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不曾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变故

明月不曾说 杨大姑娘 2800 2020.03.29 00:01

  回陇西的路上,坐在我旁边的李邴很安静,我不知道他是否和我一样在担心独孤家,或者,他担心的是他自己。

  时隔近一个月,回到陇西时,阿澄已经对我有些生疏了,见了我,瞪着圆圆的眼睛看了我好久,才肯让我抱,我看着小小的阿澄,心里满是心酸。

  回到陇西的日子很平静,白日李邴忙着办公,我忙着带阿澄,管理后院;晚上他若喝酒我便给他热酒。

  王侍妾的肚子也大了起来,转眼已经七个月了,还要每日挺着肚子来向我请安,我见她十分不便了,便免了她的请安,让她专心养胎。

  就当我以为日子会这样一直平静的过下去的时候,变故来了。

  长安独孤府传来消息,我的父亲,当朝丞相独孤信,被太师宇文护逼的自尽而死。

  家书上寥寥几句,我只看了一遍,眼前一黑,便倒了下去。

  我是如何被扶到寝室中的,我已经不知道了,只知道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李邴已经是满脸担忧的坐在我身旁了。

  我以为是我做梦,急忙向李邴确认,问道:“不是真的是不是?我父亲他,他……”,我说不出口。

  李邴并没有回答,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这事情的真实性。

  我急忙掀开被子要往外冲去,我要回去,回长安去,这不可能的,才不到半年呢,我想起父亲在我临走时说的话,他叫我不要任性,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会……

  李邴抱住我,不许我踏出房门,急忙道:“月儿,你冷静,这是早晚的事”。

  我瘫在地上,猛然看着他问道:“你,你早就料到了是不是?在长安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是不是?”

  李邴不敢看我的眼睛,低头道:“是,自从去年赵贵将军造反后,宇文护便以皇上皇后安危要挟,给你父亲半年为限,逼你父亲自尽,半年前我就知晓了,可岳父叮嘱我不许告诉你”。

  我痛哭流涕,原来父亲跟他说不让我知晓的是这件事,我一拳一拳狠打在李邴肩膀上,哭喊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早知道却不想法子救我父亲,为什么”。

  李邴一边替我拭去满脸泪水,一边将我抱入怀中,我搂着他,趴在他肩膀上痛哭着:“我阿爹死了,我阿爹死了,我再也没有父亲了”。

  李邴只是抱着我,任我如何哭骂,如何捶打,也只是紧紧抱着我,安慰我,又像是做出承诺般的道:“有我,月儿,有我在,不怕,不怕”。

  父亲一死,独孤家的天也塌了。

  我鼓起勇气回去奔丧,却再也不敢在长安多待一日。

  宇文护对外宣称说我父亲与赵贵将军共同谋反,坐罪自杀,我的几个兄弟,包括阿顺,都被牵扯,皆被罢官或流放边地。

  阿顺被贬去从军,过几日就要去打仗了,我不敢去想象战前那厮杀拼命的场景,更不敢去想才十七岁的阿顺要用性命去拼以后。

  我想哭,阿顺却笑着对我道:“阿姐,没事的,咱们活着就有希望,独孤家总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没有了我父亲,朝堂之上已经是太师宇文护一人的天下。

  而身在陇西的我,看着这场景,却无能为力,我也第一次知道悲凉是何感受。如今我只能和李邴一样,缩身边陲,保住自身,我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李邴呢?

  他最起码还能保住如今的地位,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一个小小女子护不了任何人,只能让李邴来保护我。

  阿顺说得对,即便兄弟皆受牵连,可只要留得性命在,总还有希望。

  可这希望还要等多长时间才会出现呢?

  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一直都是郁郁寡欢,李邴也无计可施,不知道如何劝我。

  他刚得了一个大女儿,是王侍妾为他生的,取名李婵。

  阿澄已经一岁多了,会走路了,可话还不太会说的全。

  我嫁来陇西的第三年,我有了一个一岁多的儿子,也失去了我的父亲。

  今年李邴的生辰并没有大办,许是岳父刚去世没几个月,不适合大操大办。

  奶娘和三铜总在我身边陪着,也不说话。

  有一日,奶娘将三铜支走,跪坐在了我的身边,看着我,突然叹了口气道:“夫人,若我女儿没死,也该有夫人这么大了,或许也嫁了人,有了孩子”。

  我看向奶娘,不知道她为何同我说这些,奶娘又道:“我命苦,没爹没娘,小时候连顿饱饭都吃不上,一件完整的衣服也没穿过,成日在村子里要饭,夫人怕是连想都想象不出,那日子有多苦啊,后来我嫁给一户庄上人家,那家人对我很好,夫妻恩爱,婆媳和睦……”

  奶娘说着停了下来,我听着奶娘说她这些前尘往事听得入神,又问道:“后来呢?”

