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不曾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月出

明月不曾说 杨大姑娘 2843 2020.03.31 00:01

  我与李邴的第二个儿子名叫李湛。长的虎头虎脑,看着机灵,不似阿澄才四岁,就会用着大人的口气说话,从小被李邴带的都有些老成了,每次看到他总感觉是个小李邴似的。

  我跟李邴说过此事,李邴却不以为然的道:“他是嫡长子,也是世子,就该比其他兄弟成熟稳重一些”。

  我白了他一眼,搂着怀里半岁的阿湛睡觉,一边唱着歌谣:“好孩子,睡一觉,不要哭泣不要闹……”

  李邴在旁边听着,笑我道:“你怎么老是唱着一首,从前阿澄小时候你也是唱这一首,就没有别的了吗?”

  我瞪着他,撅嘴道:“怎样?我的孩子们就爱听着一首,你若想听别的,去春阳院去,让那谭彩衣唱给你听啊”。

  他听我提起谭彩衣,只好闭嘴不说话了,我一提起谭彩衣他便无话可说了。

  阿湛已经在我怀里睡熟了,阿湛的奶娘周奶娘要将他从我怀里抱走,小声道:“二公子睡了,让奴才抱走吧”。

  我将阿湛轻轻送到周奶娘怀里,让她抱出去了。

  我生气了,一直到上床睡觉的时候也不理李邴一句,直接盖上被子闭上眼睛。

  李邴瞧出了我不对劲,问我道:“怎么了?”

  我不理他,他伸手在我额头弹了一下,我睁开眼,没好气的问道:“干什么?”

  “我问你怎么了?我这是又怎么惹着你了?”李邴满脸疑问。

  我气鼓鼓的看着他,委屈的道:“谁让你说我只会一首歌谣的”。

  李邴哑言失笑,仿佛不知道我居然会为这件事情生气,无奈的摇摇头,道:“就为这个?”

  我道:“就为这个”。

  他道:“那你再唱别的不就行了嘛”。

  我撅着嘴,心虚的道:“我就会这一首”。

  “哈哈哈…”李邴终是忍不住,大笑出声来。

  他这样毫不客气的笑出声来,我更生气,攀上他的脖子,张开嘴狠狠在他肩膀上一咬。

  他只穿着薄薄的中衣,被我一咬,他吃痛的推我,道:“嘶,松口”。

  我松开了口,他一手揉着肩膀,一手勾了下我的下巴,道:“怎么那么好咬人呢?”

  我看着李邴问道:“你会不会歌谣?”

  李邴躺下道:“我一个大男人,会什么歌谣啊”。

  我两手趴在他胸膛上,看着他道:“男人怎么了?你娘小时候没有给你唱过吗?”

  “没有”他直接了当的回答。

  “我才不信,你给我唱一个嘛,不然我今晚不让你睡”我耍赖的去捏他的鼻子,看着他喘不上气,急着拨开我手的样子,我总是得逞般的坏笑。

  “你唱嘛,就唱一个”我撒娇道。

  “那我唱不好听你可不许笑我”他无奈的道。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爱笑话别人啊,快唱”我催他。

  他开始唱了起来,是《诗经》中的一篇名叫《月出》的诗歌:“

  月出皎兮。

  佼人僚兮。

  舒窈纠兮。

  劳心悄兮。

  月出皓兮。

  佼人懰兮。

  舒忧受兮。

  劳心慅兮。

  月出照兮。

  佼人燎兮。

  舒夭绍兮。

  劳心惨兮。”

  他唱的音律很平淡,却又很深情,像是想起了某些事情,是关于他母亲吗?

  “怎么?你母亲给你唱的歌谣是这篇《月出》吗?”我问。

  见李邴满脸笑容,我立刻明白过来我上当了,说道:“不是你母亲教你的是不是?你哄我呢是不是?哼,就知道你使坏呢!”

  我用手打他,却被他握住,他笑道:“你非要我唱,可我真的没听过,只好现选了诗经里的一首”。

  他又给我往上拉了拉被子,把我抱入怀中,道:“睡吧,你一直看着孩子,累了一天了,儿子就得父亲严管,女儿家才要阿娘陪着”。

  “知道了”我答应着,又加了一句:“唱的真难听”。

  李邴笑笑,搂的我更紧。

  我虽嘴上说难听,却在以后哄孩子时居然不知不觉也唱起了这一首,唱多了竟也就不觉得难听了。

  阿顺已去边关三年多了,极少来信,就算是来信也是寥寥几句,不过都是些什么自己很好,不必我担心的话。

  我怎么能不担心呢,他都二十岁了,还在外带兵打仗,不曾成家,我做阿姐的十分为他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伽罗最近给我写信,她又生了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儿,取名杨勇。我回信恭喜她,又附上了一些贺礼。

