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明月不曾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阿顺的心思

明月不曾说 杨大姑娘 2828 2020.04.02 22:47

  新帝宇文邕登基了,虽然也受制于宇文护,但却对独孤家温和许多了,阿顺在边关六年,终于可以回来探亲了。

  可能这里面还有新皇的义兄,李邴的缘故,可是我已经不去细想了,能回来一次已经是万幸。

  长安独孤府无人居住,阿顺回来也只能来陇西探望我了。

  我站在府门口,眼巴巴的望着,终于见到了阿顺的影子。

  他瘦了黑了,六年时光,他也才二十一岁啊,仿佛像老了十来岁,但眼神里的坚韧,从不曾消失。

  “阿顺,阿顺……”我望着眼前的阿顺,泣不成声,紧紧抱着他。

  “阿姐,六年不见了,过得可好?”阿顺熟悉的声音问起。

  “好,好,阿姐一切都好,就是想你啊!”我哭着道。

  阿顺问我身边的奶娘:“奶娘可好?”

  “好,老奴好着呢”奶娘道,却又用衣袖偷偷拭泪。

  阿顺又望向三铜,笑道:“三铜多年不见,都长高了,一别数年,你别来无恙?”

  三铜满含泪水,却也笑着道:“无恙”。

  阿顺又笑了,点头道:“无恙便好”。

  我与李邴为阿顺摆接风宴,怕阿顺让别人侍候不惯便让三铜侍立一旁,为阿顺斟酒。

  我看着喝酒的阿顺,看他还是如从前一样的规矩,问道:“阿顺,你可都二十一了,怎么身边竟没有个红颜知己什么的吗?”

  正说着,三铜一不小心将酒撒到了阿顺的身上,忙认错:“五少爷恕罪”。

  我笑道:“三铜,从前你在府中也经常为阿顺斟酒,怎么多年不斟酒,手艺生疏了吗?”

  幸好阿顺并不在意,只是笑道:“没什么”。

  李邴接着我刚才的话,道:“你以为军中是什么地方,哪有什么女人?”

  阿顺也笑道:“阿姐莫要操心我了,已经为人母了,多操心操心孩子才是。”

  我撇撇嘴,什么嘛!

  一顿饭下来,我发现阿顺的话比以前更少了,只是在一旁喝酒,看样子很是愁闷,真不知道他在边关受了多少苦。

  傍晚回房后,我命三铜给阿顺送了一碗醒酒汤,他喝了那么多酒,怕他难受。

  又命人将十几卷画像拿来,我早已经准备了众多女子的画像,虽都不是什么高官贵女,但却都是陇西有头有脸的人物,我就想着要在这里面为阿顺选一位品貌端庄,性情极好的女子给阿顺。

  李邴进门见了,不知何意,笑道:“怎么,我自己不说纳妾了,你又替我张罗了?”

  我道:“呸,真不要脸,我这是给我弟弟选夫人呢,关你什么事?”

  李邴一边看着这些画像,一边摇头道:“我看你还是别多管闲事了,人家未必领情”。

  我道:“我是他姐姐,理应为他的婚事上心一些,这怎么能是多管闲事呢?我看你就妒忌,妒忌我给我弟弟选了这么多品貌双全的女子。”

  李邴笑了笑,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道:“我都已经有你这个品貌双全的夫人了,哪里还敢惦记别人”。

  我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第二日,我叫来这几位姑娘,准备给阿顺介绍,阿顺一开始被我叫来不知什么事,见这几位姑娘皆是品貌端庄,知书有礼,还在我的指引下与那几位姑娘一一见礼。

  我心中十分庆幸阿顺并不讨厌这些女子。

  但是当他得知这是我为他挑选的妻子候选人之后,这脸色立刻变了,变得十分尴尬和不情愿。

  我还纳闷儿,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换了脸色?

  阿顺将我拉到一边,小声道:“阿姐,你这是干什么?我何时说我要娶亲了?”

  我生气的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自己的事情自己不挂在心上,你阿姐我替你谋划,你倒怪起我来了”。

  “阿姐……”他又要拒绝。

  我不等他说完,便道:“自古以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父亲与母亲都不在了,便是我这个做姐姐的给你挑选,这有什么不对,难道你要孤独终老吗?”

  阿顺知道我心意已决,第一次对我如此无礼,转身便离去了。

  我怔在原地半天,不敢相信阿顺会如此做,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又是生气又是无奈,他便如此不喜娶妻吗?