  奶娘笑了,却笑得极苦,道:“后来,后来我怀孕三个月的时候,丈夫被抓去充军,死在了战场上,我婆婆也气的病死了,我独自一人艰难的生下孩子,心想着一定把孩子养大,可最后也没留住她,她生了病,我没钱给她看病,她才出生几个月,就那样病死了,后来我投身独孤府,做了夫人的奶娘。”

  我又想哭,伸手握住奶娘的手想安慰她,奶娘看着却道:“时间久了,也没那么疼了。如今我不是这么活过来了吗?人生总有变故,但不能一有变故就绕不过去了,日子还长呢,还长呢!”

  我看着奶娘,点了点头,是啊,日子还长呢。

  这几晚都有月亮出现,天又开始热了,我独自坐在院中的台阶上,夜晚的夏风吹在我脸上,很温柔。

  月光下,我不知被什么东西闪了一下眼睛,我向那儿看去,见旁边的柱子边有什么在反光,我走过去,原来是李邴的配剑竖放在柱子边。

  我抽出剑来,只见那剑锋灵利,在月下亮的反光,倒是把好剑。

  我心念一动,将手中的剑一挥,直接起身在院中练了一套剑法,没想到我多年未碰兵刃,练起来虽有些生疏,竟还记得丝毫不差,这剑法曾是父亲教我,多年不去想,如今倒还记得。

  一套剑术下来,竟还出了些汗,我对这次练剑,甚是满意。

  身后忽的响起拍手的声音,我一回头,李邴站在廊下望着我鼓掌,也不知站了多长时间。

  “月儿不愧是武将出身,我还从不知道你竟会武功”李邴走近我道,眼里满是从未见过的惊喜。

  我哼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

  我走过他,想往屋中去,刚到他身边,他却伸手拦我,我一下子想要拨开他的手,他却反手抓住我的手腕,竟开始和我动起手来,仿佛要知道我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我不甘示弱的回击他,俩人竟在院中交起手来。

  我虽手持长剑,但仍处下风,因为我本就没多少真本领,在家连阿顺都打不过的,所学的武功都不过是些皮毛,防身尚可,若是对方人多,或是遇到像李邴这样武功高强的,我只能勉强招架,并没有还手之力。

  可我并不想就这样认输,我越急着进攻,就越是暴露短处,李邴倒也不让着我,得了时机,转身便抓住我握着兵器的手腕,将我挟制怀中,我用另一只手想去解救,又给他另一只手握住,这下我彻底反抗不得。

  我瞪着他想要挣脱,道:“你放开我”。

  他笑道:“我还以为你多大本事,原来也只是些皮毛功夫罢了”。

  “你……”我气的无力反驳。

  他又一脸坏笑的道:“求求我,我便放了你”。

  我气急在他手上狠狠咬了一口,他吃痛,却还是不放手。

  我知道他不吃硬的,只好松口,喃喃道:“求你了”。

  他凑近我耳边,道:“大点声”。

  我冲他大喊:“求你了!”

  他这才笑着放开我的手,从我手中拿回剑插回剑鞘里,我见他手上已经被我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

  我与他比试了一番,心中舒服不少,倒像是将所有的不快发泄了出来。

  我还正揉着被他抓疼得手腕,正郁闷着,却被他一把抱起。

  我连忙搂住他的脖子,撅着嘴柔声埋怨道:“干嘛呀,我的手腕还疼呢,一点也不知道让着我”。

  他看着怀里的我笑道:“你咬我我还没说什么呢,唉,多长时间没见你这般模样了,我想念的很呢!”

  我不说话,只是又往他怀里靠了靠,我又有多长时间没这样依偎在他怀里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杨大姑娘

杨大姑娘

人生在世,忧愁之事极多,突然的变故也常常伴随,可日子总得过下去吧……奶娘也是可怜之人呢!

2020-03-29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