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不曾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独孤顺

明月不曾说 杨大姑娘 2486 2020.03.23 20:01

  我的五弟独孤顺要将我那大病初愈的奶娘送来陇西照顾我,顺便也来看看我。

  这是我在陇西呆了半个多月以来最开心的事情了。

  独孤顺今年才十五,出落的一表人才,比我都高,他也是唯一一个和我同父同母的兄弟,虽是庶出,但父亲总是夸他比其他兄弟上进,为此,在府中我一直为有这样一个弟弟而面上有光。

  我兴奋的拉着他问长问短,一会儿觉得他瘦了,一会儿又觉得他高了,惹的奶娘在一旁大笑道:“这才一月不见,在夫人眼里五少爷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也笑着反驳:“奶娘可没变,还是那么爱笑话我”。

  阿顺只在一旁笑看着,问我:“阿姐嫁到这陇西郡公府,可还事事顺心?”

  我张口便答:“有什么顺不顺心的,只有我惹他,没有他惹我的”。

  “你惹他?郡公爷吗?”阿顺立刻抓住了我话里的关键。

  我懊悔自己一时口快,让阿顺抓到了错处,他虽是我弟弟,比我小两岁,却比我稳重,很爱教育我。

  我连忙跳过这个话题,急忙道:“饿了吧?郡公爷前些日子新给我招来一个会做长安菜的厨子,我觉得还好,一会儿你也尝尝他的手艺,看看正不正宗”。

  我不敢在阿顺面前直呼李邴的名字,他又要教育我的。

  阿顺摇头:“哪有这话?我得先拜见郡公大人,等他一起用饭才是”。

  “他从来事多,你先吃几口垫一垫吧”我劝道。

  乳娘听了也严肃的告诉我:“夫人,这不合规矩”。

  我无法,从来只有他俩教训我的,没有我教训他俩的。

  不多时,李邴回来,听说是为了见阿顺特意回来的。

  阿顺规规矩矩的给李邴见了礼,这才坐在左下侧用饭,不肯与我和李邴一桌,这也是“规矩”。

  李邴与阿顺交谈着,有时还笑几声,我只在一旁听着,也帮着夹菜,一边又让三铜将我觉得好吃的菜端给阿顺。

  席间,有人呈上一盘糕点。我并未让厨房做什么糕点,问道:“哪里来的?”

  丫鬟道:“春阳院送来的,说是家里带的,给郡公爷和舅爷尝一尝”。

  李邴和阿顺向我看来,我嫌弃的道:“什么东西也敢呈上来,我这里没有吃的了吗?给她端回去”。

  李邴道:“端上来吧,也让阿顺尝尝,别浪费了她一片好心”。

  我冷笑一声:“是是是,她的一片好心,郡公爷自然要珍惜的”。

  李邴看了我一眼,无奈的道:“你不喜欢,那就叫她端回去罢了,何必夹枪带棒的,跟她一个低贱妾室计较什么”。

  我哼了一声,没说什么,下人将糕点又端了出去。

  李邴又对阿顺笑着道:“你这个阿姐,脾气大的很呢!”

  虽是开玩笑的语气,阿顺却“教育”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大事不妙,果不其然,第二日阿顺再见我时,叫我禀退左右,要同我说话。

  “阿姐太不懂事了,怎么能在我面前让郡公大人难堪?”阿顺说。

  我不吭声,他又接着道:“阿姐以后再不可这样,你是独孤家的女儿,代表的是独孤家,让郡公大人看笑话”。

  我还是不吭声,他接着数落我的罪行:“我听说你自从来了陇西便一直与郡公不和,这更是不好,夫妻和睦,才能宅院安宁,若郡公有一日获罪,你可逃得过?”。

  这肯定是他从我哪个贴身侍女的口中,威逼利诱得来的信息。

  我终于忍不住开口,却带着一丝哭腔:“获罪就获罪,我不怕!”