  我气呼呼的回了房,李邴见我一脸挫败,早已心知肚明,还笑道:“我说什么来着?人家未必领你的情,便是亲姐姐也要注意分寸才是”。

  我正有气没处撒,一下子将手中的画像朝李邴扔过去,李邴武功高强,轻轻松松的便躲过去了,道:“嗬,在外面受了自己亲弟弟的气,舍不得打骂,回来找你夫君我出气,你倒真是我李邴的好夫人啊!”

  我知道李邴是玩笑话,可我还是不高兴,坐在床边依旧满腹怨气。

  李邴见我如此,道:“人各有命,你做了这么多,可问过阿顺是否愿意?万一人家有意中人呢?”

  我抬头道:“这怎么可能呢?阿顺从来都是只知道读书练功,从不会和我大哥二哥一样,与府中婢女们动手动脚”。

  李邴笑道:“你就这么了解他?”

  我十分肯定:“当然,我是他阿姐”。

  李邴不再与我争辩,只是摇头。

  郡公府中建有一个小湖泊,湖心有个凉亭叫钟情亭,倒是挺好听的。

  夏日时我最爱在那里乘凉,长安便有一个落心湖,景色优美,我还在闺中时,常和伽罗去那里游玩,不过那都是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也不知李邴为何也为他府中这个湖泊取了这么一个名字,难道是拿他这小小的陇西郡公府比作长安了吗?

  夏日夜晚的婵吵得我睡不着觉,我心中又因白日之事烦躁不已,我的贴身侍女们都去歇息了,三铜这两日也不知怎么受了风寒,不能伺候,这丫头很少生病,况又不是什么寒冬腊月的,这是怎么了?

  没办法,我便只能由两个丫鬟陪着在府中转一转。

  正经过落心湖旁,见阿顺独自站在亭中,孤身一人,月光照在地上的人影也是一个,一人一影,尽显悲凉。

  我忽然不生气了,只觉得心酸,命丫鬟远处侍立,自己走进凉亭。

  “阿顺”我叫他。

  阿顺回过头来,见来人是我,连忙行礼:“阿姐”。

  我笑道:“坐吧”。

  我俩便坐在石凳上,我看着他不说话,他忽然道:“阿姐对不起”。

  “为何事?”我明知故问。

  “我,辜负了阿姐一片好心”阿顺道。

  原来他心里很明白,我道:“你既知道,为何还要辜负?”

  阿顺停了好久,看着我道:“我若不辜负阿姐的好心,便要辜负另外一个女子对我的一片真心”。

  我一惊,连忙问:“是谁?你已经有心上人了吗?”

  “她,是个很好的姑娘,苦等我多年,我不能再负她”阿顺的眼神坚定不移。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与她究竟有什么事?”我若知道他有心上人,绝不会逼他的。

  阿顺娓娓道来:“我认识她时,她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老是咿咿呀呀,在我旁边说个不停,可能是这样我才慢慢注意到了她,她很啰嗦的,我曾笑话她像个上了岁数的老妇人。”

  我看着阿顺的眼神,他的思绪好像是又回到了从前。

  他接着道:“我知道她对我的心思,我还厉正言辞的告诉她,我俩身份悬殊,她不可有其他的非分之想,她哭着道,没关系,就算我如今心里没她,她也会一直在我身后,只要我一回头便可望见她,等有一日我想通了,便是只做我一个小小的通房也甘心,我当时觉得她傻的很,哪有一个人会执着的等候一份不可能的爱。后来我去了边关时,一年又一年,我自己都对回来不抱多少希望了,有一次打仗,我身受重伤,我觉得自己一定要死了,心中突然想起她,就想着要见她一面再死,也没什么遗憾了,我那时才知道原来我也是爱的,我很后悔当时对她说了那些话,觉得她也肯定不会再等我了。可当我回来后我才知道,她原来一直都在等我,哪怕等成老姑娘,就只为等我的一回头”。

  阿顺突然侧过脸去,用极快的速度抹了抹眼角,但我知道,他落泪了,他一直很少落泪,自从母亲去世后,他从未落过泪,即便从马上摔下断了腿也是紧咬着牙,不曾哭过。

  在他心中,那女人很重要吧?那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阿顺忽然又笑了,对我道:“阿姐,她很傻是不是?”

  我不知该说什么,只好也笑着点点头。

  我不好去问阿顺那个女人是谁,他不说我便不问,可又突然觉得那女人我好像也熟悉,只是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

  

举报

作者感言

杨大姑娘

杨大姑娘

大家都猜到阿顺喜欢的女子是谁了吧?那个只为等阿顺一回头便可望见的女子!(最近复工,小说可能更新的慢,但不会停止写作,不要介意噢!)

2020-04-02 22: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