  当年她生第一个孩子,正好是父亲亡故的时候,她一听说这消息,竟吓得早产,生下了她第一个女儿丽华,我还一度担心了很久,上回李邴去陈留见他义弟杨坚的时候,我本想正好去瞧瞧伽罗,却恰逢有事耽搁了,如今看来她恢复的不错,我心里也很高兴。

  宇文护仍然把持着朝堂,听说大姐的身子近年来很不好,也不知能撑多久,她这个皇后其实也并不如表面风光,可是若没了这个大姐,独孤家今后便是一点指望都没有了。

  幸运的是我还有我的两个儿子,将来我可能会有第三个儿子,他们都是我的指望,只要他们成才,我就还会有许多好日子。

  我正收拾出几件阿澄小时候穿过的衣服,想要给阿湛穿,这些都是当年我亲手做的,如今生了第二个孩子,竟也懒得做,奶娘说她可以再做些新的,我怕奶娘累着,便说算了,让阿湛委屈一下,穿他哥哥剩的吧。

  外面丫鬟端着一匹料子,道:“郡公新得了两匹好料子,让拿一匹送来夫人这里,说夫人可以拿来做身衣裳穿”。

  我摸了摸那料子,乃是上好的绫罗缎,我正要让三铜收起来,又想起来问道:“两匹?还有一匹呢?”

  “还有一匹郡公让给了春阳院”丫鬟回答道。

  “他还真是两边都不亏”我撅嘴道。

  奶娘在一旁劝道:“夫人,春阳院好歹生了三少爷,夫人也该给她些面子了”。

  我哼道:“我知道,可是我这正妻怎么能和小妾穿一样的料子,去,送给梅花院吧”。

  自从那莫沉雁那次来向我请安后,一直安分守己,我生下阿湛后,她更是来探望我好几次,抱着阿湛爱不释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阿湛亲生母亲呢。

  奶娘叫住丫鬟,又对我道:“莫通房虽然和夫人交好,但是没有王侍妾有功劳,王侍妾好歹有一个女儿,这样子不太好,不如将这料子送给王侍妾吧”。

  我听了点点头,也有道理,便同意了。

  丫鬟往外走去,正巧李邴从外面进来,见到丫鬟手中的东西,叫住问:“等等,我看着这料子怎么这么眼熟啊?这不是我给夫人的吗?”

  奶娘忙替我解释:“是夫人要送给兰花院的,夫人说自己衣服多,白留着这好料子,还不如送给王侍妾呢”。

  李邴看着不说话的我,摆手让丫鬟去了,又坐到我身边,对奶娘笑道:“哎,她这小心思我还不知道?你还替她编理由”。

  奶娘也笑了,道:“是”。

  李邴又问我:“是不是听说我给了春阳院一匹,心里不高兴了,才让丫鬟把它送给了王侍妾?”

  我也不反驳,反正也骗不过李邴,他总能看出我的小心思,我索性如实说道:“对,知道我不高兴你就应该别往我这里送,直接都送到侧院多好,省的叫丫鬟跑来跑去的”。

  李邴无奈的笑笑,对我道:“你啊,真是天下最不知好歹的女人”。

  我听了,立刻瞪着他,呛道:“我不知好歹?那你去别院,从此再别踏进我房门半步”。

  李邴听了在我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道:“你说你这爱呛人的小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都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说出话来还跟个孩子似的”。

  奶娘在一旁笑道:“这还不都是郡公大人惯的,不然就算在平头百姓家里,哪个女子敢这样跟夫君说话啊”。

  我听完,冲奶娘一撅嘴,李邴听了奶娘的话倒是一脸受用,好像还挺得意似的。

  李邴惯着我吗?我怎么一点也没感觉。

  第二日,周奶娘抱着阿湛,他现在能喝一些米粥了,我便让厨房做了一些米粥喂给阿湛喝。

  三铜从外面急忙跑来,一脸慌张,我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三铜只是哭着,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我更急了,问:“到底怎么了?你快说啊。”

  三铜扑通跪下,哭道:“长安来了消息,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崩逝了”。

  我手中的碗“哐当”一声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

  我知道,这次独孤家是真的败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杨大姑娘

杨大姑娘

《诗经•月出》讲的是一个男子爱慕月下起舞的女子,李邴唱这首歌,反映出他内心对月罗的爱慕之情,下一章开始就要属于第二卷了,可能有时会更新慢一点,实在是工作忙……

2020-03-31 00:0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