这里的人们叫它“剑齿”,传说每过三十年,这巨兽都会在最冷的季节上岸觅食,那时,就会有着无数的人死去。

  那是个可怕的怪物。人们说。

  然而深心中想的却已经不再是这个传说了,他想起了自己的故乡,他想,自己曾经见过那狰狞的面容,曾几何时,它穿过了一艘船的船身,无数的生命被埋葬在大海的深处。

  少年深轻轻地俯下身,拔出了捆扎在自己大腿上的短刀,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防卫的本能,他只是觉得这样可以让他稍微冷静一些,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抖,这时,他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巨兽的头望着天空,没有了多余的动作,在那一声咆哮之后,它的声音低落了下去,巨大的身躯变得安静且有些温驯的样子,这决不是一头饥饿的猛兽该有的表现,深想,也许,它不是来觅食的,那样的话,自己生存的可能性就会大一些。

  巨兽的头望着天空,于是深也望向天空,但是除了一片卷积的阴云之外什么也没有看到,他快步走到一块巨石后,视线向下滑落,然后他看清了,距离巨兽的头部不远的地方,似乎有着一大一小两个影子漂浮着,深盯着那影子看了很久,令他觉得无比惊悚的是,那似乎是两个人。

  这怎么可能?他忍不住去怀疑,人怎么可能漂浮在那么高的空中?人怎么胆敢直面那么可怕的巨兽?不过是区区的人,面对这世间千万种未知与力量与权能,为何还能保持那样的从容?

  可是无论深如何仔细地去看,那都只会是两个人的身影,大一些的那个披着黑袍,背着一个长长的物体,大概是一把武器,深看了可能自己手里握着的短刀,感觉有些滑稽,他望向小一些的那个身影,一个白色的人形,看起来像是个女孩。

  那白影伸出手去,摸了摸巨兽的头部。

  那不是人,深想,那绝对不会是人,人做不到那样的事情,纵然是村子里最勇猛的勇士,也只能在那样的东西面前毫无悬念地逃跑,人是做不到那样的事情的。

  那么那又是什么呢?

  说辞。

  应该找些什么样的说辞。

  如何去解释。

  哪怕是欺骗也好,哪怕其实无比的可笑也好。

  让自己去相信。

  否则的话——

  “我就……会去渴望那样的东西啊……”

  ……

  人形缓缓地降落在巨兽的头顶,他伸出一只手指向天空,巨大的火焰经天而过,像是一条火龙,暗淡的云层也被它点亮,被撕裂成可怜的碎片,无力地在天心漂泊着。

  深从来不曾见过有人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巨兽低下头,向着南方的深海游去。

  风中传来女孩高声的欢呼,声音很好听,羡慕,恐惧,一切都渐渐地远去了。

  少年深无力地瘫倒在地,剧烈地喘息着,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他再也握不住那把可怜的短刀了,在巨兽面前那仿佛只是一把做工粗糙的玩具。他剧烈地发抖,额头和背心开始渗出冷汗,他却忍不住发出了笑声,那只装满贝壳的背篓在他的眼里已经变得很可笑了,他甚至忍不住地觉得过去那么长时间里的自己都同样的可笑,他已经接触到了这个世界甜蜜的黑暗的一角,这已经注定,他平凡的一生,将永远只会是梦境里远去的一个虚假的童话了。

  少年深抬头望着纷飞落下的大雪。

  他颤抖着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