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渐生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渐生情 典凝 2160 2019.06.20 01:52

  下午六点十分,江氲刚签下了宋林,公司内部在开会研究新项目的事。

  秘书走进来,附在江氲的耳边说了句什么,江氲蹙了蹙眉,没做表示。

  会议开完,已经是晚上八点了。江氲出去给阮静余打了个电话,没有人接。她意识到可能真的出事了,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刚巧,林楷也急急的走过来,“快走,静余和人打架了。”

  “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听那意思是遇到乔未了。”

  两人一边跑一边说,很快就到了地下停车场,林楷取了车载着江氲便往东城区派出所那去。

  江氲给阮静余打电话,还是没人接,他又给乔未打了一个,这个很快就接通了。

  “江氲。”那边的人唤了她一声。

  “乔老师,我弟弟是不是在旁边?”

  乔未看了一眼,正在做笔录的阮静余,应了一声“是。”

  江氲还想在说什么,乔未又道,“他在做笔录,有什么话你和我说吧。”

  江氲听到那边稀稀拉拉说话的声音,“没什么,你让他等会儿,我和林楷很快就到。”

  乔未似乎有些失望,江氲以为他不会答了,静了一会,却听到一声“恩。”

  阮静余笔录做完了,他走过来横了乔未一眼,坐在那里等着。

  乔未看了阮静余一眼,突然问道,“江氲咱们认识多久了?”

  江氲陷入了沉默,乔未似乎知道会这样,他眯着眼一动不动的看着阮静余慢腾腾的道,“阿氲,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阮静余抬起头怒视着他,江氲那边一头雾水,“乔未?”

  “你什么时候来?”乔未问。

  江氲问了句林楷,“五分钟,很快。”

  乔未又道,“我等你。”

  江氲有些糊涂,林楷问怎么了,江氲说,“乔未说喜欢我?”

  林楷笑,“那不正好吗,反正和宋林把合同也签了,你也不用应付他了。”

  江氲,“他不是你好朋友吗?”

  林楷不置可否,“可你不是不喜欢他吗?”

  江氲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那你看我喜欢乔未吗?”

  林楷变了个道,上了高架,“喜欢吧,你不是一直没忘了他。”说罢叹了一口气,“毕竟也算是青梅竹马。”

  江氲犹豫了一下又问,“你觉得我喜欢静余吗?”

  林楷反问她,“你觉得呢?”江氲沉默,林楷又道,“阿氲,人要懂得取舍。”

  江氲没有说话,林楷又道,“下个月,有空吗?我结婚。”

  江氲大惊,“是谁刨了你家祖坟?”

  林楷笑了笑,“小雨,上个月你见过的。”

  江氲好好回想了一下,上个月在新加坡出差,林楷确实带了个女生来。

  “不太高,很白,有点胖的那个?”

  林楷点点头,“怀孕了。”

  江氲了然,“是奉子成婚。”

  “算是,我妈很喜欢她,勉强也有爱吧。”林楷又道,“看来我是不能和你凑合了。”

  江氲白他一眼,“赶紧滚吧。”

  “红包就免了,来当伴娘,婚礼上帮我照看一下她。”

  江氲笑应,林楷虽然平日里狼心狗肺,该细心的时候还真挺细心。

  很快派出所就到了,江氲跟着林楷一路找到阮静余。阮静余蹲在墙根,低着头,听见有人来了,也不动。

  派出所的民警小张走过来和江氲控诉,“太不像话了,在这里还打人。你是谁的家属?”

  “警察同志,我是阮静余的姐姐。”

  民警小张点头,“过来在这签个字吧,以后可不能让他这样打人。”

  江氲笑着应承,林楷和阮静余走过来,江氲问他,“还好吗?怎么又打架!”

  阮静余不理,扭头就走,林楷挑眉跟出去。

  “你可真幼稚!”林楷骂他。

  阮静余反唇相讥,“怂蛋!”

  林楷不说话了,两人回到车上等江氲。

  “她怎么还不出来?”阮静余等到不耐烦。

  “你和谁打的架?”林楷问,阮静余瞪他一眼,心里明白了,因为乔未。

  果然,又过了二十分钟,两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江氲跟着乔未走到一杆路灯下,昏黄的灯光照在脸上有些刺眼,江氲眯了眯眼,乔未见此伸手把她向自己拉了拉。

  乔未说,“周末有空吗,请你吃饭。”

  江氲看着他,心里暗流涌动,现在她应该避开他,或者站的远一点,以防和他沾上瓜葛。可她的双脚就想黏在地上一样,一动也没动。

  “要陪阿静去上课。”阮静音喜欢长笛,江氲给她报了班。

  “周一呢?”乔未又问。

  江氲看着他漂亮的眼形,突然想起当年阮静余抱着她哭肿的眼皮,“抱歉,最近挺忙。”

  乔未明白她的意思,也没有强求。“没关系,时间还很长。”

  江氲没有接话,路灯下又出现了一个修长的影子,阮静余从后面牵起江氲的手,责备道,“怎么还不走。”

  江氲与乔未说了声再见,便跟着阮静余回到了车里。

  林楷好事的问,“都和他说了什么?”

  阮静余道,“能说什么,肯定是鸡毛蒜皮的烂葡萄事。”

  “开车。”她喝了口水,“明天不去公司了,这几天围着宋林跑,累死了,我要休息两天。”

  林楷琢磨,“那明天咱们一起出来吃个饭吧,我带上小雨。”

  江氲拒绝,“不去,只想好好在家睡觉。”

  阮静余,“又给她介绍什么野男人?”

  “女的,我孩子的妈。”林楷轻描淡写,“下个月结婚,你来当花童。”

  “你能结婚?”阮静余不太相信。

  林楷道,“遇上真爱了,不结婚难道真的和你们过一辈子。”

  “恭喜。”阮静余笑,他是真的很高兴,林楷在他心里虽说比不上江氲,但也是正儿八经的家人。

  林楷弯眉,“她不来,你来吧,带上阿静。”

  阮静余,哼了一声,“不去。”

  “爱来不来明天八点,我去接阿静。”

  刚读大一那会儿,学校里有个死变态整天跟踪他、缠着他,江氲那会儿很忙每天都在外面跑业务。阮静余给林楷打电话,林楷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阮静余在没看见过他。

  后来林楷被他亲爹接回去继承家产,有大把的本事没处显摆就整日里换女朋友。

  有一次家里马桶堵了,他让阮静音给林楷打电话,那头却是个慵懒的女声,静音小声和阮静余说,“是个女的……”阮静余没多少意外,接过电话道,“告诉林楷,阮静余要死了,让他赶紧穿好裤子过来。”

  林楷果真十几分钟就赶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