  “这话胡闹,阿姐,若你有事,独孤家岂能置身事外,唇亡齿寒的道理你不是不知道”阿顺生气的道。

  我哭了:“你从来只会说我的不是,我堂堂独孤家的三小姐一人嫁到这陇西来,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不知道心疼心疼我啊,只会数落我的不是”。

  这回是他语塞了:“阿姐……”

  “父亲也不心疼我,将我嫁这么远,还是一个小小的陇西郡公,那为何当初将大姐嫁那么好,如今都成了皇后了,我知道,我是庶出,我不配,我只配嫁给一个碌碌无为的小郡公过一辈子”。

  我忍不住掩面哭了出来,我想阿爹,也想长安。

  阿顺怔了好一会儿,忽然问我:“阿姐,你知道李邴是个什么样的人吗?你了解他吗?那你为何会觉得他是个碌碌无为的小郡公”。

  “不然呢?”我问他。

  “你连李邴的家世都不了解,李邴虽是陇西郡公,却也承袭了他父亲李虎的柱国之位,你别看他表面碌碌无为,缩身在这小小的边陲,可你有没有想过,他若没有能力,为何会成为这最年轻的柱国呢?这陇西百姓安居乐业,海晏河清,都是他的功劳,你不要小看他,在这乱世,人人都想分一杯羹,可最后人人只会失了身家性命,只有那懂得明哲保身的人才可能会笑到最后,还有,若他真的如表面上一般,那辅成王宇文邕和隋国公之子杨坚如何肯与他交好,还与他结拜”。

  我听他说的这些事,我一件也不知道:“结拜?”

  “我听说他们三人是结拜兄弟,按年纪,李邴算是大哥”。

  “真的?”我仍有些不信,可我知道阿顺不会骗我。

  “自然是真的,所以阿姐,人不能光看表面,这也是父亲为何将你嫁给他的一大原因啊”。

  看着懵懵的我,阿顺又嘱咐道:“阿姐,天下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喜欢一直跟自己作对的女人,任何男人娶正妻回来都是为了给自己管理后院,开枝散叶,如今郡公膝下无子,若长子非嫡出,岂不是让外人看笑话”。

  阿顺这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啊,若真这样,再不圆房,那三个小妾不知什么时候肚子里就会多出一个来,那不仅关乎李家的面子,更关乎我独孤月罗的面子啊,我竟将这事忘了。

  “那…那我应该怎么办?”我问,又感觉有些不妥,哪有问弟弟这个问题的。

  还好阿顺并不在意,只道:“乳娘我已经给你送来了,我明日就要回去了,她为人持重,经验又多,你要多听听她的才是,不可再任性了”。

  我点点头,消化了阿顺今日跟我说的所有话。

  阿顺第二天便要回长安了,我依依不舍的将他送到门口,他向我和站在我身后不远处台阶上的李邴拜别,牵着缰绳嘱咐我别送了,说:“千里相送,终有一别”。

  他总是说一些老气的话。

  末了,他又低声加了一段话:“阿姐,我与郡公相谈甚欢,他是个好人,你一定要记着,在这世上,唯有他能护你周全!”。

  我看了看身后远远站着的李邴,点点头,又怕他不放心,便说:“嗯,我知道”。

  他终于放心的上了马背,我又提醒他:“常给我写信,不要让我记挂”。

  他点头答应,与几个护卫骑着马走了,马蹄声越来越远,他的背影越来越模糊,直到我看不见。

  好半天我才回过身去,见李邴正望着我出神,我故意又板起一张脸,本想与他擦肩而过,却猛地想起阿顺对我说的话,我不可一直这样冷着他,于是已经走到他身边的我,生生将脚步停下,好不容易才开口道:“咱们…回去吧!”

  他看我的眼神有些疑惑,可能不知我为何突然用这样温柔的语气与他说话,可随即他又笑了,只回了我一个字:“好”。

  

举报

作者感言

杨大姑娘

杨大姑娘

独孤顺是月罗唯一同父同母的弟弟,人虽年轻,但是看人看事却比月罗这个姐姐更清楚……

2020-03-23 2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