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不曾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莫沉雁

明月不曾说 杨大姑娘 2344 2020.03.30 00:02

  李邴又要纳妾。

  他告诉我时,我正与一旁的奶娘说话,他也正抱着三岁的阿澄识字,听了他说,我猛地抬头看着他,问道:“是什么人?”

  他道:“乃是长安一位老朋友送的,不好推拒。”

  我本想生气,但又生生止住了,没好气的问:“谁送的?”

  他们这些官员怎么都有这癖好,就喜欢送别人小妾,还嫌不够多不够乱,真是够讨厌的。

  他没回答我的问题,我又哼道:“你这朋友对你可真好,侧院四五个小妾嫌你还不够,再给你送一个来”。

  他见我不高兴,道:“我纳了这一个,以后再也不纳妾了”。

  我冷笑道:“为什么不纳,你再纳他七八个,把这府里的侧院都住满才好,时不时的就送你个小妾,什么意思?”

  李邴笑着,放开阿澄来扳我的脸,道:“哟,这醋味儿挺大?”

  我挣开他的手,道:“我吃醋?这辈子也别想,我才不管你那些破事,我只是觉得人多我不好管罢了。”

  李邴笑着道:“是,是我不该妄想你是因我吃醋。”

  我命管家在黄历上随便查了个好日子,张罗了一下,让李邴将那小妾纳进府来,一切置办和其他几个小妾一样。

  我与李邴坐在上座,那小妾身着粉衣对我和李邴行礼。

  按规矩,北周正室进门穿绿色嫁衣,红色也只是正室可穿,所以小妾进门穿粉色嫁衣。

  她双手用团扇遮着脸,向我和李邴叩拜,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听说这次进门的小妾长的很美,比那妖冶的谭彩衣还美,还说她有沉鱼落雁之貌,所以起名莫沉雁,不过都是别人传的,哪有那么夸张。

  旁边站着的几个小妾,尤其是谭彩衣更是伸着头,低着脖子,就想看看她的真容,样子活像个滑稽的猴子。

  我心道,用得着那么着急吗?早晚都能看见,何必急这一时。

  我一心看着正扮着滑稽姿态的谭彩衣想笑,没注意那个叫莫沉雁是如何起身的,当我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从扇把儿中抽出一把匕首,原来那扇把儿是空心的,是一把刀鞘。

  “郡公,夫人,小心”奶娘惊呼一声,三铜立刻挡在我身前。

  李邴眼疾手快,一下子擒住她拿刀的手,道:“姑娘功夫不错,但是却不知我李府堂上三尺,不可见刀刃”。

  说完用力将莫沉雁手腕一转,她吃痛的手一松,那刀掉落在地上。

  外面家丁冲进来,捡走了匕首,将莫沉雁团团围住,又有两个人抓住她的两只手臂。

  旁边几个小妾都拍着胸膛,余惊未了。

  李邴要起身,我忙抓住他的衣袖,担忧的制止道:“别,她想杀你”。

  他笑着掰开我的手,冲我摇摇头,下去走到莫沉雁面前,居高临下问:“你想杀我?为什么?”

  “我就是要杀你,要不是要把我给你,李大人不会将我和阿伟分开”莫沉雁狠狠盯着李邴。

  “阿伟,你的情人?”李邴问。

  “我这辈子只爱他”莫沉雁保证。

  原来是一对痴男怨女的故事,我心想。

  “可他不爱你啊,李大人给了他一百两黄金,他拿着一百两黄金走的”李邴蹲下去,看着她道。

  莫沉雁听了李邴的话,急忙摇头道:“我不信,你骗我”。

  李邴冷笑道:“我为何骗你,我又不缺你一个小妾,李大人亲口跟我说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乐意要你?”

  那莫沉雁瘫在地上,放弃了挣扎,因为我想她是知道李邴没有理由骗她的。

  晚上,李邴没有在那莫沉雁的房里过夜,自然是不能的,万一睡着觉被杀可怎么办,虽然我知道那女子不会再刺杀李邴了,因为她相信了李邴的话,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那莫姑娘也挺可怜的啊”我躺在李邴怀里道。

  李邴笑道:“怎么?你不是不乐意我纳她吗?怎么这会儿又可怜起她了?”

  “我是就事论事,并不代表我接受你一直纳妾,你这是给我添乱”我撇嘴道。

  李邴看着我笑道:“是,再不敢了”。

  我不知道那莫沉雁到底想清楚了没有,第二天她来向我请安,奶娘和三铜都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叫家丁时刻在旁边候着,生怕她又对我伸出刀子,其他小妾经历了昨天的事,知道她来向我请安,纷纷告假躲着她。

  可她来了却没像昨天一样,只是向我规规矩矩的请了安。

  她对我道歉说:“昨日不知事情真相,对夫人不敬,今日夫人要罚便罚,要打便打,我绝不记恨”。

  我只好道:“算了,你也是被蒙在鼓里的可怜人,你以后就在你院里呆着,不许再生事”。

  她点点头,道:“是,我听夫人的,我今日才知道郡公爷和夫人都是好人”。

  好人?我可不就是个好人吗?我从未干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那莫沉雁倒真是从此安安分分的,对我也是恭恭敬敬的。

  我又怀上了第二胎。

  阿澄三岁了,刚开始懂事,我问他:“阿娘肚子里有什么?”,他用小小的手指头指着我鼓鼓的肚子,说道:“是妹妹”。

  我笑了,阿澄还小,定是李邴告诉他的。

  李邴自我又怀孕后,一直说想让我怀个女儿,我问道:“你不是有女儿了吗?怎么还这么想要女儿?”

  李邴道:“怎么?我有了女儿就不能再要女儿了?那我有了儿子是不是就不能再要儿子了?那我女儿和儿子都不要,你能给我生出个什么来?”

  旁边的奶娘和三铜都偷偷捂嘴笑着。

  突然外面来了一个丫鬟,禀道:“回郡公爷,刚刚谭侍妾请大夫诊了脉,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

  我听完,脸立刻拉了下来,李邴只说:“知道了”,便没再说什么。

  他的手还在我肚子上抚着,我拨开他的手,冷声道:“哟,这可恭喜郡公爷了”。

  李邴笑着,想要摸我的脸,我转头躲开了,他又道:“你这生气的样子还挺好看”。

  我不理他,他笑道:“还说没生气,你这都写在脸上了”。

  我道:“我累了,要睡了”,说着就要起身,李邴想要扶我,我一把推开了,奶娘和三铜连忙来扶我。

  我不知道李邴是否因为我的无礼而生气,生气便生气,我才不管他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回为什么这么生气,是因为怀孕之人是我最讨厌的谭彩衣,或者是我在埋怨李邴太风流,还是,还是因为我看着他让别的女人怀孕,我不高兴了。

  可我为什么不高兴,当初王侍妾怀孕时我也没有如现在这般在意。

  转眼,到了来年六月份,我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李邴知道我生产时害怕,仍然照旧在院中持刀为我守着。

  我这边还没感动多久,谭彩衣那边没过三个月也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李洪。

  虽没有像我一样拥有李邴持刀守护的待遇,可她仍是高兴的不得了,因为这些小妾里,只有她生了儿子。

  哼,不知她高兴什么,生了儿子也是庶子,跟我的孩子也是不能比的。

  

举报

作者感言

杨大姑娘

杨大姑娘

月罗已经开始慢慢在意李邴了,只是她自己不太懂这种思想是什么,不过她会慢慢懂得的……

2020-03-30 00: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